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雷安】【ABO】平行线 03

Summary:安迷修到现在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个午后,自己被雷狮锁在女厕所的恐惧。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本章安哥童年回忆章,注意避雷*


目录:(番外二) 01 02


BGM:願桜

bgm点开进子博客打开,再返回看文bgm不会消失方便看文听bgm

本章字数4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世界中で一人だけ 在这世上仅此一人

あなたを見つけたの 我找到了你——《あなたが好き》


安迷修开始回忆自己第一次见雷狮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后,自己被父母送到了朋友开的钢琴班接受培训,音乐世家几个学钢琴的孩子到了这个阶段都汇聚在一起学琴,这也算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了。

那年安迷修才只有七岁,父母因为都是音乐家所以老早就接受了乐理知识和识五线谱,比起其他的一些孩子接受能力更强一些。他提早结束了报到就在教室外边瞎转悠,老师还在认识新的小朋友,小男孩觉得无聊再加上这个人还是属于好奇心旺盛的阶段,大人一个没看住就让他给跑掉了。

他兜兜转转又跑到了培训班的大门口,男孩正打算偷偷溜出去看看有什么其他好玩的,突然一辆白色轿车从他面前驶过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安迷修一下子就被那从来没有见过的轿车吸引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轿车的副驾驶座下来了一位女性,黑发女子仪态端庄,脸上画着淡妆,整体风格却宛如江南女子的做派。不过看脸好像不是亚洲人。后车座也下来了一个身影,安迷修看着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子:那小孩也一头乌黑长发,后面还拿橡皮圈扎了起了小辫子,头发微卷上翘,皮肤白的吓人,下面一双小皮鞋一双小白袜标配,小裤裙留着白花花的大腿,看起来真的像个洋娃娃一样精致。

小孩子似乎注意到了安迷修的目光,回头看着他。如同紫水晶一般晶莹透亮般的双眸与安迷修的海绿色瞳四目相对,安迷修一下子就两脸红了起来,他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情不自禁的脸红了起来。

“你……你好!”小男孩没羞没躁的上前喊了句,把女子还有小孩吓了一大跳。

女子微笑着点点头回了句“你好”就拉着小孩继续往前走,那孩子也不再看安迷修同自己的母亲离开。

哎自己刚在说些什么啊,人家都没有好好记住自己。小安迷修暗自懊恼着,但他也没有就这么放弃,跟着前面已经走远的两人又回到了教学区。

他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看着钢琴老师和她们说些什么,女子点点头将女孩留在老师这里就鞠躬离开了。

看样子也是和自己一起学钢琴的,那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表现,要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安迷修对此兴致高昂,而却不知自己在对方眼里此刻是什么样子的。

当事人,也就是被安迷修认成女孩的雷狮。现在他所认定的一件事情就是来这里学钢琴是一件错事,要不是老头子非要自己来以及母亲劝自己,鬼才会来这地方和一群小屁孩学钢琴。

而且没想到才刚来,一下车就遇上了一个一看就知道是个傻子的人,那人上来就说“你好”搞得雷狮完全没有明白对方是几个意思。打招呼吗?哪有像他满脸痴汉的红着脸,看的他差点没忍住上去就是一拳,想着母亲的叮嘱他也就不多管那人,如果可以的话当然还是好好上课然后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很显然雷狮是这么想的,安迷修可没这么想。一个绞尽脑汁想着怎么上去留下好印象,而另一个想方设法怎么摆脱一切早点回家。

此时,教室内已经聚集了快十个小朋友,雷狮看着他们四五个聚在一起唧唧咋咋的说着什么觉得很无聊,于是他自己找了个角落清净。可没想到才在角落呆了不到一分钟,他发现有人走近自己,抬头看着,呀这不是早上遇见的那个傻子吗?

雷狮以为他要说什么,可安迷修支支吾吾的额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撑着头等了面前的人半天也没有后文。

“那个……请问我能坐你边上吗?”

