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要的是我为所欲为,而你随俗浮沉。
头像@Ez 版图@TRIBEYE
 

《【雷安】【ABO】平行线 01》

Summary:逃避不是胆小怯弱,重逢不过是命中注定。

Attention:乐手pa,Alpha钢琴手雷×Omega小提琴手安,双方自以为是单箭头的双箭头

*希望看到最后有关于我想说的一些话*

目录:(番外二)

BGM:Ágúst

本章字数4.5k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回忆像是阴霾中的烟火,凝住眼泪才能看清轮廓。——《心空》

安迷修第一次碰小提琴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母亲很温柔的拉过他,给他看自己最宝贵的提琴,小男孩也是第一次见这个只听说没有碰过的乐器。母亲的小提琴是一把克洛兹,一把相对而言年代比较久远的提琴,棕色偏黝黑云杉木料琴面上打了油漆,琴身保养还算完好,琴码上面的琴弦绑得很紧,他想拿手上去摸摸看却被母亲拦了下来。

“小安,小提琴琴码上的琴弦是不能拿手来碰,你只能拿琴弓来拉。”

手背上是母亲的手,对方边说着边温柔的拉开自己的手。

即使当时他已经决定学钢琴了,也还是忍不住让母亲有空没空带着自己拉小提琴。

安迷修现如今拉着小提琴的时候他总能似有若无的感受到母亲带着自己学小提琴,那指尖尚存当时的温度。

“旅客们,飞机已经安全抵达A市,地面温度是19度,飞机还要滑行一段时间,请您在座位上坐好,拿行李时,请注意行李的开关,以防行李滑出……”

耳边传来机务人员熟悉的广播声,安迷修从睡梦中逐渐清醒。翻开眼罩望向窗户外面。

从英国倒回时差现在在中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除了指示灯和路灯亮着显眼窗户外边已是一片漆黑。

四月份的A市已经回春,照道理来说晚上并不是特别冷,刚下飞机迎面吹上来的风倒有些凉飕飕。安迷修拖着行李带上口罩就急忙下了飞机到大厅去。

就是A市本地人的安迷修原本能自己去找住所,结果丹尼尔说什么他毕竟是一个Omega这么奔波总是辛苦的,怎么说都要找人来接他,但是一到大厅周围吵吵嚷嚷,人流量太大安迷修根本看不清有什么人举着牌子找自己。不过根据对方的话来说他找了自己的老熟人来接自己应该会方便很多,但却又不告诉他是谁说什么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安迷修挤在人群之中,寻找着丹尼尔所谓的惊喜。

人总是那么巧的,安迷修才刚开始找人,他就在人群的空隙中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一瞬间,在他看见远处熟悉的黑发之后,周围的一切全都在那一刹那凝固了。

少年比起印象中的脸庞又有些长开了,比起年少的清冷感觉现在似乎更加成熟了一点。对方不耐烦的看着腕上的手表,好像因为等的人还不出现而生气。

安迷修下意识地想要喊出对方的名字,可刚要开口他却又选择了沉默。安迷修站在人群中远望着雷狮,脖颈上的小伤口在看到对方的瞬间有些隐隐作痛。

上一次他见到雷狮是什么时候?有四年了吧。安迷修自问自答着。

四年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唯独高中时期对方的脸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少年看着顽皮,可正儿八经的时候却又看起来那么可靠。正如现在看起来,那时候嬉笑打闹、玩世不恭的少年如今也已经长大了。

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前不知道是听哪个前辈说的,时间是磨平一个人心里的伤口最好的良药。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也没有必要纠结于多年前的事情了。安迷修咬咬牙,决定不再多去回忆以前的事情,他给自己打气说着没事,就迈开脚步朝雷狮走去。

雷狮好像也感受到了有人朝自己这边走来,一抬头他就看见了前面朝自己走来的安迷修。

对方看起来比自己想象中的瘦弱,栗色发色的少年带着口罩看不是很清楚脸,但是雷狮看着来人背着小提琴盒就知道就是安迷修了。原本肤色较黄的少年好像受到雾国的影响肤色变的有些苍白,明明天气不冷,可整个人被大衣包裹,人靠近了以后雷狮好像还感受到了一些似有若无的冷气从对方身上传来。

“来了?”

安迷修听着雷狮问着抬头拉下口罩看着,勉强自己微笑起来不会特别尴尬的回应道:

“嗯,到了。但我没想到丹尼尔找了你来接我……”

雷狮好像没有听安迷修回应什么,就直接穿过安迷修身边去拿安迷修的行李往大门口方向走。安迷修急忙跟了上去。

“我说为什么……”

“为什么来接你是吗?”雷狮说了安迷修想要问的问题,“是丹尼尔知道了我和你是高中同学,而且还是关系不一般的就专门找我了,说是什么不会让你太尴尬。”

……明明因为是你我才会尴尬好吗。

安迷修没有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而是顺着对方的来意上车让雷狮送自己,毕竟免费的车夫不用白不用。

晚上路上的车也不少,安迷修透过车窗看着周围驶过的车,玻璃上也在这一期间攒起雨点,慢慢的雨点越来越大,A市迎来了早春第一场大雨。不知是雷狮汽车里冷气打得过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安迷修感觉被吹得有些头昏,耳边还夹杂着车外雨声和车内雷狮放的爵士的声音,整个人更加心烦了。

“安迷修,说起来你为什么回来了?”雷狮突然冷不丁的问了这句。

“啊?”

