Anxiety.✨

【雷安】DAYBREAK FRONTLINE(黎明前线)

Summary: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你的呐喊变成了灯火

Attention:末日丧尸非典型逃亡pa,是末日逃亡原来的脑洞扩充。本来想写比较严肃的公路文结果成了公路恋爱,是给霍个人志《京武有霍》的G文 @意将万里倾衡霍 有点意识流大家随便看看吧

!除艾特外其他人禁止转载!

祝愿本子大卖!   点我本宣   点我预售

正好拿出来混更大家七夕快乐!

买本的同学我这篇文不重要重点看我后面FT吐槽某人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总字数5.3k


00

凌晨五点的公路上一片寂静。可突然之间从远处传来疾驰而过的越野车的轰鸣,极响之后又迅速隐匿。

地平线上只能看见日光在一点点升起,原本暮色的天空透着几丝光,照的雷狮有些看不清路。

脚上的油门不自觉地加大了力道,两人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副驾驶座位上的安迷修似乎还在梦境中,身上盖着的外套衣袖随风微动打在脸上也毫无反应。

随着又行驶了一公里左右,太阳已经爬出地平线,周围的空气开始燥热起来,安迷修感受到了温度的上升,渐渐睁开瞌睡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挡风玻璃外空旷单色的公路,还有远方不容忽视的清晨第一束光芒。

“安迷修!”

安迷修在一片风声中听到驾驶座上的雷狮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

早晨最让人安心的一句问候,是对方喊自己的名字确认我们都还存在着。

在这又一个黎明面前。

 

01

旅途开始的莫名其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外来入侵所才导致的。你拉着我如同一阵风,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任何商量的,我们就开始了旅行。

 

如果让安迷修说,最近最奇怪的事是什么?他第一想到的是雷狮这个人。

比如就像现在他突然闯进自己家说了一些有的没的,说什么丧尸已经入侵到了他们所在的城市,叫他和自己一起逃。

“雷狮,你最近是科幻电影还是丧尸片看多了才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安迷修说着戳了戳脑袋示意雷狮是不是没带脑子,语气有些好笑。

雷狮两手交叉在胸口,低头看着安迷修。紫色眼睛因此颜色深了几度,倒是比以往真切得多。安迷修也是第一次看到雷狮这么认真的样子,原本的疑虑被打消了几分。

“安迷修,我虽然知道你傻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那么傻。”雷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顺手捞起沙发上的遥控板,打开电视调到了当地的新闻。

“……希望近期市民不要轻易出门,根据不完全统计, XX市出现大量人口失踪,警方已介入调查……”

看完新闻的安迷修表示还是不相信:“可仅仅这样你就说有丧尸?开玩笑的吧……”

“……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是……”雷狮又将电视机关掉回头盯着安迷修,“之前网上早有流传说有外来物种的入侵,但是政府一直试图掩盖这一切避免引发市民恐慌。我也是得到的一些小道消息才得知,前面相同情况的人类区域早已经不复存在,但政府一直压着消息不外露企图自己解决。呵,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自己解决的好。”

安迷修听着雷狮说着这些还是摸不清头脑,毕竟你让一个无神主义者相信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着实有些困难。他正准备起身请雷狮回去稍微清醒一下,突然间,对方抓住自己的手就突然把他拉到客厅的最里边。安迷修被吓得一愣一愣的,他刚准备质问雷狮,只见对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给他,示意他不要出声。

整个客厅除了电视里面的新闻还在播放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安迷修仔细听着,他好像听见了外面些许磨牙和嘶吼的声音。下意识地靠紧雷狮,而雷狮也没有松开拉着安迷修的手。

声音越来越近了,门边的毛玻璃上两人看到了模糊的身影。一会儿身影停顿了,它似乎有些行动不便,手趴在窗户上发出“刺啦——”刺耳的玻璃声。

什么东西?安迷修还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雷狮就打开边上的玻璃窗户拉着他翻墙出去。

“哎!雷狮你等下——这是二楼啊!!”

