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雷安】【ABO】平行线 06

Summary:我们不期而遇,起初我总以为你是老天为了搞我的傻逼。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本章安哥高中时期回忆章,篇幅比较短又是过度章

 

个人雷安目录归档

提问质问箱这里:点我质问箱    前面加载不出来用这个备用质问箱

BGM:fish in the pool ・花屋敷

本章字数2.7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连载目录:(番外二) 01 02 03 04 05 

 

笑えない日々を抜け出そうぜ  且无趣的每一天中摆脱出去吧

君を連れ飛び出した 带着你跑了出去——《DAYBREAK FRONTLINE》


在那次比赛之后雷狮的话像一枚钉子一样直插安迷修的心窝,就算将它拔出来钉子扎的口子也依旧还在,血也依旧在流。

未知的疼痛感从胸口开始蔓延,逐渐遍布全身仿佛绳索一样勒住伤口喘不过气。安迷修发现自己因为雷狮的话从而对对方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

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就仿佛自己身处黑泥之中并且义无反顾的深入,而这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外人却很轻易的在一片沼泽从中拉出自己,可又不知道为什么以为对方是要做什么却又松手将他扔回原地。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对方并不是所谓的救世主,相反残忍地告诉自己究竟摔的有多惨。

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拉我一把……

安迷修看着琴房柜台上的第二名的银奖觉得无比讽刺。

……

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度过了漫长的暑假安迷修照例进了当地有名的音乐学院,其实大多数班还是普通班和国际班,就是其中的艺术班比较有名,读完都是直接国内外别的艺术学院深造去了。按照惯例的直接读专门的学校比较好,于是安迷修就听家里人的意思就到了学校,因为家里关系他连考试都不需要直接进了。

不过就算考试结果也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节省了一大步罢了。

报道的那天安迷修来的有些早,在整理完寝室回教室都有点过早,事情做好之后他百无聊赖地逛着学校。又是一个新环境,安迷修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还算比较强,就算从宿舍出来遇见舍友还没好好说过话就是了。

因为还算夏天的缘故,空气还未退去燥热,走过树荫也能感受到由大地向上传来的热气,少年搓了搓手上的汗水走在荫地里。可能过于漫不经心,以至于有人朝自己走过来都没有发现对方是自己在意过久的雷狮。

雷狮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会在这里见到安迷修,或者换句话说没碰到才觉得奇怪。刚刚赢过自己的少年扛着包上下打量着自己,安迷修回过神才发现了这尊大神。本来并不想说些什么意思一下打好招呼就侧身离开,可没想到对方没有这么想。在安迷修礼貌性的说了句“你好”以后雷狮挡住了安迷修前进的道路,不明原因的就较劲较上了。

“哟,这不是我们的安迷修同学嘛,看样子是同个学校呢,真是巧啊。”

雷狮边说着边挡着安迷修不让对方就此离开。

安迷修对于雷狮小孩子的行为没有兴趣,推着对方无果,无可奈何的,他只能开口回应对方:“是挺巧的,雷狮。”

这个人怎么回事?每次都以为不会再遇上了怎么到头来老是碰见。按照道理他不是不学琴了吗,难道上个普通高中还好巧不巧的和自己同一个学校了,是应该感叹运气好吗?

雷狮看着自己一早认定的有趣的人因为被自己噎住了没开口回应觉得心情大好,不过少年到最后自己的恶趣味还是打到即止,他拍拍安迷修的肩膀表示接受了打招呼继续说道:“都一个学校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呢,要是一个班那我觉得是真的有意思了……”

鬼才想和你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一个教室。安迷修自己心里吐槽终究没有说出口,赶紧趁着空路就落荒而逃。

可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前脚进教室后脚对方紧随,安迷修看到雷狮满脸阴笑的举着班牌示意他们同班。本人当时感叹不好,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还是怎么样,怎么就水逆了呢?对方这个人才被自己前脚甩开后脚就变成了同班同学,安迷修身心都觉得不是很自在。

敢情对方就好像忘了比赛时候的不愉快,选座位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坐在了自己的后面,安迷修时不时回头看看,可没料到每次回头就和雷狮四目相对,紫色的兽瞳紧盯着自己,一改之前的戏谑,对方并不是很友善地看着自己。他见状赶紧回头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脖颈,防标记项圈依旧好好带着,可腺体因为想起雷狮还看着就越发发热。

