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要的是我为所欲为,而你随俗浮沉。
头像@Ez 版图@TRIBEYE
 

《【雷安】Trust me(相信我)》

Summary:“无论再来几次,一次,两次,成百上千次,我也会回来改变这一切。”

Attention:原作背景,非严谨向,私设多,有战损,有角色死亡,是补的 @Azusa莉 阿梓的生贺

原曲灵感来源:ジャガーノート (Juggernaut)/ (初音ミク)夏代孝明

这首应该是小明写的回应八爷所写的《砂之惑星》的新人p主对v家的坚持以及肯定,这里我流了,加了很多别的自己理解orz

【赤ティン】Juggernaut【高音】

私心特别喜欢婷婷的这个版本,请你们看文务必去听,去感受一下,拜托。

BGM:von

(请务必开着bgm看文,虽然可能感受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你看里面的歌词大概能明白我的一点点意思,如果能传达到真的万分感谢)

贴一下质问箱→点我质问箱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Trust me. I'll be back in the days.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那一天。”


00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的存在吗?”

安迷修曾经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拥有神明。

如果他们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也不会因此受到灾荒、战争的纷扰,人人生而平等,都会得到应有的对待。

或者换个角度来说神明存在与否其实并无什么关系,他们总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人类,对于渺小的人类来说他们并没有达到让神明出手的地步。相反笑看人类的悲欢离合反而是那些神明所最乐意去做的事情。

安迷修这样想着,看着自己面前所谓的神明。

对方如同虚无一般,安迷修看不清它。自己身上的伤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化为虚无,这证实了对方是真实的存在。

“说吧,这次大赛的第一名,你有什么愿望吗?”

神明不悲不喜的问着安迷修。

所谓的蔑视安迷修是真正的感觉到了。神明是真实存在的,也是冷漠、不理世事的。

“所以说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当然复活所有人什么的是没有办法实现的,你这样的选择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神明理所当然的说道。

似乎有所预料,安迷修轻叹一口气。他低头看看了自己,又抬头望天,像是在做什么思想挣扎。许久之后,他听见他自己说着:

“既然如此,那么……”

 

01

全部燃やし尽くして いつか笑える日まで

全都烧了吧不知不觉到能够欢笑的那天
back in the days

回到那一天

 

如今,凹凸大赛已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场上仅仅存活了了排名前百的强者,而最后面的几个吊车尾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在了仅存的百人之中。场上的所有人虽然大多都面上谈笑,背地里还不知道打着什么小算盘。

安迷修照例形单影只,没有特别好的朋友和相熟的人一起结伴而行,相反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单枪匹马杀到大赛第五着实不容易。

今天大厅里的人比平常少了一点,也许是因为大家都为了积分争分夺秒。他照例点开显示屏幕,上面的任务都零零散散的,很多比较容易赚得积分的任务也已经被大多数人选走了,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单人任务能选择的只有多人的。安迷修看着显示屏幕有些惆怅,手指又划了几下这才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可单人也可两人的任务,可他刚想点一个任务时突然间,不知从哪里伸出来一只手选上了两人任务,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选择好了。

“雷狮你干嘛!”

没错来的人就是雷狮。被喊名字的某人却一点自觉也没有,他看了看安迷修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气的满脸通红,突然就笑着说道:“我看你这么犹豫不决这不是帮你做选择吗,正好我也要去梦镜一趟做任务那么一起不是很好?”