雷狮跨出窗户一脚踩在一楼上的雨棚,他借力想把安迷修也拉出,可一拉对方只拉出半个身子在外面。雷狮好气没气地啧了一声又用力拉了一把,安迷修就因为雷狮还有外面的重力被全部拉出了房间。少年长那么大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景,直接悬空在二楼将近两三米的高度怎么说还是很吓人的。

“安迷修你别叫!我说一二三你就和我跳到边上的大树上。”

“啊什么……”

“一,二…….”

“哎你等一下!”

雷狮刚说完“三”,他就拽着安迷修用力往外面一带松手,安迷修借着惯性和雷狮摔到边上的大树上。还好这个季节的树还挺茂盛,要是冬天光秃秃的只有树干子,两个人没被树干子戳死就是摔到平地面搞个骨折,没摔个脑震荡就已经很好了。

树底下也是一片草坪,两个人摔下来也直接跌到了草坪上。安迷修有些疼的叫出了声,可眼前还一片金光他又被雷狮拉了起来,混乱之间安迷修好像看到了在路上一些衣衫褴褛的人,不,那些应该已经称不上是人了:那一群丧尸面容实在是做不出什么比喻,那已经看不出是一张人脸了,安迷修才看了几眼再加上闻到些奇怪的味道一下子就没忍住想吐,雷狮见状用力拍了拍安迷修后背让对方缓过来。

“忍住,我们走。”

说罢,雷狮就拉着安迷修跑了起来。

雷狮家距离安迷修家其实也不远,只隔了几栋楼而已。周围那些外来丧尸也不是很多,雷狮跑了几步就找到了自己的车。

那是一辆比较大的吉普车,也可以说是雷狮的宝贝。雷狮拉着安迷修上车直接启动,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就飞了出去。他也不管街上的那群丧尸,拦路的就撞过它们。

“喂!我们逃去哪?”安迷修抓着副驾驶座上的把手问着雷狮。

雷狮抓着方向盘用力一转,越野车现在已经开出了它们所在的居住区,正朝着城外边驶去。

耳边除了风声,安迷修只听到雷狮喊着:

“不知道!”青年倒是理直气壮,转头他又对安迷修说道,“但是,可以去我们想去的地方!”

 

02

逆着风,顺着你的背影,我看到了我以前从未见到过的风景。今夜的星空比往日的更加耀眼,却也远比不上我在你眼中看到的诗和远方。

 

安迷修事后觉得跟着雷狮逃跑就是一个错误,自己因为当时情况慌乱,就这么没头没脑地跟着一起出来了。

自己什么都没有准备就跟着雷狮满世界瞎逛,对方倒是比自己准备的充分,在车子上塞满了乱七八糟的食物还有水之类的,看情况至少还能撑一段时间。

可是东西用完了以后怎么办?安迷修在思考这个问题。

“喂,你在发什么愣?”

身后传来了雷狮的声音,安迷修此时坐在加油站的后边空地上看着夜空,而雷狮在前面给车子加油,因为加油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所以倒也方便了这“海盗”抢掠。

雷狮扔给安迷修一瓶啤酒,安迷修这么坐着接差点没有接住直接砸在脸上。雷狮也没多在意地直接歪着脑袋坐在安迷修边上。

“我说,今天就在这里过夜了吗?我有点……”

“安迷修我告诉你你别给我在这里睡,要睡给我滚回车子上再说。”雷狮一下子打断了安迷修,“还有今天我睡车后面。”

安迷修撇撇嘴喝着啤酒,也就没有再理雷狮。就算有个恶党在身边但是看在给了啤酒的份上没再和对方吵起来。

“说起来,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聊天吧。这是第一次吧。”

安迷修说着抬头看着天空,天比想象中的更大更广阔一点。因为长时间居住在城市中央,那时候看天空的视野很小,周围全是高低相错的建筑物,每次仰望只有那小小的一角。

加油站这里比较接近城市边缘,远离了市井的繁华这里倒是清净了几分。放眼望去环境也比城市里边好,头顶的星空也比往常清楚多了。一点点的繁星肉眼可分,安迷修手作OK的手势穿过看天空,一边的雷狮看着安迷修动作没忍住就笑出声吐槽着:“噗,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幼不幼稚啊。”

