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镇橙汁🍊

【雷安】暧昧さ回避(回避暧昧)

#《酒誓安生》解禁文

#竹马竹马,学pa,双向暗恋

#新闻社社长雷×美术艺考生安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配合原同名曲bgm食用效果更佳:暧昧さ回避——闇音レンリ

(神级调教了解一下)

 


 

たとえば消(け)せない思(おも)いがあったとして

倘若心怀一份无法消抹的刻骨之恋

導(みちび)かれる先(さき)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为之引领的未来又是否存在呢

 

 

01

 

“咔擦——”闪光灯的声音一瞬而过。

 

校园内的洋槐树边采光正好,在那按下快门的一瞬间,镜头捕捉到了空中洋洋洒洒的几片花瓣。镜头的画面中有槐树的身影,而画面中心——是一个还在画速写的少年。

 

画面里棕发少年穿着凹凸中学的校服,外套的袖子已经被捋过胳膊肘,他用着一种很难维持的姿势架着手中的速写本画画,挥舞的右手也被镜头捕捉到了一点残影。

 

可惜的是那只是一个侧影,少年只露出了半边的侧脸。

 

刹那间,雷狮希望画面永远定格在那一瞬。

 

 

 

02

 

又到了术课的时间,安迷修打着哈欠拖着大包小包的画具和几个同学前往了画室。

 

刚推开门进教室,画室里原本吵吵嚷嚷的几个人一看来人是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安静了下来。原本聚在一起的人也当做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各自散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安迷修奇怪地看着几个人,但他也没有多想还是自顾自走到位置上支起画架准备完成作业。而一边的金发少年看着安迷修来了,慢慢地走近了他。

 

“……安哥?”

 

“嗯,金怎么了吗?”安迷修回头看着满脸惆怅的金,觉得有些奇怪。

 

而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靠近了安迷修,他见周围没人注意,掏出了手机递给了安迷修看:“安哥……你看下这个……是真的吗?”

 

安迷修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朋友圈,上面显示着最新一条。他还没仔细看id是什么就被那很明显的五角星头像吸引走了全部的注意力。

 

是雷狮。

 

可接下来他看到雷狮发的内容顿时有了想扔手机的冲动。

 

“没图没真相!我们最后的骑士先生竟然是这样的人!”

 

——而底下的配图是前几天他和雷狮放学回家自己裤裆没拉上去的图片!

 

原本乍一看上去,是安迷修推着自行车走在放学路上,配合着夕阳落山的背景看上去还有着一丝意境,再加上安迷修本来就属于耐看类型,可以说这算是街拍模板了。

 

可是仔细一看你就会发现,画面中的人下半身那没有拉上去的裤子拉链,里面黑色内裤全都暴露无遗。而且更可气的是!雷狮居然专门把那个部分圈出来放大特写,就是那种把羞耻点无限放大的感觉。

 

话说这朋友圈新说说题目搞得那么标题党干嘛!生怕没人看到吗?而且自己之前怎么还没看见?难道雷狮那个混蛋把自己屏蔽了?

 

安迷修让自己冷静了几秒,他将手机还给了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向几个同学示意自己有事先出去一趟,于是就冲出了画室。

 

画室里的几个同学看着安迷修冲了出去一阵沉默,但才一会儿,几个人就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他们急忙掏出手机给雷狮发消息打电话,内容无一不是“安迷修知道了”、“他到你这来了”诸如此类的话。

 

可其中一个人电话刚刚打通,他还没来得及说完,这才刚说出了安迷修的名字就听见了另一边安迷修喊雷狮名字的声音。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用听都知道了,大伙都十分默契地趴在窗户边看着楼下的两个人你追我赶。

 

哎,现在的年轻人的劲道就是大。

 

……

 

两个人“打架”的事情很快就受到了校方处分,但两人成绩还好,也不好用“不务正业”这样的理由来进行教育,况且男孩子小打小闹也很正常,要不是这两个人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影响面积太大,学校对于打架这种事情大概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虽然现在也是这个样子,安迷修和雷狮最后受到的处分也就在办公室现场写一份反思就好了。

 