说的倒是轻巧,谁想要和你这个恶党一起做任务。安迷修这样想着。

但是谁叫某人已经手贱点了,那既然如此也只能将错就错两个人去做任务了,怎么说对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至少不会拖自己后腿吧。安迷修一声不吭的关闭了显示屏就转身离开了凹凸大厅,雷狮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说真的安迷修觉得雷狮最近特别奇怪,总是隔三差五的找自己茬。以前虽然没有专门但每次遇见两人都是针锋相对的,没有大打出手也总是要吵上几句。不过相对来说,就今天是他单独一个人来的。之前都是雷狮海盗团四人组一起,不光要应付雷狮,还有其他三个人要提防,毕竟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安迷修也没有多问雷狮为什么这次就一个人,自己在前面走着。而背后的雷狮什么都没有说就跟在安迷修身后,紫色的双眸倒是一时无刻的盯着前面的人。

一直到达了目的地两人还是什么都没说。面前的梦境实际上是一片迷雾森林,在大赛的地图上这里被标注了“危险区”,一般排名不靠前的参赛选手根本不敢靠近这片区域。安迷修也早有耳闻,据说这片迷雾森林里的迷雾会有致幻功能,一般人想要穿过必定会吸进它们,在一片幻境中只有意志力足够坚强的人才能走出它们穿过森林。而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到大森林深处去采摘一种稀有药材,所以之后怎么走出幻境就至关重要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安迷修现在分析一下果然还是觉得和雷狮一起行动会好一点,至少万一一个人倒下来还有人能够照料一下。可他正准备和雷狮商量,对方就先他一步走进了迷雾中,安迷修想上前追上对方可才一眨眼的功夫面前人居然已经不见了。

早在自己踏入森林的那一瞬间,雾气其实就开始变浓了,即使是方圆一米的距离安迷修也必须承认他已经看不清路了。他顺势取出凝晶,瞧准了一个角度,手肘用力一挥砍出剑风,可烟雾才被蓝色剑风砍出空隙后转眼之间又迅速恢复原状。

果然硬靠蛮力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安迷修没有办法只能收剑硬着头皮往前走。

他初入森林小心谨慎的走着,每踩一步,耳边就传来“沙拉——”的轻微草声,安迷修尽量让自己减缓呼吸的频率,缓慢前进着。可原本阴冷的森林也不知为何,安迷修越走着感觉周围越来越热,吸进去的空气都有些炙热的感觉。

“安迷修……”

安迷修听见有人叫了自己就突然回头,原本白色色调的森林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片火海,热感一下子上升,后面叫着自己的人也慢慢走近,周围还有着噼里啪啦的闪电嗡嗡作响。

“……雷狮?”安迷修有些不相信自己面前的人居然是早已离开的雷狮。

雷狮后手拿着雷神之锤走近了安迷修,此时面前的人看起来有些狼狈,原本完好的衣服也有点破烂,身上是肉眼可见的伤。安迷修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另一只手也召唤出了流焱,时刻提防着面前的人。

虽然安迷修感到了违和感可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其他反应,对方一言不发的冲了上来,上来就是一道迅雷直接劈下。安迷修快速后退,才刚半蹲抬起头,雷狮又冲了上来锤子的残影直接打在了安迷修的双刀上,两者力量不相上下就这么僵持着。

安迷修靠着间隙抬头看着面前的“雷狮”,对方面上没什么表情,双眼倒是紧盯着自己,原本紫色的眼眸现在看来也深了几度。也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悲情?

从何而来的忧伤?又在为谁悲伤?

安迷修还没想明白究竟为何,对方一个用力使自己又后退几步。

管这个恶党作甚,还是先顾一下自己吧。安迷修侧身借力甩开雷狮,又拉开一段安全距离直接全速冲向前进攻。

剑刃刚刚冲上前,他原本以为雷狮会举锤挡一下,可对方却徒手去接自己的刀刃,没有丝毫犹豫的顺力刺入自己的自己的胸口。

“恶党!”

安迷修没有料到对方居然会这样,他想松手可对方却紧紧抓着刀子不放,并往更深的地方刺入。

雷狮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捧着安迷修的脸庞,同时手上的鲜血擦在了脸上,安迷修有些难以理解对方的用意。

“……这次,终于可以了吧。”安迷修听见雷狮用虚弱的声音这么说着。

可以?可以什么?安迷修还没问清楚雷狮是什么意思对方已经扑在了自己怀里,脑袋无力耷拉在安迷修的肩膀上,就再也没有动过。

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跌倒在了地上,可怀中的雷狮他还是好好扶牢。

“恶党……雷狮你等一下!”