雷狮笑的倒是猖狂,安迷修还是忍住没有一拳上去,依旧保持着自己的个人形象重复着之前的问题:“我说,我们上一次这样好好说话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没准是上个辈子吧。”雷狮说着说着就躺下架起了二郎腿。

“如果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这样心平气和说话吧。”安迷修没搭理雷狮还是自顾自说着,“如果你不带我走,我都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我不会不带你走的,就算当时你不高兴走,我扛也会把你扛走。”

“哈?”

说的人倒是没觉得什么,安迷修听着雷狮的话差点没把喝的啤酒一口吐出来。他回头瞪了一眼雷狮,还是没忍住踢了对方一脚,说了句“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就不再搭理雷狮了。

雷狮倒被对方逗乐了,话匣子一下子打开,就开始说些有的没的。诸如安迷修的一些黑历史,信奉骑士道之类的,对方听着也无力反驳,恼羞脸红的样子雷狮不管看几遍都觉得有趣。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嘲笑安迷修成了雷狮每天津津乐道的事情,看着傻子出洋相怎么想都很有趣。这大概该也只是本人的一些恶趣味了吧。

雷狮说的尽兴,也没发现安迷修喝完啤酒已经开始犯困,等到他发现对方已经困得不行睡着了,安迷修已经歪着头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肩膀上突然变的沉甸甸的,雷狮看着安迷修睡着倒在自己身上,本来想弄醒对方,但是稍微想了想还是没有大动。

“哎,算了今天要不一起睡后面吧。”

……

等到安迷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僵硬,稍微清醒一点他才发现自己和雷狮已经在了吉普车后座上了。而且自己好像是靠着对方睡着的,一下子意识到事态不对,安迷修急忙起身,可觉得又是自己反应过度,一时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雷狮倒也晃晃悠悠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安迷修杵在那里不知所措。自己觉得好玩也没说什么,随便扔下句早上好就把发愣的大傻子留在车里自己去拿早饭吃了。

 

03

口中是一股辛辣的血腥味,刚入口我就想吐出来冲着对方喊“你疯了”。可话还没说出口,他堵着我的嘴,满脸坚决地说:“为了活下去”。

 

旅途愉快的小打小闹终究还是要结束的,时间跨度越长,越能反映事情的局限性。

雷狮在后几天终于发现一瓶水因为一路的颠簸瓶盖没盖好漏了一整瓶,原本能撑到下个城市去寻找物资不知道撑不撑的下去。

安迷修看着雷狮盯着没有一点水的空瓶正发愁也跟着一起烦恼,他甚至想着自己去周边找一下水或者自己不喝节省一点,但全都被雷狮否决。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该干嘛照样干嘛,这些事情你别管了,我自己来解决。”

雷狮说的倒是轻松,实际上他并没有想清楚对策,这点安迷修还是知道的。但是迫于无奈他也还是没说什么,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妥当的解决对策。

最开始的几天稍微省吃俭用还算凑合,可到了最近几天水实在是没有几口了,雷狮扔下一句“你喝吧”就再也没有碰过水壶。安迷修抱着水壶觉得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索性还是没有动它,最后还是雷狮逼迫安迷修和自己对半开全喝了了事,甚至为此还放言说不会让你渴着的,就算让你喝血也不会让你倒下。

结果就被安迷修骂了神经病。

不知是因为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喝水还是其他什么,安迷修在这几天觉得特别闷热,喉咙终究还是抵不过无水的折磨,半夜就开始发疼。晚上睡觉的时候眼睛也是疼的闭不上眼,雷狮晚上醒来看到安迷修这个样子也就陪着他不睡,被安迷修拒绝几次对方还是坚持着陪他一起失眠。

晚上本就没什么声音,安迷修看着边上明明很困却也死撑的人,不明原因的他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说什么喝血还有陪自己失眠,这个人是傻子吗?