现在是学校的午休时间,而两个人没有午休只能在办公窒里写着反思。因为学校中午有教师集体会议,所以办公室里并没有老师盯着两个人,雷狮这才没动笔写几个字,就把笔一摔,架起二郎腿一副大爷的坐姿仰靠在椅子上。

 

对面的安迷修看着雷狮不接着写了,也停笔看着对方:“我说,这才没写多久呢,你这个样子一个午休写不完检讨的。”

 

“本大爷的事情要你多管吗?”雷狮将头仰靠在椅子后背说着,语气不屑,完完全全地在鄙视安迷修。

 

安迷修这个人可以说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典范,平时为人处世行得端做得正,要不是遇上雷狮这一飞来横祸,他从小到大可以说会没有任何磕磕绊绊。

 

但是坏就坏在没有如果,两个人的孽缘从小时候就开始了。

 

安迷修有些不想回忆童年自己和雷狮经历的那些惨痛的回忆,一想起来就头疼。雷狮对自己的建议不屑一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也就没在乎那么多,该说的都说了自己也就接着写着自己的反思了。

 

雷狮见安迷修不反驳自己了,反倒觉得有些没趣,架着腿抖了几下他也就放了下来,重新拿笔开始写起了自己的。

 

两个人刷刷刷地写着,而对方的速度比想象中的快,安迷修这还没写完呢,雷狮居然率先写完放下笔示意。安迷修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雷狮,自己什么时候速度比雷狮还慢?他不会是乱写的吧?

 

“我有好好写,单纯写的检讨多了比你熟练而已。”雷狮看穿了安迷修的想法解释着,“所以说啊,下次就不要为了照片那么一点点小事来找我打架了,我倒觉得没啥,你看看你,啧啧。”

 

对方一提到照片的事情,安迷修火气又上来了:明明是对方做错的事情,为什么搞得一副自己做错了的样子!?

 

话说这件事情就是个意外,本来就是雷狮搞怪拍自己丑照,明明说好了会删掉的结果不仅没删还发到了朋友圈里……

 

算了,跟这个恶党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安迷修只能作罢。

 

 

 

03

 

“话说回来,安哥你到底和雷狮什么关系啊?平时就算打架了放学还一起回家……好奇怪啊……”

 

“啊金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就是那种表面竹马竹马,背地里老夫老妻的关系啦。”

 

食堂里人声嘈杂,安迷修听着对面金询问自己的时候正喝着汤,本来刚想回答对方,结果凯莉突然就插了一脚替他先回答了,可这回答吓得他差点把还没喝下去的汤给喷出来。

 

“不……不是,凯莉小姐你……为什么会那么想?”安迷修有些尴尬地问着凯莉。

 

凯莉倒是觉得没什么,她看着安迷修的眼神有着些许别的含义。可眼神也没持续多久,小魔女移开目光满不在乎地说道:“哎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本人还不知道啊。就连雷狮他都有所耳闻,没想到你一点都没有这方面的直觉吗?”

 

安迷修听着有些咋舌,他虽然知道一些别人谈论自己和雷狮的事情,但也没太往心里去。

 

可是被身边人当着自己面提出来还是头一次。

 

凯莉刚一说出来的时候,自己突然就做贼心虚反应过度,心跳登时漏了半拍,但很快他就调整状态回来。

 

最后他也只能笑笑缓解尴尬,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还没喝完的骨头汤:上头较为清澈,表面浮着几粒葱花,而碗底确实浑浊不堪,是骨头熬出来的碎屑和一些胡椒粉。

 

——就好像自己一样。

 

可金并不是很了解两个人的情况,他拉了拉凯莉想让她解释一下。凯莉在安迷修对面直接用脚踢了下安迷修示意,“说说呗,你们之间的爱恨情仇。”

 

让安迷修回忆他和雷狮从小到大的事情一开始他是拒绝的,毕竟有的时候想起来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机缘巧合下当了邻居,而双方父母又很投机总是一起聊天出去玩什么的。两个人除了从小学、初中,甚至高中都在一起以外,平时周末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美其名曰青梅竹马,实际上就是上辈子的孽缘。

 

