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雷安】【ABO】平行线 02

Summary:“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了他四年,现在还是很喜欢他。……可他不喜欢我。”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目录:(番外二) 01


BGM:sign

bgm点开进子博客打开,再返回看文bgm不会消失方便看文听bgm

本章字数3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壊れたままの恋が空回る音がして 已经坏裂的恋爱发出徒然的空响

想えば想うほど軋んでいく  越是想念越是吱嘎作响      ——《8》


等到安莉洁最后一个琴音结束,安迷修听着忍不住站起鼓起掌来。

“真的太棒了!安莉洁你真的弹的好好,没有一点错下来感情也很到位。”

他倒也不觉得偌大的琴室只有自己的掌声尴尬,安莉洁微微低头表示接受了对方的称赞。

“是我献丑了,希望不会和安大帅哥合奏出丑。”安莉洁笑着说到,看了眼安迷修放在边上的小提琴盒,“你今天把琴也拿来了呀。”

言外之意要一起合奏试一下吗。

安迷修听了也明白安莉洁的意思,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小提琴。那原本是母亲的小提琴,自从那次空难以后安迷修开始学小提琴,而这把就归他所有了。

安迷修做好姿势琴弓也拉好了位置,他随口问了句:“《卡农》可以吗?”

安莉洁点点头找到了安迷修所说的曲谱,翻页声干脆利落,双手手心已经比好弓形时刻准备着。安迷修听到安莉洁第一曲段弹好之后配合着拉动了琴弓。

一曲无言。安迷修尝试去配合安莉洁,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拉错和弹错,但合在一起的时机也算勉勉强强。外行人听着可能觉得这没什么,可行内人听着着实有些不妙了。

安迷修觉得这才第一次,没有特别配合挺正常的。于是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一些东西赔笑说着:“这次……第一次总是难免的,再磨合磨合我觉得可以的。”

安莉洁没有回答,双眼倒是紧盯着安迷修好像想要看穿些什么,安迷修感受到了对方的目光有些不寒而栗。

“嗯我明白。”安莉洁看了一会儿终于移开目光,“那再换别的曲子试一下吧。”

“好。”

……

两人离开琴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安迷修不知不觉拉着安莉洁一起合奏练习了一下午,时间一下子没注意居然已经到吃完饭的点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的女生:“那个……一不小心拉着你练习了那么久都到这个点了,我请你吃顿饭吧。”

对方倒是无所谓笑笑,她耸耸肩表示赞成了这个提议——虽然到最后还是她带着安迷修找了附近一家餐厅。安迷修毕竟四年没有回到这里了,难免有些陌生,本来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结果找不到东南西北了,活生生像个外地人一样还真是丢人。现在进店看菜单的时候整个人也因为刚刚找路的事情羞愧的低下头,在女孩子面前丢脸真的是……

安莉洁也没管安迷修如何,自顾自点好菜以后就和安迷修介绍着这家小店。

这家饭店是在两年前开的,店主虽然是一个外国人但却做着中国菜,这店就以好吃的料理以及便宜的价格在附近有一些名气,再加上环境也不错,尤其受附近学生的喜爱。

“我没记错的话,安哥你也是A市本地人吧。是在四年前出去发展的如今才回来。”

安迷修听着倒有些不好意思:“是的,但是四年没有回来都已经不记得这里的路了,当地改造的挺快的四年变化太大了。”

安莉洁单手绕着头发把玩,饶有趣味的看着安迷修:“如果我没记错,安哥前段时间才刚在国外拿了独奏的金奖吧,明明有机会去维也纳深造为什么突然回国了?”

“……”

安迷修没有想到上来安莉洁就问这个问题,自己带着一些私心回国的事情还没有和人说过。对面人面带微笑的问着可却让他感觉来者不善,他总感觉安莉洁知道些什么。

“也……也没什么啦,只是在国外好几年了该回国看看了,维也纳的事情呢……只是觉得也没什么必要所以也就没去了……”

安迷修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解释多么苍白无力,安莉洁看着一下子就知道他在撒谎。不过也没管那么多既然对方不想说她也就没有追问,正好饭菜上来了她也就转移了话题。

……

饭局过后天也黑了,仿佛理所当然的安莉洁又提出想要去喝酒,说是所谓的第一次交友酒,反正都出来了不好好浪一回再回学校怎么都说不过去。说实话呢安莉洁主要是看安迷修那么好欺负想要坑一下对方的钱包,安迷修也因为她所说的那个酒吧不光有酒喝还有小乐队驻唱,于是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对方陪着大晚上一起去酒吧了。

安莉洁所说的酒吧与其说是酒吧,倒不如说更像静吧。到这个点了人还挺少的,吧内没有大灯,角角落落都是小灯照着,像是黑幕蒙上亮白的薄纱看的不是很清楚。安迷修跟着安莉洁到了一个小角落坐下,他看着安莉洁熟练地点单并且询问自己要什么,安迷修慌忙地摇头说着不用只要白开水就好安莉洁没忍住直接噗嗤笑了一声,然后就帮不喝酒的骑士点了一杯低度数鸡尾酒。

