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要的是我为所欲为,而你随俗浮沉。
头像@Ez 版图@TRIBEYE
 

《【雷安】【ABO】平行线 (番外二)》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是我手慢了,27号那天独角鹿老师和我同一天生日,一直想着写些什么给老师ooorz但是最近一直在写这篇连载写不出别的东西(ntm好意思吗)。于是意识流写了连载里的一些不会在正文里出现的关于暗恋的支线小故事

斗胆艾特老师 @独角鹿 迟到的生日快乐(跪下)

但实际上这篇非正文根本看不出来,设定写了和没写一样

BGM:3055

本章字数3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まやかしなら手慣れたもの 说谎早已熟能生巧

振りかざした性善説 大肆宣讲起性善论——《Cynic》

安迷修看着后座位上的空位子没回神很久。

雷狮已经好几天没有来学校了。

以前一直都说着自己讨厌和雷狮相处,他和雷狮处在同一空间一分钟都共处不下去。现在对方请假两天了没人吵嚷自己相反有些不适应了。

这几天都是安迷修一个人在琴房度过的,对方晚上也不来练琴,也不知道这个人去哪里了。后来他听着周围同学讨论才知道雷狮好像是得流感回家紧急治疗了。

安迷修想着原来这个人还会被流感侵害啊,以前还一直嘲笑自己是个Omega身体素质弱,好啊比他提前生病了这可被他抓到小把柄了。

不过想着嘲笑之余他倒是更关心雷狮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了,笑话是一回事,生病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个Alpha都生病倒下了那是得多可怕的病毒啊。

他正想着到了琴室,思考等到练习好了打电话去问候一下吧。可安迷修刚推开房间大门就看到了原本不应该出现的人出现在了房间里。

安迷修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对方已经朝自己走来。

“雷狮?你不是生病了吗?这么快就好了回来了?”

雷狮抓抓脑袋看着面前一脸懵逼的棕发少年说道:“也还好,身体看着差不多了就好回学校了,拉下课程就不好了。”

你像是那种害怕落下课的人吗?没逃课就已经很好了吧!?安迷修心里默默吐槽。

他也不去相信对方的话是不是真的,当做没看见一般穿过雷狮走进琴房。雷狮倒没让安迷修这么轻易走,在对方穿过自己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安迷修的手腕紧盯着他。安迷修有些吃疼的回头看雷狮又搞什么。

“你什么都不说?”

“哈?还要说什么?”安迷修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想要走就甩开雷狮的手一下还没甩开,一咬牙他用力一扯。确实是甩开对方了,可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给带的后退几步,差点没站稳要摔倒过去。

这倒是出乎安迷修的意料,原本那么结实强壮的人怎么搞的那么弱不禁风?他上前扶住雷狮用手摸了对方的额头,手背传来的不同常人的热感很明确地告诉安迷修——这个人还在发烧。

“我说,你还在发烧吧,哪里好了啊?身体不好就给我回家休息啊。”

雷狮没有回应他,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跟着安迷修犟什么。

安迷修说完赶紧拉雷狮去医务室,开始雷狮还不高兴随着安迷修走,安迷修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这人的几个损友和弟弟叫他们把人给抗走看病休息去。

“我说,你这算关心我吗?”走之前,雷狮冲着安迷修问着,语气中还带着些挑逗成分。

安迷修比起雷狮想的要面上平静的多,他也没有出现雷狮想象中慌乱无措的模样,相反整个人面带公式的微笑冲着雷狮喊道:“是不想你把流感传给我!雷大少爷!”

雷狮还意外看到原本温文尔雅的人朝自己比了个中指。

……

等到一天的课程结束了安迷修刚准备去食堂吃饭,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还没到食堂就突然接到了帕洛斯的电话。对方倒是慌慌张张的说着什么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抽不开身,雷狮被他们送回宿舍休息没人照顾,说什么拜托他送饭和照顾了。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拒绝对方先下手为强挂断了电话,他看着手机屏幕的黑屏嘴角抽搐,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办。

让一个Omega去照顾Alpha也真亏他们想的出来,雷狮不会这么霉除了他们和自己都没个能照顾他的人吧?

