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要的是我为所欲为,而你随俗浮沉。
头像@Ez 版图@TRIBEYE
 

《【雷安】【R18】【ABO】八年》

Summary:“我或许比你想象的更喜欢你。”

 

Attention:是高中生人妻pa,还给七七 @看着蒙蒙喝茶啃翅的私生子蛇纹 2月一直到现在的债务,本来说要写pwp但我太虚了,只能写个剧情车了(落泪)

 

雷A安O,两人年龄差差不多十岁,安十八成年时雷已经三十几了()

 

严格来说其实应该是一个非典型高中生人妻......

 

*题目八年的意思是指从雷带着安长大足足有八年了。别说了我就是个取名废

 

BGM:umi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01

晚上十一点,夜已经深了。

安迷修被家中的冷气给冻醒过来。

他原本坐在餐桌上等着雷狮回来,早点的时候,他和雷狮通过电话,对方说今天是他成年生日他会找个机会回来。可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等到人回来。

桌子上的饭菜早已经冷了,安迷修在等雷狮的中途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醒来了以后自己浑身冰冷。面前的蛋糕被他插着蜡烛点上了火,可现在蜡烛也快烧没,人还是没有回来。

看着面前的残局,安迷修咬了咬下唇,看了眼时间。他终究还是起身把桌子上的饭菜清理干净,把原本的生日蛋糕重新放回冰箱。可能是夜深了的缘故,安迷修走过厨房间期间空调冷气穿过腿间,他冷的起了鸡皮疙瘩。偌大的房子里此时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安迷修搓了搓双臂,路过大门口时他还是忍不出往这个方向看了看。可也就看了几秒就匆匆走过回了自己房间。

“……十八岁生日快乐。”

安迷修对自己说着。

 

02

安迷修记不清自己的父母是谁,自己自小就是被年过半百的师傅把自己拉扯大的。他原本以为会一直到自己成年,可是在自己十岁的时候师傅就患上了了胃癌去世了。临终前他老人家把自己托付给了一个叫雷狮的人。

在师傅还没过世的前两天,师傅用他那苍老的手摸着自己的小脑袋,虚弱地说着:

小安啊,以后这个人就会照顾你的,安安心心和他一起生活下去吧。

当时的雷狮也才二十出头,说实话要不是安迷修的师傅曾经是帮助过自己的一位老师,他也不会答应他养育安迷修的问题。

而安迷修自己被雷狮带走的那一天也是师傅过世的一天,自己当时才十岁还只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可是看着闭着眼睛被医生推出去的师傅他也还是明白些什么的。心中的悲伤在那一瞬间悉数涌出,眼泪根本止不住的往眼睛外面流。小男孩见着周围只有雷狮在自己身边,他上手就抓住了雷狮衬衫的一角,雷狮感受到了小男孩正拉扯着自己,一低头安迷修哭鼻子的脸就撞入他的眼中。说实话雷狮最见不得小孩子哭了,他抓抓脑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就空出手学着安迷修的师傅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孩子的发质很好,短棕发比想象中的柔软,男孩被这么摸着头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他又抬头看着摸自己头的大人,可他发现那人手上动作温柔,可看着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有点害怕。

“……你要是再哭,我就把你卖了。”雷狮盯着安迷修说着。

小孩被这强盗的话吓得一愣,一时间突然就止住了泪水。

……师傅,你好像把我托付错人了啊。

……

虽然刚开始安迷修对雷狮的印象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极差,毕竟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带小孩子的料,刚开始的两年真的是体验极差。都可以说不是雷狮照顾安迷修而是安迷修在照顾雷狮。

因为雷狮在当时还是处于创业期,自己生意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根本顾不上照顾安迷修。不过幸好安迷修自小就挺独立的,那一年他其实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也不要雷狮太上心。

有的时候雷狮不记得吃饭尤其是晚饭,等他晚上十点多回家回家以后他还能看见桌上两个小菜外加有着小孩子字迹的小便条。上面总是写着“晚饭这里!”,边上还画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事后雷狮问过安迷修那一团是什么结果被安迷修捶胸,说什么那是马头,他最喜欢马了,所以才画了这个。不过说实话安迷修的画技是有够烂的了,压根看不出来那是马。

或许对于雷狮来说,安迷修就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而自己也是新手上路根本不知道怎么带孩子,这么几年生活下来磕磕绊绊的也都那么过来了。本来当年老头子叫他收养安迷修,但是那张收养登记表他一直到现在也没签上名字,可能雷狮觉得他这个年龄突然莫名其妙多一个儿子怎么说都很奇怪吧。

况且他自己是一个Alpha,安迷修现在还小还没有分化,将来也不是很清楚会分化成什么,是Beta那还好一点,如果是Alpha或者Omega就有些麻烦了。前者那还好说,只是信息素到时候会相互排斥,不太好一起生活,但如果是后者……