“原来传闻是真的,安哥你不喝酒啊。”

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是不喝,就是喝得少,久而久之就不喝了啊哈哈……”

吧内气氛很好音响也不错,安迷修和安莉洁坐在角落也能听到吧台那边的爵士小乐队在演奏着乐曲。站在灯光下面的主唱是一个黑发的少女,头上别着的粉色星星发卡倒是与她整体风格和唱的歌曲不符,她随着身后队友的伴奏握住话筒开始唱了起来。

 

①Mine was a blue world

我的世界是忧郁的蓝色

until you came along

直到你的来临

thought I was through

我脑中逡巡的想法

Singing a melanchoy song

唱着忧伤的歌谣

 

女生压低声线唱着这支五六年前的情歌,她紧闭双眼低声歌唱,尾音微微上扬。感情在那所唱的曲子之中慢慢溢出,加上灯光昏暗,更是为它蒙上了一层纱。

安迷修没有动桌子上的酒,他一直在看着那个在唱歌的黑发少女。

 

Sometimes I hate myself

有时我痛恨我自己

But what can i do

但我又能做什么么

I'm drawn to the danger

迎着危险

And loving you

去爱你

 

主唱身后的伴奏乐队也同她一样投入,轻微摇晃的身子吹着萨克斯。到了间奏的地方女生对着话筒轻叹几声,就好像歌曲中的女主角一般在思索自己的爱是否值得。转瞬她又对着话筒唱了起来。

 

I'm like a gambler

我就是像个赌徒

In this round of roulette

在这个残酷的赌局中

'Cept it's my heart

拿走了我的心

That I've got riding on a bet

赌下去没有尽头

 

直到她最后一句歌词唱完伴奏声同歌唱声一起乍停,吧内响起了掌声在为乐队喝彩。主唱和她所在的乐队起身鞠躬表示感谢,之后又接着下一曲的演奏。

安迷修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的曲子中,尤其是他听清了这首老情歌的歌词不自觉得有些恍神。他在那一瞬下意识地把自己带入了歌曲的主人公身上。

明知道你危险我却义无反顾的爱上你,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深陷赌局却也心甘情愿,即使输得粉身碎骨。

比起刚刚忧郁的慢爵士乐,现在乐队又换上了轻快的爵士乐,可安迷修还是没有从刚刚的曲调中转会神来,安莉洁叫了对方名字好几遍对方才听见回应。

安莉洁喝着自己的酒轻声问道:“安哥听着这歌表情那么伤感,是失恋想起前女友吗?又或者说……是想起自己的暗恋对象了吗?”

安莉洁看待事物总是直切主题,仿佛看过全剧本的主人公一样,每次问的问题都让安迷修难以回答。安迷修沉默似乎想要回避回答这个问题。

安莉洁看对方被自己问的那么直接不想回答,于是她转变话题继续试探着:“我记得早上安哥在演奏的时候虽然没有任何出错,但是为什么后来一直合不上我觉得您应该知道是为什么?”

安迷修上午拉着的曲子就好像在织一块布料一样,布料面料精致,表上看起来织的天衣无缝,可仔细就会发现在排布的整整齐齐的线组中间歪了一根线头。发现者轻轻一拉,原本一整块布料就被拉开一个口子,用力越大拉开越大。

——你中间缺少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虽然这个比喻很可笑,可是你不得不承认某些地方说的确实是对的。

安莉洁听出来了其中的缺陷,安迷修不可能不知道这点。在雷狮之后,自己又一次被他人看穿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而且还是见面不久的学妹。

再看着学妹笑着看自己,安迷修自知自己还是输了,不过倒又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也不再打算隐瞒,觉得和对方说自己的一些小秘密或许并不影响什么。他看得出来,安莉洁是个很喜欢听故事和守秘密的人。

终于决定了下来,安迷修又喝口酒企图壮胆,结果一口下去太多差点没有呛死。他尴尬的咳两声企图挽回一点形象,双手放平回想了一下应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想了下自己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第一次反而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来。

想了一下,他开口说:“我喜欢一个人,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小时候,相熟是高中,我喜欢他四年了。”

 “但是那个人不喜欢我。”

停顿之后,安迷修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①原曲为Halie Loren 2012年专辑《Stages》中的单曲《Danger in LovingYou》


-TBC-


 

本章过渡章

这篇是我爬起来手动发一下,然后继续沉下去写暑假作业orz真的我没想到文科那么多随笔要写,多的超乎我的想象(都别来可怜我!!)……写随笔我感觉我都能写掉一万字东西……(语文老师杀了我吧)

下一章要进入回忆章,之后会和现在时间段交叉出现,我开头会标明,可以说回忆章很重要,夹杂了很多人物关系和两个人如何相识如何推动关系的。

继续求评论和我交流啦ww(不过可能有点晚回)


下一章:03

评论(7)
热度(288)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