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要的是我为所欲为,而你随俗浮沉。
头像@Ez 版图@TRIBEYE
 

《【雷安】【ABO】平行线 05》

Summary:梦醒之时,这才发现你从未离开过我的心房。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目录:(番外二) 01 02 03 04

BGM:Tokyo Love Theme

本章字数3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背伸びもへりくだりもせずに 如果能够不夸大也不隐藏的

僕のそのままで愛しい気持ちを歌えたなら 唱出我心底原原本本的爱意的话——《瞬き》

安迷修和安莉洁说了很多自己的事情,但又感觉没有说多少,仅仅一个多小时两人就从酒吧出来打算就此告别。

安莉洁倒是没有因为安迷修说了这么多而烦恼,反而鞠躬感谢安迷修愿意让她作为一个听众去听这些故事。在分别之时,两个人做了简单约定,之后如果安迷修没有问题她可以马上和他签订去参加合奏比赛,但安莉洁不知道为什么,笑眯眯的再三告诉安迷修一定要想好再和她说。安迷修很疑惑她为什么要再三强调这句。

“因为我觉得你会后悔和我合奏。”

安莉洁走前笃定地说。

安迷修回去想了想为什么安莉洁会这么说,也许是因为和她讲了自己和雷狮的故事有些触动吧。

人为什么总是想要去想一些得不到的东西呢?安迷修问自己。

回到临时住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安迷修直接放下琴盒埋头就倒在床上。房间悄无声息,安迷修眼皮一沉差点就进入了梦乡,可突然手机发出嗡嗡的声响将他吵醒,手机蓝屏的光在一片漆黑的房间尤为抢眼,刷完移动发来的消息以后安迷修按下黑屏键。刚想把手机再扔回一边,黑屏反着窗外的路灯,安迷修耳边的黑色耳钉发出幽幽紫光,他看得出神一时忘了放回手机。

“明天,摘下来吧。”安迷修对自己说。

反正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

第二天,安迷修看着约定时间如约到了和安莉洁约好的琴房准备练琴。因为他提前来的早了,安莉洁还在上课他一个人就在琴房附近溜达。

除了一些也要上课占用琴房的学生,还有一些因为兴趣爱好来练琴的学生,安迷修透过小窗户看着那些人,很像高中时期的自己。以前自己还和雷狮抢琴房呢,哪像现在人都不多不用抢房间。

安迷修突然笑出声之余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雷狮,这个人总是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出现在自己脑海中。他摸了摸自己的右耳垂,原本昨天还带着的耳钉的地方已经没有了那原来的耳钉,只有一个细小的耳洞任由安迷修摸索。

“你怎么在这?”

安迷修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身后的雷狮歪着头看着他,来人很随意的套了件卫衣,单手插裤子口袋另一只手扶着肩上的挎包,看样子也是来练琴的。

“我等人来一起练琴的。”安迷修礼貌性的回答着对方,想让自己看起来略显正常一点。

雷狮点头算是知道了,他不再搭理安迷修就拉开了边上空琴房的门进入。安迷修急忙卡住将要关上的门,尴尬的朝雷狮笑笑说:“我等人,借个房间练一下琴。”

雷狮丢下句“随你”就自己忙着自己的事情。安迷修毕竟是“寄人篱下”,本人很乖巧的坐在边上的椅子上,膝盖上放着琴盒。或许出于一些私心,他没有第一时间托出自己的小提琴拉,而是托着脑袋看着前面的雷狮弹琴。

房间并不是很大,安迷修站起往前走两步就会贴上雷狮,他没有乱动而是听着雷狮弹琴。

讲道理,他已经有四年没有听雷狮弹琴了,他也没有参加什么比赛安迷修也没有在电视上网站上看到过对方的身影。相比起自己频繁出现在各种国际比赛对方相比过于默默无闻,按照他这么嚣张的个性没道理不会不参加比赛,可安迷修特意留意国内的比赛和参赛选手,可他除了全国钢琴比赛看到过雷狮参加其他都没有了,而且每次都拿到冠军有出国比赛的机会但对方好像都拒绝了。

安迷修并不是很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去询问对方。

雷狮也没有管安迷修在想些什么,琴音毫无征兆的开始了。他一改往常的激进做派,相反温柔的弹着原本不会去尝试的曲子。

“拉赫玛尼诺夫?”