安迷修思前想后终于还是决定去照顾那个可怜人,仔细想了想果然还是不能放下雷狮一个人在那里自生自灭。无论同窗一场还是自己前段时间关于对方莫名的情愫,他最后还是选择向对方妥协,拖着两份盒饭就去了雷狮的寝室。

在特殊解释情况了以后,宿管大爷总算是放安迷修进了Alpha的寝室楼,整个楼道内他隐隐约约能闻到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安迷修捂着鼻子黑灯瞎火的摸到了雷狮的寝室,他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敲门喊着雷狮的名字叫对方开门,可结果等了半天才得到了回应。

雷狮似乎不知道是安迷修来送饭,他躺在床上听到门外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在Alpha的寝室楼怎么可能听到一个原本不会出现的Omega的声音?可他确认了几次他还是无法否认那就是安迷修的声音。于是打开门一看果然是对方,雷狮的脸又黑了几分。

他不是叫帕洛斯来送饭吗?怎么变成安迷修了?

他也没仔细询问,安迷修也自顾自进来了房间把盒饭递给雷狮说:“来,这顿算我请你,吃吧。”

本着民以食为天,雷狮终究还是没计较太多,下午他没吃午饭就到学校本来找安迷修结果就被对方送回寝室啥都没吃,整个人还是很虚弱的于是也就安安心心坐下来好好吃饭。

安迷修看着对方进食闲着没事于是也和对方讲着一些预防疾病的琐碎细节,告诉雷狮怎么照顾自己。雷狮听着差点没白眼翻过去,他吃着饭口齿不清的说着:“安迷修,你是我妈吗?这么婆婆妈妈的我自己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自己照顾自己就你这个样子吗?”

“你是想跟我打架吗?”

两个人还没好好坐下来对话十分钟,才吃个饭的时间火药味又那么重。从开始吃拌嘴到结束还没完,雷狮不耐烦地推着安迷修叫他赶紧滚也好绕的耳边清净,可安迷修说着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怎么说都要留下来照顾雷狮到睡着。

雷狮也不管这个傻子如何了,脑袋疼的要死他也懒得和对方吵嚷了。在安迷修出去打水之后就倒头就睡,搞得安迷修回来给这病号盖被子弄了半天。

……

额头上覆上冰毛巾的某人终于安定下来,安迷修累的叹口气坐在床边,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耳边都是对方均匀的呼吸声。他想着不知道是现在走好还是留着继续照看对方。都怪是帕洛斯说没空回寝室照顾人才找的自己,鬼晓得是不是骗人的,但到最后自己还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床上的黑发少年已经睡熟,什么都不说的样子看起来可比平时舒服多了。

安迷修撑着脑袋看着雷狮,现在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他打着哈欠有些犯困。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垂着脑袋有些犯迷糊。等到回过神来,安迷修才发现自己脸都快要贴在对方脸上了,少年差点没吓的叫出声于是赶紧捂住嘴巴后退。惊魂未定的人此时左胸口的心脏也超过了平常速度跳动着。

你明明早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不是吗?

安迷修已经分不清自己在那个月夜的一见倾心,还是从前两个人日积月累的感情在作祟,自己对于雷狮已经有了一种莫名说不出的情绪。

空气中渐渐飘散起了柠檬的清香,那是安迷修的信息素味道,不过他闻不到也毫不清楚自己散发了这样的味道。他撑着脑袋看着对方,嘴唇有些干,手心也有些冒冷汗。下意识的,安迷修上前去摸了雷狮的额头,因为刚还覆着冰袋,对方额头是冰凉的。

窗外的月光照进房间正好照在雷狮的身上,对方身上像是覆盖满了白霜,包括脸上。他看着忍不住用手去捂住了雷狮的眼睛避免被月光照到,回过神来觉得这个行为着实有些傻,连安迷修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尬笑之后,安迷修平静了下来继续看着床上的人,自己的右手还是覆在对方眼睛上没有移开。

雷狮眼睫毛有些长,两排的小毛瘙的安迷修手心痒痒的他也没有特别在意。

干嘛要对这个人这么好,自己最讨厌他了不是吗?安迷修问着自己。

安迷修记得他曾经初中参加了比赛之后惨败给对方,那人在自己印象中就是一个翻越不过的大山。或许是自己自负了还是什么,总之当时比自己还矮一点的黑发少年冲着自己嘲讽着你根本不懂音乐,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他就觉得不知所措。像是被人扒光衣服一般全部暴光在阳光下,安迷修完全被雷狮看透了。

原本自己的伊甸园就这么被对方入侵,所有的一切都被对方摸清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我应该讨厌他。

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身体却比起心里先做出了回应,突然的,就连安迷修自己也没有料到。他低头宛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自己盖在雷狮眼睛上方的手。

安迷修此时虔诚地像一个信教者,而雷狮是自己的信仰。如同亚当的夏娃偷吃禁果,潘多拉打开了魔盒,他通过手间接吻了雷狮。

我讨厌你啊,可是为什么……

我喜欢上了一个自己应该讨厌的人啊。

-TBC-

下一章:01

 
评论(16)
热度(574)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