因为两个人好好面对面说话的时间还不如两个人见面吵架打架来得多,你有见过从小打到大的青梅竹马吗?没有吧。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到了高中好像比起之前更加变本加厉,就比方说上次的照片事件,安迷修一想起来又想找雷狮说道说道。

 

“也没什么好说的啦,也就从小认识的邻居一起长大而已,但是关系也不好的啦。如果你们不相信也可以自己问问雷狮嘛。”

 

“嗯……你说的也对……呀,说曹操曹操到。”

 

安迷修顺着凯莉看着的方向,他看到了雷狮及其新闻社其它的三个成员正巧路过安迷修他们所在的位置边上。安迷修才看见雷狮,两个人就不知为何对上了目光。下意识地,安迷修就把头低下当作没有看见雷狮。

 

可雷狮却故意走到安迷修身后,用力地拍拍少年的肩膀说着:“对啊,我们两个人看上去总是打来打去,没想到我们是青梅竹马吧。”

 

他还故意将“青梅竹马”这四个字加重音,捏着对方肩膀的力道也大得吓人。安迷修保持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不会太崩,回手抓住了对方钳住自己的手,让他起开。雷狮倒也和安迷修较上劲了,毫不示弱地抓着他的肩膀不放,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正当餐桌边上几个人想上前说些什么,安迷修突然上脚就踹了雷狮的小腿,而雷狮他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套,就这么被正中目标的雷狮当即就疼得闷哼一声,上面也松开了抓着肩膀的手。

 

“安迷修你他妈……”

 

“啊抱歉有些用力过猛了。”安迷修胜利了,他回头看雷狮,看着对方受气的样子感觉十分好笑。

 

雷狮扯着嘴角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目送安迷修拿着空盘离开了食堂。

 

凯莉在离开的同时拍了拍雷狮的肩膀,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嘴里念叨着“真是可怜”也扬长而去。

 

“大哥……”卡米尔看着自己的大哥脸色有些不好试探性地询问着。

 

雷狮没有理会卡米尔,他抖了抖刚刚和安迷修较劲的手,目光一沉。

 

安迷修,咱们走着瞧。



04

 

其实安迷修也想过为什么雷狮老和自己过不去,可能真的像凯莉说的一样是三观不合,两个人明显不是一路人。

 

平时总是三天一小吵一周打一架,敢情这些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了。

 

如果可以,安迷修不太想这样,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两个人不吵架打架的话,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话题聊,严重一点甚至不会再有交集。

 

这不是安迷修想要的结果。

 

“哎,安大帅哥,在想什么呢?”

 

安迷修回过神来,才发现凯莉坐在自己的前面撑头看着自己。

 

因为一些事情,安迷修和凯莉要在学校整理资料,两个人一直搞到了全校都没几个人了,才把手头上的活搞完。原本他叫凯莉先走,可没想到她居然又折了回来。

 

安迷修拿着理好的书包准备起身,用行动告诉凯莉咱们应该回去了。可凯莉望着安迷修离开的背影没有动作,反而冷不丁地问了句:“安迷修,你喜欢雷狮吗?”

 

话音刚落,安迷修停下了脚步。凯莉盯着他的背影,只见少年稍微顿了顿回头回复凯莉道:“怎么又回到几天前的问题了,我不是说过了……”

 

“安迷修,你敢直视我的眼睛认真回答我吗?”凯莉依旧死死地盯着安迷修,比起之前食堂的眼神,这次的目光更加锐利,安迷修完全被对方给看穿了。

 

好像突然泄了气的气球,安迷修又坐了回来,他终于放弃了抵抗。

 

“……原来,有那么明显吗?”

 

凯莉听着安迷修终于承认了,有些没好气地回答:“也没有,虽然大家对于你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直yy,但是没有谁会真的相信你们是这样的关系啦。”

 

“当然,不包括我。”

 

凯莉在班里总是神神叨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能注意到一些别人没有在意的事情。她的人际圈很广,浪遍班级周围所有圈子,知道班里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自己是怎么被看出来的?