真少见啊,雷狮居然弹起他的曲子。安迷修听着雷狮敲出的一个个音情不自禁的哼着这熟悉的旋律,上个世纪的老音乐家所写的浪漫主义曲目总能勾起人很多回忆,脑内不自觉的产生了小提琴的和弦声,在不知不觉间,脑海中已经开始脑补了在音乐厅内演奏的盛景。琴音在开阔的场所越发响亮,提琴的和声恰到好处,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叹两者天生一对。

安迷修还是没有忍住打开琴盒取出自己的宝贝提琴,手起架子摆好,拉动琴弦的一刹那小提琴空箱闷响,传出绵长委婉的弦音。

他下意识的去配合雷狮的钢琴,节拍意外的合得上,雷狮听着安迷修的小提琴音也转手配合。两人一唱一和莫名其妙的就对上了电波。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四年前,两个人除了偶尔打闹抢琴房也还是有好好弹过琴的。对方那天一改往常肉麻的拉着自己四指连弹,自己嘴上说着不要结果靠的太近一时热情大于理智,弹着曲子的时候自己浑身发烫,幸好没有拖太长时间,一曲结束本人条件反射的跳起,憋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赶紧起身跑路也没管雷狮继续说了什么。

年少时分的记忆大多都是美好的吧。至少大多数人看起来是这样,安迷修突然感伤起自己的过去。手上拉琴的动作没有停下,旋律依旧没有变,两人默默配合演奏着拉赫玛尼诺夫最后的浪漫。

宛如恋人在最后生死诀别,将死者最后的其言也善。一曲终罢,安迷修拖着长长的尾音结束了整个乐宴。他回头这才发现雷狮一早结束就这么盯着自己,久久的没有移开目光。

对方的眼睛突然间就变得像是魔力了一般,自己像是被定住一样难以移动。

“碰碰——”

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安莉洁礼貌性的敲了几下门推门而进。

安迷修看着来人连忙点头收了小提琴,他向雷狮点点头表示感谢就和安莉洁退出了房间。雷狮也没有挽留,就看着两人走了出去。

在走廊上,安迷修正想着怎么和安莉洁解释这一切,却没想到对方先开口问道:“刚刚那人应该是雷狮学长吧,那是安哥昨天所说的那个‘他’吗?”

安迷修和安莉洁讲故事的时候他下意识隐瞒了雷狮的名字,只是单纯的用“他”来代替。不过他还什么都没说安莉洁是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听你们两个合奏了。”安莉洁踩着小步子双手放在后面走着,“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听有人能和学校有名的‘最不合拍’的钢琴手合起来,而且还表现得那么完美。”

安莉洁说了一半停下脚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一个人无意识看人的眼神,从来是不会骗人的。”

安迷修可能自己都没有发觉,他在刚刚沉浸在音乐的海洋的时候,目光总是移向前方的雷狮。眼中的海绿从来没有那么温柔的看过一个人,仿佛对方是自己眼中的全世界。

又被对方指出安迷修这么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做着拜托的手势朝安莉洁拜拜。可并没有发现原本在琴房的雷狮不知什么时候走出琴房,倚靠在门口静静看着走远的安迷修。

……

“所以说决定好了吗?”

安莉洁走在前面又问着安迷修。

两人原本说好要练琴,可安迷修临时变卦又说和安莉洁去丹尼尔那里商量合奏的事情。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他不可能不知道。

“啊……这个啊……”安迷修抓了抓脸,“我想着也差不多,最后再去和丹尼尔商量下应该可以了。”

安莉洁看着犹豫不定的安迷修也不再多说什么,虽然身为外人也看出端疑来了。但本人还是选择当个傻子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就是了。

这样真的好吗?安迷修问自己。

你原本回国的目的你自己都忘记了吗?还是说你自己放不下过去?

安迷修深陷这个矛盾中一直没有出来过,就算回国见了本人也还是如此。明明说好了要拿得起放得下,说好了好好面对他,不要再去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了。一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就这么想着,刚刚两个人的合奏就给自己一个大耳光。明明已经准备让雷狮滚出自己的世界了,可打扫了半天才发现,那久居的味道怎么也去除不了。

——自己的全世界早就全是着对方的味道了。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因自己停下回头看着自己的安莉洁。

梦应该醒了,做了四年的梦,到最后欺骗的只有自己。

“……对不起,安莉洁。之前说好答应你一起合奏的事情……要失约了。”

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安莉洁笑着不说话。她指了指安迷修的后面,安迷修顺着朝后看。原本不会出现的少年不知为何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安迷修。”

他听着雷狮喊着自己的名字。

“还一起合奏吗?”

安迷修终于对对方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要说出来的话。

这章之后我存稿用完了orz最近忙进忙出也都没写过连载,第六章写了一千来字写不下去了,就先缓缓了,之后有缘更新这篇连载,一个月两更打底,努力周更

因为我也要开学了,虽然不是实验班因为按照科目分班了,但还是比较紧张的,再加上周末还要补课估计真的是随缘更新了……

而且中秋的那个活动比较紧张,文案基本都是我在写,我会以那块为主。自己更新缓一缓……(反正写了也没啥人看应该没关系)

有缘再见啦www我先去理一下sp的事情~去sp的我们后天见!

-TBC-

下一章:06

 
评论(11)
热度(270)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