安迷修的叫唤没有任何起色,什么都没有改变,与此同时他还感受自己因此头突然发顿脑仁疼的不行。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想不清楚缘由,眼皮子也越来越重,当它实在吃不消要闭上的同时,就在这突然间,他感觉到了有人推了推自己。又重新睁开眼睛,原本的火海又变回一片白皑皑的雪森,而推着自己的人正是刚刚被自己杀死的雷狮。

“呦,我们的骑士先生原来意志力这么差,这才刚入森林就中招了吗?”

“我才……没有,恶党……你少拿这些嘲讽我。”

安迷修反驳雷狮的语气也实在硬气不起来,他看着对方的脸和刚才的雷狮重合在一起有些毛骨悚然。可再转念一想,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活生生的本人,刚刚那只是幻境不是真的。

雷狮见安迷修清醒起身也没再看着对方,他正准备转身再离开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叫住了他:

“恶党,你刚刚中了幻境怎么走出来的?还有,你刚中了什么幻境?”

雷狮回头盯着安迷修有些不屑的回答道:“没什么,反正结果就是我清醒了,过程也没什么重要的。”

他又想了一下回问安迷修:“别光问我,安迷修,你梦到了什么?”

“我……没什么也没什么重要的。”

安迷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雷狮倒也没有再追问,甩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快步离开了。

对啊,那只是梦吧,没什么重要的。安迷修对自己这样说道。

 

02

惑星呪いつくしたせいで

星球因为遍受诅咒

焼野原に見えてんだ

而看起来像烧尽的原野

かける言葉も見つかりやしないや

哑口无言

 

安迷修觉得自己最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自从上次那个任务回来了以后他每天都没睡好,不是失眠就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像是在预兆什么。

有一些梦是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与过去又有些轻微偏差,有一些是自己没有经历的事情可到了未来几天就实现了的这种梦。

全都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

那么之前森林里的梦境也是会未来发生的吗?他会杀了雷狮吗?他不知道。

未来之所以让人恐惧那是因为它的未知。

安迷修也没有再想太多,还是每天日复一日赚取着积分,单独杀着积分怪,有机会帮助后面的参赛者。不过很多都没太感谢他就是了。

不过这次,他斩杀一只积分怪的时候顺带救了一位黑发女生,对方似乎比起很多人在事后默默无言的离开安迷修来说,反而很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这倒让安迷修有些受宠若惊。

“非常感谢安先生的救命之恩,我也没什么好回报的,要不……拿我的元力技能替安先生占卜预知一下?”

女孩的技能就是知命,虽然说并不知道预知了的是过去还是未来,但几乎可以说是百分之百准确了,但是这个无敌辅助技能没有丝毫攻击性比而言就很鸡肋了。

女孩在得到了安迷修的同意之后让对方把手放在了自己的水晶球上,口中念念有词。水晶球也因为她的咒语慢慢发光,安迷修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冲击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如同大海一般一股脑涌进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中。

他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片虚无,没有任何实际感的世界,面前的是一片金黄的光束和漆白的墙壁,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神圣不可侵犯。殿堂中央还站立着一位长者,安迷修感觉到了自己走向了对方,可就算靠近了他还是看不清面前人的脸庞。对方似乎说着什么,安迷修有些听不清,他只听到了自己在最后说了些什么,面前疑似神使的人对此有些惊讶但好像也答应了他无理的请求。

一直到最后,场景结束了,安迷修其他具体什么都没有记清楚,唯独最后自己说了什么他还记得:“既然如此,那么,再次重新开始吧。”

为了什么重新来过?这是未来还是其他什么,安迷修现在越来越对自己遇上的事情感到匪夷所思。

什么都想不明白,可这些却又紧密相连逐渐拼接在一起缠的安迷修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总觉得现在的他很不真实,有些庄周梦蝶的感觉。

到底自己的生活经历才是真的,还是梦中与自己有关的场景才是真的……

安迷修刚想向刚刚替自己占卜的女孩感谢,可才没一会儿功夫,对方居然已经不见了。

我是不是遗忘了什么?