 

其实安迷修对于自己喜欢雷狮这件事情也感到奇怪,明明就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地,毫无征兆地,对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自己的心中挥之不去。

 

安迷修没有谈过恋爱,他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感受。平时虽然总是听班里女生谈论狗血言情小说的那些,什么情啊爱啊,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可自己从来没有真真正正体验一把。

 

他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喜欢上雷狮的了,也不清楚喜欢多久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或许是日久生情,或许是许久之后的一见倾心,安迷修觉得,不管是哪种自己都挺作践的。

 

喜欢谁不好,偏偏去喜欢雷狮。

 

人类这种生物往往都是这个样子,总是去奢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半夜臆梦。本来安迷修并不确定对雷狮的这种奇怪的感情究竟是什么,直到不知多久以前自己梦见对方把自己压在身下,说着轻佻的话对自己上下其手,就算明知道是梦,可那触及肌肤的感觉以及对方的体温都让安迷修难以忘怀。

 

青春期的少年做这种梦很正常,可如果对象是自己从小打到大的同性竹马,那就有点不太妙了。

 

少年当时并不懂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从春梦中惊醒的安迷修处理内裤里粘稠的已经有些凝固的白浊液体,已经是手忙脚乱了,哪还顾得上如何处理感情?

 

按照周围人的说法这是不对的吧……如果是女孩子还能说说,可对象为什么是同性,而且还是雷狮?至今安迷修还是没有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意识到了真实感情后,安迷修和雷狮待在一起明显不如以前自然和理直气壮了,自己怀揣着这点小心思不清楚该如何面对对方。

 

原本安迷修以为自己可以掩饰得很好的,可是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从那时起,自己的秘密速写本上除了平时的写生练习,不知不觉间多了好多雷狮的速写。说实话,安迷修没有雷狮的照片,可以说有也是凤毛麟角。相反对方因为是新闻社的社长,那部索尼相机就是他的命根子,里面倒是有很多他自己的照片。

 

——不过都是出糗的丑照就是了。

 

可就算没有多少照片,雷狮的脸在安迷修的脑海中十分清晰,只要他眼睛一闭,脑海中就会印出对方的面孔。等他再一回神开始画画,就可以很准确地重现之前见到对方的样子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每次直到画完,安迷修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羞耻的事情。慌慌张张地把速写本合上就不再去看自己刚刚画的雷狮了。

 

怎么办,整个人都变得好奇怪……这种奇怪的感情于胸腔中汹涌激荡,无从规避。

 

安迷修从那时起多想掏出心脏,赶走这一切纷乱的情绪。

 

可因为这无以言表的感情,自己就自顾自地沉下去了。

 

 

 

05

 

今天难得没有术课,安迷修刚一出教室门就准备找雷狮一起回家。

 

可这才刚到对方教室门口,迎面就碰到了准备离开的雷狮。

 

“雷狮?”

 

雷狮见来人是安迷修,在惊讶之余匆忙说了句有事去趟办公室让他先走,就跟着边上的学生干部离开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离开的背影感觉很奇怪,直到他询问班里的几个同学他才知道,雷狮这是又犯事了。已经不知道这是本学期第几次翻墙溜出学校了,这次还好巧不巧地被学生会的人逮了个正着。这下好了,又要去办公室喝茶了。

 

安迷修无奈却也毫无办法,他在教室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等雷狮回来一起走。

 

教室里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了,在他等待的时间里,外面原本橙红的天空也被阴雨笼罩,而在远处发出了闷闷的雷响,这是要下雷雨了。

 

安迷修打着哈欠,觉得困意席卷全身。再加上外边已经开始下雨,周围沉闷没有开灯的气氛顿时使自己的睡意加倍。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安迷修就趴在了雷狮的课桌上睡着了。

 

……

 

等到雷狮再回教室的时候早就过了放学时间,再加上外面下大雨了,空唠唠的走廊还回响着外面的雨声。

 

一回到自己教室,因为外面的雨天昏暗的看不清里面,雷狮刚想开灯整理一下离开学校,可却在闪电照亮教室的瞬间,他看见了趴在窗边睡觉的少年。

 

外面下着大雨,接二连三的闪电划破天空突然照亮教室,安迷修后背朝窗,正面还处在阴影之中。雷狮上前看着睡得正香的人,虽然光线昏暗,但还是掩盖不住少年姣好的面容,他枕着自己的左手,右手横跨桌面垂在桌边,就算外面雷声大作,也惊扰不了他的美梦。

 

雷狮无奈地看着安迷修,明明走之前叫他先走不用等他了,结果傻子骑士还真有奉献精神,硬生生等自己被教导主任训话半个多小时还不回家。不过是左右邻居,青梅竹马,还真当自己有什么当大哥哥照顾自己的义务吗?

