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雷安】【ABO】平行线 04

Summary:少年意气风发的走过自己,他拿走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头奖,并对自己说着“你输了”。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本章安哥回忆章,大篇幅年少个人不美好回忆,注意避雷*


目录:(番外二) 01 02 03


BGM:Clear Water

本章字数5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按部就班的出演难免沦为笑料  剧中人手舞足蹈可怜又可笑——《种族假象》


人生是可笑的,安迷修对于自己前半段的童年青年时期是如此评价。

从小时候开始,就有很多人这么评价他:你是天生的一块做音乐家的料。

拥有着最好的音乐世家背景,家里上一辈上上辈都是音乐家;自己也有着这方面的先天优势,五指修长,腰身板好,有绝对音感,天生记忆好,对学习音乐有用的点他都给占了。

尤其是第一点,因为自己生在音乐世家所以注定了之后自己只能走音乐家的道路。毫无例外,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是音乐家,理所应当的自己以后也会是。在他童年的记忆里父母风光满面,在当时是盛名一时的音乐家。

当然那只是表面上。

记忆中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他们对于现状的生活的不满,他们热爱他们所爱的音乐就像热爱他们的生命一样,可是不知为何,在当时就是因为这份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不停地为此奔波,家中奖牌奖杯这些东西是安迷修见过父母带回来最多的东西。可在回家之后他并没有感受到父亲母亲有更多快乐的感受。

如同迷途的归鸟找不到回家的路,也不明白前进的方向。只是一个劲的听从他人指挥飞往主人想要它们飞去的地方。

小的时候母亲给自己读睡前故事,每当讲到骑士拯救公主的时候,安迷修就会对母亲手上一些奇怪的伤疤提出疑问。妈妈,这个是怎么伤的啊?安迷修总是这样问着母亲。

母亲倒也无所谓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温柔地吻了自己的额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说着“没什么”就继续给自己讲故事。

故事中的骑士总是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拯救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安迷修从小就特别喜欢他,更是为此学习了“骑士道”并以它作为规划自己人生的准则。

那一套骑士精神准则小的时候他就能倒背如流,天真的孩子还总是对父母说将来他做骑士保护爸爸妈妈,父母也是一笑而过,似乎对于安迷修的童言并不是很放在心上。他们总是很忙,安迷修难得才会看见他们在家里出现而不是在电视机里。

但即使父母总是奔波,安迷修还是感觉得出来他们是爱着自己的。即使在十几岁的时候分化成为Omega他们也没有丝毫嫌弃,还告诉他很多Omega怎么学好琴的事情。每当他们疲惫不堪,在看到自己学琴的时候也总能露出欣慰的表情,父母是真心觉得自己学琴是好的。即使自己起初对于这些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也愿意为了父母学下去。那时候安迷修天真的想着这样是不是能减轻一点他们的负担了?

原本他以为他可以做到的。

可有次雷雨的夜晚,那春雷不光将原本睡梦中的孩子惊醒,也打碎了他一直以来对音乐的认知。那天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以后,睡不着的安迷修跌跌撞撞的想去隔壁寻找父母。可他还没有走到房间门口就听到了远处隐约的争吵声。

他们在说些什么?

好奇心驱使着安迷修摸到房间门口,他还没好好静下来听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有人夺门而出。是父亲黑着脸从房间里出来,而房间里的除了母亲还有外公和外婆,以及地上一把被摔烂的小提琴。

母亲蹲坐在地上以泪洗面,口中喃喃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小安迷修也不懂发生什么只是上前尝试去安抚母亲,她看见来人是自己就一把抱住了安迷修,嘴里低声说着“对不起,让你学琴,对不起”……

对于父亲母亲来说,音乐到底意味着什么,年幼的安迷修不是很懂,他只知道就因为它们,父母生活的很痛苦。仅此而已。

因为它们而痛苦那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些?这个问题困扰了安迷修多年,到现在还是没有得到答复。

骑士道并没有告诉他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原本他以为到长大了可以明白并且减少父母的负担,甚至自己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孩去解决家里更多事情。可现实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他一样看待事物,一切做到最好,踏实守信,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从来都没有。

小时候,外公最喜欢的金丝雀死了,是有人碰到了笼子倒在地上,原本鸟儿要飞出笼子结果不知道是被谁给闷死。安迷修看到了一切,是自己的舅妈故意将笼子扔到地上闷死了小鸟。

小鸟在临死前最后一刻,黑眼珠子瞪的老大,仿佛在看着角落的小安迷修。小孩哪懂这些吓得赶紧逃跑却被舅妈给拉住叫他不要声张,年少的安迷修什么都不懂,只是舅妈说什么就点头答应什么。

直到后来,他看到舅妈带着新的金丝雀来讨外公开心,并和外公讨要了什么。于是原本外公答应要给母亲的小提琴突然就变到了舅妈的手上。

安迷修那个时候明白了什么叫做伪善。

金丝雀的死状时常出现在少年的梦中,明明不知自己的错但每每梦到他的时候安迷修总觉得是自己杀了它一样。他把这件事情告诉过母亲,母亲也只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叫他什么都不要说。

他不是很明白家里这复杂的关系和生存道理。

现实与理想的碰撞往往是残酷的,安迷修发现如果想要在这个家得到些什么优秀是必然的,同时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原本炙热的感情在他这却越来越冷,一直到最后它们像是最后的篝火一样消耗殆尽他仿佛也没有察觉,他也不是很明白这些东西究竟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是什么改变了他?