 

03

ぼくら魔法に期待しながら

我们既期待着魔法

魔法使いを嫌っていた

又厌恶着魔法师

 

“咳咳——”

安迷修赢得了大赛的第一名又见到了神明,不过对方好像对于又见到他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似乎早有预料。

“为什么……又是我赢了……雷狮……”安迷修此刻有些咬牙切齿。神明正准备恢复他的身体却被安迷修狠狠拒绝。

“我说!再来一次!再最后一次!我不相信!”安迷修冲着神明吼道,此时的他也顾不上对神明保持应有的敬意,能好好说话已经是他最大的理智了。

“你都已经重新再来多少次了你心里应该有数,你真的确定再来一次吗?这次也不一定会是最后一次噢。”

安迷修咬咬牙,又肯定的说道:“就算每次重新开始我都无所谓,就算怎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我相信,我总能改变结局的!”

“安迷修,你应该明白。你从来都不是什么救世主,你救不了他的。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

安迷修无法否认一直到现在这就是现实。

可明明就知道不行,但还是坚持一次又一次下去。只要还可以,那安迷修就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

走过了一轮又一轮,结局还是如此。他仿佛从一开始轮回就像踏入了无人沙漠一般,顶着烈日高阳,周围还时不时有着黄沙因狂风呼啸擦过脸庞,耳中鼻中充斥着黄土的味道。吞下去也不是而吐出来开口只会受到更多黄土的侵蚀,每一次前进都是举步维艰。

好不容易发现了沙漠之中的绿洲,兴奋地走过去才发现,到头来只不过是幻象。

只有一捧黄沙……

可,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无论再来几次,一次,两次,成百上千次,我也会回来改变这一切。”安迷修无所畏惧的回答神明,“成不了救世主又如何,成了殉道者也罢,不过是为了某些东西尽我自己的所能。”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神明似乎一早就知道了安迷修的回答,伸手朝向安迷修的同时又说着。

“冥顽不灵。”

 

04

矛盾まみれの人生論と 歩いてきた四半世紀

充满矛盾的人生观 与走过的四分之一世纪

かけ違えたボタンを 笑える日が来るなら

对于扣错的纽扣能够开怀的那天会来的话…

 

比赛到达了最后关头,如今比赛场上也仅仅存活着十几位参赛者进行最后的角逐了。最终,丹尼尔把最后的决战场景设置在了火山角那里,参赛者不仅要抵抗对手的袭击,还要抵御场地的地理因素和周边气温。

安迷修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觉得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眼熟,所有的一切无不一不是梦中遇见过的。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现实了。

安迷修第一次有了梦境比现实还要真实的感觉,在这火山角上,他的太阳穴就一直隐隐作痛。

这肯定是要发生什么。

丹尼尔将他们每个人都打乱随机传送到山的某一处,火山坡环境极差,地上毫无植被遮掩,只有零落的大石头才让人有了一席藏身之处。小山口处还时不时冒出咕噜咕噜的热气,周边的空气根本让人无法呼吸。

安迷修被传送到以后就漫无目的的走着,也管不上周围呛人的热气,只是巡视着周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决斗,唯一不同的仅仅只有就他和雷狮两个人,这次还有其他参赛者,例如嘉德罗斯、格瑞等排名前几的强者。

安迷修还没有遇上其他参赛者,相对而言周围有些平静的可怕,太平静了,没有任何武器碰撞或者打斗的声音。安迷修连自己踢中小石子的声音也听的一清二楚。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安迷修突然停下了脚步,环顾着四周突然大声喊道:“我知道有几位在周围,不用躲了直接出来如何?”