雷狮可一点都不想家里有个随时都要有发情期的人,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自己对Omega特别反感,对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可能归功于自己家里人总是介绍一堆稀奇古怪的Omega给自己,说是认识一下当朋友,实际上老一辈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雷狮对家里联姻那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然他也不会自己净身出户创业了,不依靠家里的一丝一毫。

不过安迷修如果是Omega其实雷狮仔细想了一下他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安迷修这个人他也算从小看着长大比起其他人总是要亲上几分的。不过当然他还是不希望他是Omega。

但是事与愿违。

在安迷修十二岁那年分化,医生递给他化验单时,在性别那一栏白纸黑字很明显的写着“Omega”这个词。

……好吧,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有时候越不想要什么东西,你越这么想就越容易变成现实。

安迷修倒是比雷狮接受现实来的快一点,小男孩怯生生的谢过医生,就拉着雷狮离开了医院。

回到车里,安迷修低头看着自己的化验单似乎在仔细思考着什么。当雷狮驱车停在了第一个十字路口,他才开口说道:“雷先生,那什么……我……我虽然是Omega,但我不会给先生添麻烦的!发情期我会每个月记住自己打好抑制剂的!”

安迷修话刚说完,前面的绿灯就亮了。雷狮开始没有回答安迷修,只是接着踩油门前进。又开了一段路以后,周围并没有什么车辆,雷狮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就回头看着安迷修。

“你,自己做好自己就好,不用来和我说,清楚吗?”

安迷修听着拼命点头,小脑袋像个拨浪鼓一样摇,雷狮看着也觉得有点好笑,心情似乎比起之前刚知道安迷修是Omega好很多。自己面前的人这两年也长大了不少,虽然眉眼也才刚刚长开,但他也看出来了以后肯定是个帅哥,底子什么的都还不错的。

不过……可惜了是个Omega……将来还不知道要被多少Alpha惦记着呢。

雷狮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不自觉的自己就往了远处想。他赶紧回头继续发动车子,

一脚踩下了油门,也没发觉这一下开始油门加的太大了……

 

03

虽然说安迷修分化了是个Omega,但是将近一年多他根本就没有发情,这让雷狮觉得很奇怪。

一直到快两年了他也没那个倾向,雷狮拉着安迷修去了趟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医生们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折腾来折腾去,医生判断大概是安迷修分化不完全才导致了这样。简单来说就是安迷修原本应该是Beta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成了Omega……

雷狮听着医生给他解释的这些也就都明白了,少年原本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此时也放下心来。

不过按照医生的话说,安迷修虽然可能长时间不会有发情期,但是一旦有了可能比起一般Omega难以解决,于是叫雷狮早点给安迷修找好可以托付的Alpha以备不测。

安迷修听着医生的话,眼神不自觉的往雷狮的方向看。雷狮看起来表情并不是很好看,他也不知道雷狮现在听到这些话在想些什么……而对方好像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他偏头回看了安迷修,而在那一瞬间他马上别开了目光。

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全身突然有些发烫。安迷修不自觉的抓着自己的衣角玩,低头看着地板。

有的时候感情是真的来的莫名其妙,不知为何一时的心动到了后来就沦陷了。

就安迷修对于雷狮而言……

……

近几年还是相安无事,安迷修依旧没有任何发情期的预兆,虽然还是每天随身带着抑制剂上学,但生活的就像个Beta似得,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安迷修这样挺好的。

他至少不会因为自己是Omega要有发情期给雷狮带来不方便而烦恼。他比起雷狮在意自己要在意对方多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雷狮事业上尽心尽力,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强大的Alpha。单单这些很难不让一个每日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Omega心动……

但是安迷修比起别人更了解雷狮的性格,说句难听的可以说是烂到极致了……

过于毒舌,我行我素,想做什么就去做了,根本不在乎别人是什么感受,更不会去体谅别人了。知道真实的雷狮估计也要被对方的性格给劝退了吧。

原本安迷修也是那么想的,每每想起自己的童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就觉得惆怅。

但是,有的时候就只是因为那小小的一瞬间,人心突然就有了那一份律动的感觉。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安迷修只是知道大概初中快要毕业那会儿吧,他每每独自一人回家。那时好像是初夏那会儿,雨季比自己想的要来的早了许多,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在那一天下起了大雨。而且那天他压根就没有带伞,雨也大的可怕,根本不是自己能随便挡挡就能够跑回家的,没有办法的他只是看着其他同学一个个出门,而自己只能无奈地等雨小点回家。

保安看着他迟迟没有离开,并且也没有打电话通知家长来接自己,出于好心上前询问着安迷修究竟如何。而他也无可奈何的摸着头说着:“只是晚点回家而已,我家先生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我不能打电话去打扰他。”

是的,安迷修并不想给雷狮添麻烦,就因为自己回不了家而去打搅他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实在是说不过去。

可保安询问完他还没过十几分钟,突然一辆很豪华的车就这么停在了学校门口。就算当时雨非常大,雨帘几乎盖住了汽车只有那前面的大灯亮的明显,安迷修还是认出了那是雷狮的车。小男孩很兴奋对方能来接自己,于是没有做任何思考的就冲出了保安室。

可人才跑了一半,雷狮看着来人也从驾驶位上下来。他慌忙撑起一把大黑伞快步上前抓住冲向自己持续淋雨的安迷修。

“喂!你干嘛!我都来接你了干嘛还冲过来淋雨!”