但是日子还在继续,他还在听着家里的话好好学钢琴,虽然身在小提琴世家他应该去学小提琴,但是由于父母的要求他还是想和父亲一样当个钢琴手。这大概是前期自己学琴最叛逆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了吧。

之后就是老老实实学琴,全部按照长辈的话发展,渐渐地他也走上了父母的道路去参加各种比赛,前期得不到好成绩就会被家里人责罚不许出门在家练琴,当教鞭挥打在自己的手上的时候安迷修才明白,母亲手上的伤痕究竟是从何而来。

不过禁足在家的日子还是少见的,他很努力,也很有天赋。没有辜负长辈的期望屡次拿到头奖,比赛上都是过关斩将,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一直到他又遇见了雷狮。

再次遇见对方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在那次全国联赛上他在选手休息区看到对方都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

雷狮还是一如既往地孤身一人,就算五六年过去了,对方长得那样的脸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再忘记,何况是小的时候自己还认错对方性别了。安迷修一想起来就有点尴尬。于是看着对方自己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打招呼。

两个人这个时候都已经是中考结束准备高中了,没想到参加了暑假的比赛好巧不巧的又遇上对方。尤其是安迷修根本没有想过雷狮现在还有在学钢琴,毕竟像他这样的人还在坚持学这个倒是真的天方夜谭了。

这么几年过去雷狮早就不是当时像女生的小男孩了,人也高了脸也长开了,坐在角落还是那么显眼。简单的黑色西装罩着人,乍看起来像个小大人但还是掩盖不住这件西装有些偏紧的缺点。不过本人也不是很在意,看起来太过拘谨的外套没有拘束他的发挥。黑发少年低头看着自己的琴谱,手指敲击着膝盖好像还在练习上面的曲子,安迷修好奇的上前看着雷狮对方好像太专心了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

“……干什么?”

一会儿,雷狮抬头看着安迷修,眉头微皱,不满自己的窥视。

对方猛地抬头也有点吓到了自己,安迷修面部一紧原在自己理亏赶紧低头说抱歉。雷狮随便看了眼安迷修好像没有认出他就继续看着自己的谱子。

安迷修也很识趣的赶紧走了。自己的曲子还没有复习哪有心情关注别人。

比赛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安迷修被工作人员叫到候场区准备上场,被一同叫去的还有雷狮。安迷修这才发现雷狮是在自己前面出场的,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先自己一步上台,比起童年的小霸王形象,现在的雷狮完全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不说话的样子就像一个贵公子一样,身上的气质一览无遗。

随着观众的欢迎掌声逐渐停止,台上的人手轻轻一抬按下了曲子的第一个音。随即一个个音符如同暴风雨一下全部落下,那是肖邦的《升C小调幻想即兴曲》①,开头曲子走势逐渐升高,曲调激昂,但到达最高点之时,又突然停止,原本的高潮也逐渐平静。少年又转温柔路线一路向前弹奏着曲目。

安迷修听着完全是震惊的状态,他万万没想到有人居然选择这首曲子作为参赛曲目,这首曲子的难度系数很高,就连安迷修自己都不能保证完全不错的从头弹到尾,然而上场的雷狮居然做到了。

他正这么想着,幻想曲又达到了末尾的最高潮,原本平和的像是湖边净水,可突然来人扔了一块小石子进去激起水花,再接着来人继续着扔石子的动作,水花突然加剧变大。雷狮敲击琴键的速度越来越快,观众的情绪和曲子一起攀升到了最高点。而到了最后又戛然而止,尾音缓缓收尾,一切又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雷狮起身鞠躬,整个音乐厅响起了络绎不绝的掌声。

等到安迷修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雷狮已经下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就离开了后台,安迷修摇摇头深呼吸,又对自己说着你可以的就上台开始了他的表演。

……

所有的比赛都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在等着结果。安迷修在后场的自动售货机前面选购着一瓶咖啡,他刚取出东西雷狮紧随其后也点击又买了瓶咖啡。安迷修看着边上自己的对手,因为刚刚的曲子雷狮现在在安迷修心里的地位突然上了好几个档次。有句话说得好优秀的人总是给人很大的好感,安迷修很大程度因为刚刚的高难度曲目对雷狮的好感直线飙升。并且还有些害怕自己会输给对方。

雷狮没仔细去察觉安迷修是怎么想的,他拿了自己的咖啡看着安迷修,突然开口说:“你刚刚弹曲子的时候,在想什么?”