 

平时两个人吵架打架,干的这些事情也不见得少了,这回是玩什么新花样吗?还是安迷修对自己认输服软?

 

说来也奇怪,自己就这么杵在对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却也没有想要叫醒对方的冲动,反倒是想多看看少年的睡颜……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有些吓到了,雷狮瞳孔紧缩,依旧看着安迷修。

 

有点适应教室内的光线,安迷修在雷狮眼中的轮廓越发清晰,甚至因为外面的雨声逐渐减小,他好像还听见了少年倾吐呼吸的声音。一撮一撮的[w1] 声响,并不是打呼而是口中在念叨什么……

 

雷狮弯下腰,靠近了安迷修的脸,想要去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可听了一会儿也没听清一个字,相反少年吐出的热气吹在雷狮脸上出现了丝丝水雾。

 

雷狮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升温,是刚刚安迷修吐出的热气,还是自己的内心又鬼使神差的作祟,他有些分不清了。他只是突然觉得,此时他眼中安迷修紧闭的双唇比他平时对自己喋喋不休时好看了几分,微闭微张,像是诱惑着什么。

 

人是很复杂的生物。明明很讨厌,却又在不知不觉被吸引着,就好像毒品一样,明知道有毒却还在被它的外表所迷惑,一旦沾染从此便万劫不复。

 

安迷修是自己的毒。他一直都知道。

 

只是不敢去承认,又或者害怕去承认。

 

平时也只会靠暴力解决问题,来缓解不能释怀的违和感。

 

渐渐地又靠近了,安迷修的脸在雷狮眼中已经快要失焦,他手撑着桌子,如同君王一样俯视着他,两人距离逐渐拉近,连他自己都是始料未及。

 

“轰隆——”外面又是雷声巨响,同时还有闪电照亮了教室。教室内温度骤低,远不比少年的唇温来的更加温暖。

 

双唇间似乎还遗留着少年刚喝的柠檬茶的清香,一丝苦苦的却又清凉的味道。

 

雷狮明白,他终究还是沦陷了。

 

自己想吻这个傻子已经很久了吧,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雷狮终究还是没有放过。说是乘人之危也好,小人之见也好,他全都无所谓。

 

自己这种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性格,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畏畏缩缩了。

 

全都要怪安迷修。

 

有的人曾经就说过,年少时分的一些事情总能让人回味一辈子。至少在雷狮心里,那个白衣少年对他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即使他难得搞得干干净净,整个人成天泡在画室里,还围着那土到渣的老式围裙,上面还全是那乱七八糟没有章法可寻的颜料,脸上手上也有着很多不知哪里来的污渍。可在他心目中,这个傻里傻气的艺术生,却始终是他相机里最长久的存在。

 

——他永远不会知道除了他的那些出糗的照片,雷狮偷拍了多少他在外速写,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的照片。

 

镜头里的男孩总是笑靥如花。

 

……

 

“淅沥——悉索——”

 

外面雨还在下着,安迷修和雷狮因为都没带伞,刚出教学楼就拿书包挡在头顶遮雨,两个白色身影就在小雨中快速穿梭着,裤脚边还有被脚跟甩起的泥巴和雨水。

 

雨才小了一段时间,就在两个人赶路的时间里又渐渐转大。因为大路边上全是植被,树叶积聚的雨水如黄豆般大小滴下,正好淋到安迷修眼角边,打得她措手不及。

 

“哎呦……”

 

安迷修被雨水吓得稍微叫出了声,抬头见雨势变大,他急忙拉着雷狮到一旁的公交车站避雨。

 