安迷修当时也没多想,只是看到雷狮突然来接自己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先做出了反应冲了出来。此时自己的头发、上衣还有裤子都已经湿透了,发丝上还有雨水顺着流下。不知是雨水滴过眼睑一时看不清眼前的人,又或者对方突然来接自己宛如做梦一般,刹那间,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

面前的人虽然对于自己跑过来还是黑着脸,但是眼中还是流露出了一丝关心的神情,这是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雷狮有一本正经的关心自己。

周围的雨还在下,可雨声他有些听不清了。

很突然的,左胸口因为这些变故突然加速跳动。

事后安迷修并不记得那一天具体是几月几日,也不记得是几时的事情,只是和平常一样是很平常的一天。

最多那天下了大雨,而原本不会出现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自己突然因为这样心跳数比平时快了几拍。

——只是朦胧的名为爱情的种子突然萌芽了而已。

 

04

“先生先生!今天是我参加学校运动会的长跑比赛,先生来看吗?”

一大早的,安迷修就对着刚起来的雷狮说着,明明已经高中了但看起来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雷狮也没有太搭理他,注意力还是在自己手中的报纸上。

“我今天有点忙,估计没有空。”

言外之意就是我今天不会来看你比赛。

安迷修也明白了雷狮大致的意思,突然就没精神气的“哦”了一声,小男孩很失望的转身就走了。雷狮抬眼看着安迷修离开的背影,又转头看着桌子上对方一早为自己准备的早餐。边上的咖啡上面还浮着几缕奶油丝,看上去还搞得挺专业的。

没有多在意的,雷狮端起咖啡边喝边看报纸。

“啧,太甜了。”

……

虽然说是没空但雷狮还是抽了时间到安迷修所在的学校。等到雷狮到了安迷修所在的中学时,运动会早就开始了。现在安迷修正在跑长跑。

他来看安迷修比赛这件事,雷狮后来还是没有告诉安迷修,此时他挤在人群之中看着在操场上飞奔的少年。虽然说是Omega但是安迷修明显比一般的Omega身体素质好很多,他现在应该是第一,并且把第二还甩了一大段距离。

安迷修全心在现在的比赛上,过了小半圈很快就到了终点,十米,五米……最后一米的瞬间他冲过了终点,身上的红彩带在他胸口被带出了又跑了几米,周围安迷修的同学全都在那里为他欢呼雀跃。

雷狮看着刚打算挤过人群走过去也去给对方一个惊喜,祝贺一下安迷修拿了第一。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身影穿过自己冲到了安迷修面前。

“安……安迷修学长!恭喜第一!”

冲过去的是一个女孩。她对着安迷修喊的很响,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其他什么。边说还把自己手中的毛巾递了过去,安迷修看着面前神色紧张的女孩突然也慌张了起来。

“哎谢谢你,不用这样啦……这些给我用吗?”

“是的!”

女孩一听对方询问自己也很开心的回答。

安迷修微笑着回应对方接过了毛巾擦汗,在这期间又对着女孩说了句谢谢。

男孩如今也已经十七岁了,正是快速长大的时候。雷狮此刻站在远处眯着眼看着安迷修和那个女生说着些什么,男生栗色发色在阳光下显得如此耀眼,再加上他最近长期晒太阳运动的缘故,皮肤从原来偏米白变到了如今的偏小麦色,看上去倒挺健康的。少年拿着毛巾擦着汗,有些多余的汗顺着脸庞也从脸上流下,女生看着突然也就上手去帮助擦拭,这倒是吓到了安迷修。男孩突然就这么涨红脸不知所措的接受着女生的好意,对方倒也不介意只是献殷勤一般。于是就这么顺势的,女生似乎又对安迷修说了什么,安迷修点头回应了什么,两个人就随着人潮的流动就消失在了雷狮面前。

此时卡米尔停好车子也进了学校,他刚一找到自己的大哥就发现他此刻的脸色很不好。他有些为难,上前跟在了雷狮边上但却一言不发。

雷狮回忆着少年当时擦汗的场景,舌头不自觉的舔了一下上下唇,就连他原本控制的好好的信息素在此刻也有些失控。

“好小子,就算是个Omega也还能吸引别的Omega的注意我是真没料到……”

卡米尔听着雷狮自言自语,他也明白雷狮说的是谁,他正想说些什么但听着雷狮又说到:

“明明现在就待在我身边……那就一直待着好了啊……”

一直到这时,卡米尔明白了。他的大哥也就是雷狮——终于有危机意识了……

嘘,点我看少年第一次发/情期自己解决被家长发现的后果

公告10.27

补档完毕,ao3补档太麻烦不会用那个

 
评论(103)
热度(2935)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