安迷修的比赛曲目也是肖邦的曲子,是《冬风》②,难度系数比起雷狮那首《幻想曲》其实是还要难的,左右手协调能力要求很高,左手走旋律,右手还要弹高难度音群,他也是练习了很久才把这首曲子练好当做比赛曲目用。没人像他一样大胆到用这首曲子来参加比赛,因为它的难度系数摆在那里,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不敢轻易尝试。

雷狮问他在想什么?能有什么什么当然什么都没有啊。安迷修摇摇头回答了雷狮一句“什么都没有”可没想到对方居然开始笑了起来。

“哈,果然啊,难怪曲子那么僵硬。”他说着打开罐装咖啡自己喝了一口,“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弹琴,真是难为你把肖邦的曲子一音不错的弹下来。”

被自己的对手这么嘲讽是个人也坐不住了,安迷修不甘示弱的反驳到:“我会不会弹用不着你来说,僵硬我也承认……但我还并没有完全驾驭《冬风》,最重要的不弹错我也做到了……”

“不弹错那有如何?场上有谁不是不弹错的,就算有错的也听不出来,你又算老几……”

“你……!”

“你等着看吧,最后我肯定打败你拿到头奖!安迷修。”雷狮朝安迷修比了拇指朝下,仰头喝着咖啡扬长而去。

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就算长大了还是同小时候一样讨人厌……不过他刚叫自己安迷修?他认出自己了!?

震惊之余,安迷修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听见广播终于开始了最终报幕比赛结果。

在漫长的前言之后终于进入了正题,安迷修仔细听着播音女生报着三等奖,又到了一等奖。

“……接下来,是我们激动人心的时候。今日比赛的前三名究竟花落谁家!”

全场都屏息凝神,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结果出来。

“第三名,崇明。”

报到名字之后,安迷修听见有人高兴的站起大喊一声太好了,那人的父母也在身边一家三口喜极而泣。或许在普通人眼里拿了全国第三名也很好了吧,但在安迷修眼中除了第一名其他全都毫无意义。

“接下来,第二名……是我们一直所称呼为天才的!安迷修!”

台下是礼貌性的掌声,安迷修震惊的站了起来,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仅仅拿了第二名。他还没想明白究竟是为什么,身后的雷狮拍拍他肩迈开步子走上前,不用多想了第一名就是雷狮。

与此同时广播里也如实报到了“第一名,雷狮”,而本人更是已经准备上台。

比自己还矮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不知为何变得高大了起来,他在路过自己的时候低声在耳边说着“你输了”原本比赛道路一片畅通不知道从哪里杀出了个雷狮,安迷修完全就是始料未及。

自己输的也是莫名其妙,明明按照曲目难度自己是更胜一筹,技巧方面他也不比雷狮差。安迷修第一次有点失去理智想要去问问评委方为什么自己会输给对方。

安迷修咬了咬干涩的下唇,没有过多纠结,他还是没有忍住上前抓住了雷狮说出自己的疑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赢?我不明白……”

雷狮也料到了对方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很不屑的对安迷修说:“你只知道去迎合别人去弹所谓的难曲,你以为就这样你会赢吗?一个连自己到底为什么弹怎么去弹都不知道的人,怎么会赢?真是可笑。”

雷狮的话就像一泼冷水一样浇醒了他,自己一直都存在的问题就这么被对方看穿了。同时对方说的有些激动,分化为Alpha的雷狮毫无意识的释放了些许信息素倒是有些呛到身为的Omega安迷修。

“你的《冬风》我听完没有出现那所谓的的落木萧瑟感,你自己都什么都没想去表现什么又想向观众传达什么?只不过是快速敲击黑白键能得第二名我都觉得评委眼瞎。”

雷狮把安迷修批评的体无完肤,他也不等安迷修反驳自己就扬长而去。

又一次相见的两人开始就这么剑拔弩张,安迷修并不觉得自己心态好到感谢对方这么批评自己,对方说的没有错自己在这方面确实过于欠缺并且一直不知道该如何改正。

他只知道《冬风》是肖邦的,并不知道他为什么写它,又为了什么写它。

安迷修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失去了对情感的认知。


《升C小调幻想即兴曲》指Frederic Chopin(弗雷德里克·肖邦)的《ImpromptuNr. 4 cis-moll, Op.66 'Fantaisie-Impromptu'》

《冬风》指Frederic Chopin(弗雷德里克·肖邦)的《Op. 25, 12 Études No.11 in A minor》("WinterWind")


这里想要表达的其实有点多,也不知道看到这里大家有没有能稍微明白我一点意思,我向来对人物性格分析会研究,努力不ooc(自己前期文章过于ooc真的没眼看)写出了自己对人物的理解,说实话还是过于私设了orz

也暗示了现实生活中很多有着同样感受的一些人,对人生出现迷茫盲目从众(所以说我对从众效应这个课题研究多在意)给泡的那篇《乌合之众》也想表达这个意思,不过下还没写完就是了,我们有生之年见。

继续求评论交流啦www还在作业地狱里呜呜我们晚点见orz


-TBC-


下一章:05

评论(7)
热度(196)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