话音刚落,安迷修只感到周围刮过一阵疾风,他顺势唤出流焱防御,对方就好似一阵风一样连续进攻,安迷修不断防御的同时他还关注着周围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人。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而且还不止一人,排名后面的几位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他们知道和排名前五的单打独斗是没有什么胜算的,与其没有任何希望的耗下去倒不如集合后面的几位冰释前嫌先对付前面的人,前面的阻碍没有了在考虑后面的如何了。

安迷修也明白对方几个人的意图,多半是自己正好被他们盯上才先下手为强,不过他们是不是想太当然了,就算几个人联手对付自己也未必有什么胜算。安迷修对自己排名第五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至少对付这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

果不其然,才一会儿功夫,暗藏着的五六个人全被安迷修揪出来制服。安迷修看着地上失去行动能力的人他也不忍杀生,于是没有外加补刀就置身准备离开。

安迷修才刚走两步,他没有料到还有一个人埋伏在周围伺机而动。对方看安迷修转身这才找准机会施放暗器朝他袭击而来,安迷修也感觉到了不对,可回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混蛋!”

只听轰隆一声,安迷修眼前一片白光,原本的暗器也被化为乌有。等他再看着面前的一切时,地上原本就已经没有招架之力的几个参赛选手,被雷狮这一攻击的只剩了最后一口气。

安迷修慌慌张张的上前查看,又回头瞪着雷狮:“雷狮!你做了什么?他们都已经没有力气再攻击了为什么你……”

“不补刀难道等他们恢复过来再来打你?你别天真了安迷修。就刚刚那个就是因为你的一时疏忽才让他有机可乘你不是不知道,真的要被打了才知道吸取教训吗?”

安迷修不得不承认雷狮说的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刚刚可能已经中招了。可就算如此,安迷修还是不想承认雷狮这样的做法是对的。

“我参加比赛只是想拯救更多的人,就算这样我也不能看你为所欲为!”

“安迷修,你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雷狮挥起雷神之锤指着安迷修,“你从来都不是什么救世主,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可能是。”

安迷修听着总觉得这句话有些过分耳熟,或者是别人也曾经对自己说过些什么吧。他有些不能理解雷狮因为自己如此这么生气。

“你能达到今天这个排名你别和我说你的双手就是干净的,自己做过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否认你说的这些。但是雷狮,你今天专门来就是来找我吵架的吗?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气我?”

“那倒也不是。”雷狮轻笑,周围又出现了几道细微的闪电,“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安迷修,来一决胜负吧!”

……

老实说,安迷修并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雷狮胡闹,要和他这么打上一架定输赢。完全来说其实他并不想和雷狮打这一架,只不过梦中有些场景在此刻开始重合了,他有些惶恐不知所措,等到反应过来以后两个人都已经打得难舍难分,手上身上的伤也早已经没了感觉,全身麻木的使他只能战斗下去。

面前的雷狮脸上是自己的还是安迷修身上的血,他早已经分不清了。周边依旧是肉眼可见的闪电噼里啪啦的响,一切都开始和梦境中重合了。安迷修下意识的后退而雷狮又冲上前进行攻击,来不及抵挡了,安迷修作罢直接也迎面冲了上去应对攻击,凝晶和流焱的刀光和雷神之锤的闪电接触在一起发出聚光。安迷修又没有看清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只是等到光芒散去,自己的刀刃准确无误的刺中雷狮的胸口,对方也像是早有预料一样空出来的手抓住自己胸前的剑,不过和梦中不一样的是,对方没有继续深入而是将其拔出。鲜血染红了凝晶,原本晶蓝色的剑在此刻也被暗红的血液侵蚀。

“雷狮……?”安迷修下意识的询问着对方,雷狮相反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刺中胸口马上要倒下的人,好像因为没有刺中要害看起来还可以勉强站立。但是安迷修并没有发现这些,此时他因为这变故大脑一片空白,周围的感官敏感程度下降了好多,一下子周围细小的变动都没有注意到。

“……安迷修!”