终于,安迷修憋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雷狮眯了眯眼睛,用一种很鄙视的眼光毫不留情的看着安迷修,不过对方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反而自我意识良好的没等雷狮回答就坐隔了一个位子的边上。

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尴尬这两个字怎么写啊喂。雷狮自己心里默默吐槽,话说回来你既然都坐了还隔一个凳子是要闹哪样?

虽然雷狮满脸写着嫌弃,可对方似乎还在纠结接下来该问些什么得到好感,殊不知自己早就已经在对方的黑名单上了。

打好招呼我应该问什么啊?安迷修用着他的小脑袋想着。哦对我应该问名字,再自我介绍一番。母亲是这样教自己的,这样就能交到好朋友了。

他这么想着付出了自己的行动,小孩鼓起勇气拿出自己自己刚刚在路边摘的小白花递给了雷狮,低头大声喊道:“我叫安迷修!那个……小姐你好漂亮!这朵花送给你!”

当雷狮听到安迷修叫自己“小姐”的时候真的没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

似乎是安迷修喊得太响了,后边几个团团坐的小朋友也都回头看着他们两个人,全然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很好奇的样子。

老师也发现了动静,不过他也没有上前制止而是起来拍拍手示意大家找个好位子,他要上乐理课了。安迷修这才同其他几个小朋友乖乖回位子上准备上课,雷狮坐在角落拿着对方给的花,看着安迷修离开的背影,回想着他对自己说“等会见”真不知道心情如何。

虽然不知道这个傻子怎么把自己看成女生的,但他也没在乎那么多。他只知道等会这个人,可有的他玩了。

雷狮暗暗盘算着。

……

“叮咚——”

刚一下课安迷修就准备去找雷狮说话,他看见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角落一个人待着。看起来她是一位不太会说话的美丽小姐啊,安迷修自己分析着。

“哎哎,刚刚都还没有问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啊?”

安迷修没继续细想,上前接着上课前没有说完的话。

雷狮看着刚刚的傻子又来找自己说话了,于是有些玩性大发。他并没有直面回答安迷修的问题而是站起身询问道:“那什么,我还不太熟悉这里,你能带我一起出去走走玩玩吗?”

雷狮还恶趣味的压低声音说,乍一听还真的像一个女孩一样。

美丽的小姐对自己发出邀请了自己怎么说也不能拒绝啊!安迷修也没管对方有没有告诉自己名字而是激动地拉着对方的手往外边跑。

雷狮这个时候发育比较迟缓,个头比安迷修还要矮一点。安迷修手比雷狮稍微大一点,被这样拉着雷狮想要稍微挣扎一下却被对方越抓越紧。

安迷修带着雷狮东逛西逛的,虽然他也第一天到这里,但是装出一副“我很熟”的样子来着对方逛,就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这栋楼刚刚已经来过一遍了。

是个傻子。此时雷狮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安迷修还不停地说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还是绝大多数的乐理知识还有音乐家的故事,雷狮觉得自己耳朵再听下去都要长茧了。

“那什么,你知道厕所在哪里吗?”雷狮问着,他听安迷修扯了那么久想稍微去方便一下。

安迷修看了周围,指了个北边的方向,示意雷狮在那边。

雷狮看着,坏心思突然萌芽。他拉了拉安迷修的衣角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哎,我不太认识路,一起去吧。”

安迷修似乎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突然捧着自己耳朵说话,因为压低声音热气全部吹到了耳朵里,弄得耳道痒痒的。安迷修的耳垂也条件反射的发红发热,他捂住自己的耳朵看着面前坏笑的雷狮,本来还要拒绝的这人突然脑袋一热就答应了。雷狮听着比安迷修还高兴,这回轮到他拉着安迷修往厕所的方向走。

雷狮拉着安迷修到了门口,他看了眼左边的女厕所也没有停留,继续拉着安迷修走进去。可安迷修看到了厕所的标志牌他一下子傻眼了,于是急忙拉住雷狮满脸疑惑。

“你干嘛?不是上厕所吗,你拉住我干什么?”雷狮“生气”地质问安迷修,同时接着用力想把对方往里面带。

“不……不是你上吗?我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啊!”