此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过了下班高峰期,公交车站也没什么人,两个“落汤鸡”就这么杵在雨棚下面直发呆,背景的广告滚动栏发出的光打在两个人身上。他们看着外面雨势加大,感觉回家的时间又要延长了。

 

“我说,安迷修……”雷狮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都告诉过你了不用等我,你看你等我一起回家不光我回不去了,你自己没带伞也回不去了……”

 

安迷修此时正拧着校服上的水,他听着雷狮向自己诉苦觉得有些气愤,转头看着对方有些力不从心:“我还没找你埋怨你倒先埋怨我了……我这不都为了谁!要不是你妈一天到晚和我说着‘我家雷狮不懂事,麻烦多照顾一下了’你以为我想?今天翻墙逃课还没找你算账呢……哎,你这个人啊……”

 

说罢就转头接着挤衣服上的水。

 

因为头又转了过去雷狮看不见安迷修的表情。不过听着对方老妈子一样的口气,还真是不舒服。

 

安迷修拧衣服的同时手臂还是很酸,因为之前等雷狮等到睡着,就这么枕着胳膊睡,压得都感觉胳膊不是自己的了。

 

他边除水边看着外面的雨帘,刚刚睡梦中好像也是这样的场景,自己躺着,不知道是在哪里,周围都是淅淅沥沥的雨声,雨水打在自己脸上,可自己却动弹不得,也抬不起手去挡雨。

 

恍惚间,人的身影立于自己之上,他好像打着伞为自己挡雨。安迷修看不清眼前人是谁,直到最后,朦朦胧胧间,他好像感受到了冰冷唇间一丝暖意,温热的水汽在唇齿间传递。

 

还没等他看清到底是谁,他醒了。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一边架着二郎腿的雷狮。

 

回忆起梦中的场景,安迷修忍不住脸红。或许少年没怎么做过春梦又或者青春期的性幻想,以至于如此场景每每回忆都是心跳加速。

 

除了之前关于雷狮的,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梦到这些事情了吧……

 

那感觉真的不像梦,安迷修感觉那触觉临近梦境与现实之间,难以分辨。仔细去想又得不到答案,少年只能就此作罢。

 

 


06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每年一度的校庆。

 

为了准备校庆活动,大多数同学都是忙里忙外,术班的学生也为了学校海报的事情共同准备着。

 

安迷修这几天都很忙,每天放学都很晚,回到家都已经是六点半多了。所以这几天他没有和雷狮一起回家,甚至课间都去美术教室,也没看到过雷狮。

 

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时间里对方出奇的平静让安迷修觉得非常的不自然。

 

暴风雨前夕总是平静的,越是沉寂无声,最后越是激涌澎湃。

 

安迷修这几天都快忙疯了,以至于他的速写本不见了好几天他才发现。要不是老师让他交一下之前速写作业他都没有发现自己本子不见了。

 

他哪里都找了个遍,书包、抽屉、画室里,他能想的地方他都去看了,可都一无所获。甚至他还去询问了学校里的失物招领处,可是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里面就是没有他的速写本。

 

安迷修从失物招领处走出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颤抖,实际上一般人看来没什么的事情,现在安迷修真的有些无所适从。那本速写本是自己的宝贝,上面大多都是自己那肮脏不可告人的秘密,应该埋在淤泥底部不应被挖出来的。

 

他不安地低着头,就算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可他也必须冷静下来。

 

往好的方面想一下安迷修,那本速写本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可他也不敢保证有人看了里面的画会认出这是出自他的手笔。

 

安迷修不敢去想。

 

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任何主意,无奈之下只好回教室再找同学打探打探。

 

可这他还没来得及在位置上重新翻找,安迷修就发现自己的座位上莫名其妙多了个信封。

 

他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是一张素描纸和一张便条。他仔细看着上面的静物速写。这张素描纸是他找了很久的速写本上的,上面是自己从前画的画!