雷狮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又埋伏在他们之后的人是谁,不过多半是看他们相斗打算渔翁得利的人。对方上来又是偷袭了安迷修,不过这次情况就不如之前的有雷狮救场,雷狮意识到了什么推开安迷修已经晚了,对方还是中招了。他顾不上先去看安迷修如何,雷狮挥动雷神之锤发动着自己的元力技能上去又是击中了那背后偷袭的人,那人也似乎没有料到雷狮还有力气动,就这么刺杀安迷修后不清不楚的被雷狮给宰了。

雷狮感觉到了喉咙中一股温热,原本呼之欲出的鲜血也被他强行咽了回去。他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下身看着安迷修。对方原本就已经伤横累累,现在又被他人伏击正中心脏要害,比起雷狮没有击中要害的伤口来说要严重得多了。雷狮原本的计划是让安迷修先动手杀了自己的,可是计划突然发生了逆转朝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了。

“安迷修……喂安迷修!!”

雷狮有些不相信面前的一切,他大声喊着对方的名字。可依旧阻止不了安迷修身上的数据光点的出现。

我这是……要死了吗?安迷修已经开不了口说话了,他看着面前的雷狮觉得有些好笑,如今到了这个时候,被遗忘的一些记忆突然就重新归档。

神使,沙漠,许愿,重生。一切的一切原来早有预兆了。

原来……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啊……我这一次……终于成功了吗?

安迷修如释重负的闭上了眼睛,他没有再听清楚雷狮说了些什么,没有注意到雷狮正低头看着自己。

对方揪着安迷修的衣领说着狠话安迷修也已经听不清楚了。雷狮见安迷修身上的光点越来越多,下半身早已经悉数消失。很突然的雷狮低头靠近了安迷修,也管不上自己和对方嘴上已经凝固的鲜血,原本冰凉的双唇就这么贴近。可也就在贴近的瞬间,光点分布到人面上,所有的一切全都归档为零,怀中的人彻底消失不见了。

到底是谁殉了谁的道。

 

05

初めて出会ったんだ 鏡の中の自分に

我和镜中的自己是第一次相见

巡りめぐる今日を 溶かしていく温度

把轮回又轮回的今天渐渐溶化的温度

 

雷狮有时候在想,他对安迷修是怎么想的。

朋友?宿敌?又或是其他什么。他说不上来。

但是他明白,他对安迷修的感情仅仅只是如此,又何必大费周章重新来过,一次又一次,没有尽头的轮回。

雷狮踏上殿堂是这么想着的。

神明见到来人是他没有任何的意外,他没有开口,他在等雷狮想要说些什么。

“我说,安迷修那个混蛋是不是也在上个时间来过这里和我做了一样的选择?”

神明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雷狮的话。

他轻笑着抓抓头,感觉有些好笑。转身他又走出了殿堂。

“那既然这样再来过吧,反正,不是我赢就是他赢,有时我还真想……”

就这么一了百了。

谁都没赢过。

谁都不认识谁。

谁,也从来没有爱上谁。

……

安迷修刚到凹凸大赛领取元力技能到时候还谁都不认识,以至于准备离开时撞上了某人都不自知。

“喂我说,乡下小子,撞上我们老大居然不道歉?”一边的黄毛小弟有些咬牙切齿的盯着安迷修,看的安迷修浑身不自在。

他看了眼自己撞上的人,对方穿着古怪,肩上还扛着一把大锤子。此时还挑眉看着自己上下打量着。

“呵,今天心情好也不和你这种无名小卒计较。”雷狮说着准备离开,“佩利,我们走。”

安迷修目送着这个身穿大码童装满脸嚣张的大男孩离开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旁原本给安迷修做新手指导的小机器人见雷狮离开这才磨磨唧唧的走到安迷修身边。

“哎呀哎呀刚刚真是危险。安迷修选手,那是大赛最近风光一时的雷狮,我劝你啊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会惹出大麻烦的。”

安迷修再次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口中念叨着对方的名字。

“……叫雷狮啊……”

 

我希望谁也没有遇上谁,谁也不会认识谁。

我相信我能改变这一切。

可我并没有料到,命运的齿轮早在一开始就转动了。

 

Trust me. I'll be back in the days.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那一天。”

FIN

 
评论(23)
热度(665)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