“女孩子上厕所都是结伴的!你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们当然一起上厕所啦!”雷狮依旧拉着安迷修,“我们是好朋友你怎么能拒绝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安迷修这一下子就傻眼了,没想到自己面前的小姑娘居然来了这一出,而且他看着自己不进去真的很生气,全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一下子就慌了,一直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此时,我们的安迷修小朋友正在做人生第一个大抉择——到底是为了小姐挺身而出陪同进女厕所,还是扔下对方不管不顾毅然决然的决定就此离开,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雷狮虽然表面功夫做得好,内心简直快要笑出声了,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说出这些话来戏耍对方,看着安迷修不知所措的样子别提多爽了。

安迷修想着为什么要自己做这样的选择题,并且思索了半天也没有结果,七岁的小男孩现在满脸通红,两个人就这么在门口拉拉扯扯的。

雷狮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倔强都不好玩了,索性他就松开了拉着安迷修的手,由于惯性安迷修也没站稳一下子就往前倾,面前人也来不及躲开直接和安迷修一起扑通摔到地上。

巨响之后厕所又恢复了平静,安迷修趴着身子倒开始奇怪了起来,摔得不是很疼地板怎么那么软?

“你好起来了吗?”

他听见了自己身下人语气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像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安迷修急忙起身可是厕所的地板不如他所愿,刚想起来结果一滑又摔到了雷狮身上,自己被当做肉垫并且受到了二重伤害雷狮现在想要杀了安迷修的心都有了。

他也不等安迷修第三次起来,顶起膝盖往上头人肚子就是一踹,安迷修疼的直接翻倒在一边。雷狮立马起身拖着安迷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拉进了女厕所,没等他起来随手把大门一关拿边上的拖把一卡卡住大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雷狮拍拍手吹了声口哨没再说些什么,就自己回教室继续上课了,留下了某人一脸懵逼的锁在厕所。

还好才半个小时清洁阿姨来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不对,这门怎么被卡住了。打开一看这才发现我们的安迷修小同学满脸鼻涕眼泪的坐在地上哭,别提多丢人了。

这对年仅七岁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噩梦,当然这个噩梦就是同年龄的另一个小孩干的。不过本人并不觉得什么。在安迷修回去以后,雷狮照样是微笑打招呼,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呀刚只知道把你怎么弄到女厕所,一直忘了自我介绍。”雷狮坏笑说,“我叫雷狮,不过我不是小姐姐我是男的,我希望你能认清这一点。”

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可语气中完全没有一点小孩子的感觉。安迷修听的有些头皮发麻。

就算是时隔那么多年,安迷修还是忘不了这件事情。每次回想起这件事情就浑身发冷,这简直就是童年阴影还有黑历史,一提起这件事就鸡皮疙瘩掉一地。

之后那段时间安迷修一直没敢和雷狮说话,雷狮也懒得搭理他就这么相安无事过了一年。不过后来雷狮没有再学钢琴下去提前出了这个班,安迷修也就单单渐忘了这个人。

本以为就是人生的过客,雷狮在安迷修那段时间的记忆里就是一个爱捉弄自己的大混蛋,不过大混蛋已经滚出自己的世界了,全市那么多人他也不会那么倒霉再碰上对方吧。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之后自己还是遇上他,而且还是在全国的钢琴大赛上。

并且对方很轻易的拿走了自己一直势在必得的头奖。


pwp还在开,我努力今天更新!

另外求连载评论!!谢谢大家!!


-TBC-


下一章:04

评论(5)
热度(214)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