某种意义上,两个人都是傻子啊。

……

没水的日子还是继续,雷狮只能每天多开一会车希望能早点到下一个城市寻找物资。不过安迷修的状态比他想象中的稍微差了一点,脱水的日子这才刚开始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再加上现在开到了无植株区,环境条件比起开始恶劣太多,能不能撑过这一片区域都是大问题……

“…….喂你在听吗?安迷修?”

雷狮边开着车边和安迷修商量着接下来如何,开始对方还有反应,可现在叫了安迷修几下,对方都没有回应。他转头才发现安迷修脑袋没力地倒在一边,又叫了几下对方还是没有回应。一看情况不对雷狮停车就上去摇了摇安迷修,还是没有反应。

安迷修面色苍白这个样子一看就是严重缺水了,面容姣好的人此刻也是眉头紧皱没有什么知觉。缺水昏倒的人如果还不进水只要数小时就会休克,雷狮咬咬牙突然间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的安迷修大脑缺氧,全身上下都好沉,他好像听到了雷狮叫他,可他说了什么全都听不清。整个人身子好像沉入大海一样使不上力,可喉咙还有眼睛都是缺水严重,说不出话也睁不开眼睛。口中的唾液也感觉在逐渐蒸发,一点点湿润的感觉都没有了。安迷修有点忍不住想要咬舌头,可在这时口中突然灌入了液体,一个几乎快要渴死的人宛如得到新生一样,身体不自觉地开始吮吸这不知名的液体。

可抿一两口安迷修就觉得味道不对了,喉咙中的黏稠感还有这股有点恶心的腥味。他勉强睁开眼睛,这才看到面前的雷狮不知什么时候割开了手臂在放血给他喝。口中黏黏感觉的液体果然是血……

这个人说要给他喝血还真的给他喝血了吗?!

安迷修急忙推开雷狮,可无奈刚刚清醒全身还是没有什么力气,雷狮依旧喂着他血,安迷修只能闭嘴不喝表示抗议。雷狮感觉到了对方拒绝自己的施救火气果然上来了,他起身自己吸了几口手臂上的血,用手钳开安迷修的嘴巴直接对口用嘴喂了起来。

安迷修呜咽着表示拒绝可雷狮还是无动于衷,口中已经分不清楚是对方的血液还是唾液什么的了,全部都乱套了。

 “为了活下去,你别拒绝。”

许久雷狮喂完血靠在他耳边说着,这个时候的人手臂还是留着血的,血液滴在安迷修的身上他也好像感觉不到了,满脑子只徘徊着雷狮刚刚在他耳边说的这句话。

什么为了活下去……在说什么傻话……

两个人的姿势十分暧昧,可此时安迷修没有往那方向想,他难受地想哭,但并不是因为脱水的那种。

“……安迷修?”

雷狮好像听见安迷修又说了什么,他看着面前的人,原本一直坚强的大男孩一副哭了的样子,不过红着的眼眶因为长期缺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可面上的表情却像是在告诉雷狮本人的心情。

“混蛋……混……啊……”

安迷修干着喉咙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可雷狮还是听明白是在骂他了。

“这样子的混蛋,不也挺好的吗?”

海盗第一次顺从本意做了这样“恶劣”的事情。

 

04

“安迷修醒醒!我们到了!”

又一个太阳还没升起的一天,雷狮一早就把安迷修给弄醒。

安迷修睁开眼顺着雷狮的声音起身向前看去,雷狮早已下车站在车子前面,刚刚升起的太阳包围着雷狮周围冒出淡淡的金光。安迷修有点看不清前方,但是他听见雷狮接着说着:

“安迷修,我们又活着到一个城市了!”

安迷修笑了,听着雷狮说的话他又一次感到了活着的真实感。

又一个黎明,一路向前我们始终坚信自己能到自己心里想着的前线。

——因为有你在。

 

END


评论(35)
热度(408)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