自己摸着的手指还没有离开后面,突然的就被冰凉的手指接触穿过了自己五指摸上了腺体。安迷修被这突然的现状吓得不轻,上手直接打掉了对方的手就捂住腺体转身看着罪魁祸首。反观之下雷狮倒觉得没有什么,收回被打掉的手依旧看着安迷修就好像没发生过刚刚的事情。

安迷修现在觉得雷狮这个人就在自己的易燃易爆点上反复横跳,因为还在上课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战争早在一见面就已经打响了。

老师简单做了自我介绍解释说明了一下课程以及音乐课排班情况,所有的学生都是音乐生并且学校分配了专门的音乐教室,但由于一些资金问题教室还是不够一人一间教室,到头来就两三个人一间教室了。

安迷修果然和雷狮又被分配到了一间教室,拿到通知单的时候雷狮已经准备拖着他直接就去音乐教室。但是安迷修倒也没在意这些反而看着通知单上的注意事项拦住了雷狮,指着上面的“自行安排时间”暗示对方。

“所以说,你是想要什么时候练琴?”安迷修问着,“我们两个总不可能同一时间段弹吧,钢琴只有一个可人有两个。”

“我倒不介意和你四指连弹。”

雷狮刚说完安迷修上手抄起边上的练习册就打了上去,还好雷狮眼疾手快用手挡住本子鄙夷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拿着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对方,表示自己并没有在开玩笑。雷狮撇撇嘴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也开始想这个问题。

“那你想什么时候?不会也想要白天吧?”

“当然,白天精神状态最好不是白天难道晚上黑灯瞎火的吗?”

两个人久违的达成共识但是并不是什么好共识,时间节点又撞了,安迷修看着雷狮脸色并不是特别好还以为对方要和自己去外面打一架一分胜负抢占练琴先机。不过雷狮倒没有这么打算,而是挽起袖子做出了掰手腕的阵仗叫安迷修以男人的方法解决问题。

原本雷狮还倒挺自信的觉得自己作为Alpha怎么会掰不过一个看起来瘦弱的Omega。但是安迷修有怎么会是一般的Omega呢,小看别人的下场是很惨的。

——结果就是掰手腕还没坚持十秒雷狮居然输给了安迷修。

在安迷修松手了之后雷狮甩甩自己的手腕难以置信的看着安迷修,手腕还有些隐隐作痛,真的没有料到对方手腕劲道这么大,并没有看起来体弱的喂!

就算雷狮再怎么欺骗自己结局已定,安迷修抢到了白天的练习时间而雷狮只能晚上练习。安迷修对于雷狮因为这件事情吃瘪还真的心里暗爽。叫你给我这么臭屁看吧总算是输给我了。

梁子本来就已经结下了两人当然不在乎矛盾更深一点,平时小打小闹也不是没有过,就算是琴房分好了雷狮倒也不厌其烦的总是有事没事打扰安迷修。比如安迷修在练习的时候雷狮故意一起去,安迷修练习新曲子的时候难免会有弹错的时候,每次弹错雷狮倒是不厌其烦的反复指出,美其名曰是叫安迷修记住错误是个鬼都晓得雷狮这厮是故意的。

更有甚者这人还又是拿着瓜子去,说是当听众你有见过边嗑瓜子边欣赏音乐的人吗?同时磕个瓜子还给自己打节拍,安迷修弹琴的时候直接听着嗑瓜子音错音,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下了逐客令就差点两个人打起来了。

于是安迷修养成了练琴就锁门的习惯,就是为了避免雷狮偷偷摸进来搞怪。并且非常贴心的在那段时间把雷狮拉黑切断了一切对方搞自己的机会。

雷狮看着手机发现自己被拉黑名单嘴角一抽,可以,安迷修算你狠。

但我搞你的方法又不止这些,你太天真了吧。

少年坏笑着盘算起了其他事情。


总算是憋出来了一点更新,有点短小抱歉因为自身原因赶着五点前写完发,不然我去看mha就只会在那里幼驯染,没心思写这篇了(……)

还好这章是过渡章可以解释的少一点,是安哥和雷总的高中时期,两个人矛盾点和相互产生好感就是这段时间开始的(也就是番外二时间点)其实前期还是互相搞对方时期(bu)最近思路还算清楚,写稿子忙里偷闲写这篇!说好了不咕咕咕就不咕!

下一章努力下周弄出来www依旧求评论啦ww

 

-TBC-

评论(6)
热度(229)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