 

他慌张地把画收起又打开另一张便条,那便条上用十分工整的字写着:“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放学一个人来一趟学校楼顶。”

 

扫完最后一个字,安迷修大气都不敢出。完了这下全完了,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对方是谁?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知道。

 

到底去不去赴约安迷修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不去对方会不会公开这个速写本……如果是这样的话安迷修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办法面对雷狮了。

 

权衡之下,他终究还是决定准时赴约。

 

学校楼顶的天台他常去,但都是和雷狮在上面约架。用雷狮的话说,他个美术生怎么打架那么厉害,用来描绘世界的手可不是用来打架的。

 

安迷修也就笑笑回应雷狮。

 

——这还不是因为你。

 

伴随着楼顶防盗门发出“吱呀——”的声响,安迷修到达了目的地。可那么大块平地,除了坐在那里的一个熟悉的人以外,他没有看见没有其他人。

 

他有些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自己再看看对方的背影他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那就是雷狮。

 

安迷修下意识地想转身离开,可他才刚准备转身,雷狮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直接大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他吓得停了下来,又慢慢转回身子,对方也已经起身走近了自己。可能因为自己做贼心虚安迷修不敢大动。

 

他看着雷狮手上拿着的,是自己的速写本。

 

安迷修此刻已经放弃思考了,全然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面对着雷狮。雷狮看着眼前的人这副样子真的是要笑出声。

 

“我说安迷修,我知道你画画挺好的,但我没想到你画真人也挺好……”

 

还没等雷狮说完,安迷修突然起身去抢速写本,雷狮立刻举过头顶,原来相差的身高在这一刻显现出来了。

 

举手捞了几下都没有捞到的安迷修一下子急了,另一只手直接上去准备朝雷狮的肚子打一拳,拳头还没有挥出去就被雷狮拿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给抓住了,对方还顺势将安迷修往墙边靠。安迷修还没踩稳就被对方用力按在了墙边。

 

自己的胳膊上蹭上了好多墙壁退下的石灰粉,安迷修也顾不上这些,他被雷狮强迫看着对方。

 

“雷狮,你什么意思?”

 

“你问我什么意思,我还没问你画了那么多我是什么意思?”雷狮盯着安迷修,想从他眼神里看出些什么,可是绿眸中除了自己他只看到了一丝没来由恐惧。

 

他在害怕什么?

 

安迷修不做回答,他眼睛低下不再去看雷狮。同时大口喘息想让自己冷静,可心脏却不自觉地加速跳动。

 

靠得有点近……

 

雷狮低头,拿着速写本的手把速写本压在安迷修耳边,盯着被自己禁锢的人低声说着:“安迷修,你是不是一直有些事情没和我说实话。”

 

“我没……”

 

“你喜欢我?”雷狮没等安迷修回答完又问道,安迷修听着脸色一下子惨白,嘴巴张了张结果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我……”

 

“你要是敢当着你画满我的速写本面前说没有你信不信我直接在这上了你!?”

 

安迷修本来想推开雷狮,结果就被对方这么一句话给吓到了。他脑子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雷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要上你,再说几遍都行。”

 

上了我……等下!哎?这和之前想的不一样??

 

安迷修这下有些不清楚状况了,他完全被雷狮的话给懵了一脸,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面前的人此刻凌乱的样子雷狮心情大好,他又靠近了一点安迷修,几乎要脸碰脸了。

 

“你喜欢我的事情被我知道了,所以我喜欢你的事情快点消化吧。”

 

“傻子骑士。”

 

……安迷修事后一直在想,人为何一昧祈愿着心中的渴求。

 

为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人求得心里安慰。

 

——而是为了让那份感情得到回应。

 


FIN

 

啊一直想尝试写点小甜饼,果然我这个写刀子写习惯的人真的写不好这种orz

希望能有评论啦......

顺便再捞一下质问箱,有什么想问的或者之前文章重新写哪篇都可以问

点我质问箱

本来说这个月没更新了没想到有稿子混更我爽到了

然后我就去考试了,期末还有学考加油!!!

评论(23)
热度(773)

=亦晨

“你的美貌不能空落人间,
我的羡艳还有谁懂?”
---寒山《刀锋》

『近期无手机不稳定,容易长弧,有事请私信』

本质杂食,但这里雷安only

日lof随意,但是❌禁止转载❌

© 冰镇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