安迷修回过神来听着雷狮问着自己,车外雨声太大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雷狮趁着红灯的时间又回头盯住安迷修把刚刚的问题又提了一遍。

“为什么突然回来?”

少年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安迷修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液,眼神飘忽不定的回答对方:“没……没什么,就是回来参加合奏比赛而已……”

雷狮像是认可了这个答案,目光又放回前方,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他一个油门车子又开出了几米。周边的路灯光照进车内,正好打在安迷修右耳的耳钉上发着紫光。

一路又无言。果然,安迷修不得不承认,现在两个人独处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气氛也是尴尬到了极点。他想说些什么缓解尴尬,可是话一到嘴巴口就又没有说出来,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

明明当年是雷狮的错才会搞得这么尴尬,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纠结啊!

安迷修还矛盾着,都没发现雷狮已经送他到了住所。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把安迷修吓得不轻,他刚想吐槽雷狮能不能好好停车,没想到对方先开口问道:“我说,你还有在弹钢琴吗?”

安迷修感觉今天的雷狮简直莫名其妙,不过四年没见怎么现在说话都阴阳怪气的。

“没有。你如果听过我在国外的新闻应该知道我一直疯狂练习小提琴拿奖,干嘛还要问这个?”

“那么,我们换个话题。”雷狮回头看着安迷修,目光像刀刃一样直戳对方,“这么几年你回国看过父母吗?”

回答雷狮的只有车外的雨声。

“……呵,你连梦想都舍弃了,现在连家人也舍弃了吗?‘最后的骑士’先生?”雷狮见安迷修不回话,说话的火药味越来越重。

“雷狮,我刚回国,丹尼尔找你来接我肯定不是让你来找我吵架的对吧。况且当年这事情之后我为什么不想回来,你自己对我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安迷修被雷狮说的火气也有点上来,因为情绪激动自己的信息素都有些控制不住了,“这个话题我们到此结束,今天晚了,谢谢你送我我先走了。”说罢安迷修就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这几年墓园都是我去打扫的,你回来了也好自己去了吧。”在关上车门的瞬间安迷修好像听见雷狮这么说着,他刚想回去问清楚缘由,可对方就直接驱车离开了。

安迷修撑着伞站在雨中看着雷狮车子离开,不禁感叹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遇上对方都是棘手的要死,雷狮从小到大做事情完全就是按照心情来,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以前如此,现在更是。

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做事情在想什么,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真的是一点也不明白。

第二天一早,安迷修顶着黑眼圈到了当地所在的凹凸大,都怪昨天雷狮和自己的对话搞得自己晚上根本没有睡好,原本不再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做梦梦到了……

同样的雨天,在同一个琴房里的两个人,整个房间充斥着两个人的信息素,一切的一切全都在雷狮扔掉自己的抑制剂以后乱套了……

安迷修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他急忙拖着行李照着手机上的地址找到了丹尼尔的办公室。

丹尼尔和自己家族里的长辈算是老相识,他想回国发展也是受到了丹尼尔的邀请才这么顺利,之后很多事情还是要依仗对方了。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在回国第二天就来拜访他。

等到达目的地,丹尼尔像是知道他要来一样,早就准备好了茶水一起商谈事情。

“说真的安迷修,我倒挺意外你居然马上答应我参加国内的合奏预选赛。”丹尼尔笑着喝了口面前的茶,“毕竟独来独往那么久,也没见你有过Alpha的合奏者。人都没有找到就回来参加比赛,你是准备在我这要人吗?”

安迷修双手捧着茶杯,里面热气飘散上来,他透过水汽看着对面的丹尼尔。大拇指不自然的搓了搓杯壁。

“算是吧,独来独往惯了,国外该拿的奖也都有了,也是时候回来发展一下了。”

安迷修再看看桌上的资料又说道:“况且你不都已经替我准备好了吗?”

丹尼尔顺着安迷修的目光将资料递给了对方,安迷修接过后随便翻看了几下,上面全都是一些学校优秀的琴手。当然,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都是Alpha。

这时,安迷修盯着一个蓝发少女的资料看了很久。这个叫安莉洁的少女虽然性别上标注的是Alpha,但是照片咋一看上去还柔柔弱弱的,不过少女的眼睛倒是看上去挺有力。安迷修好像感受到了目光透过照片穿透自己。这才没看几下,安迷修指着这个姑娘说道:

“就她吧。”

安迷修的眼光说实话也是不一般的好,对方现实可比照片上看起来有压迫感多了。

安莉洁在听了丹尼尔校长的话就直接来和安迷修见面,安迷修约了来人在学校的咖啡馆里。这个时段学生还挺多,安迷修才刚坐下点了一杯咖啡就听着门口门铃打开的声音,印象中的蓝发姑娘一下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对方看起来很高挑、落落大方,身着一袭藏青长裙。她也看到了安迷修,于是很自然的就坐到了安迷修的对面。

安迷修见着对方,便说明了自己约对方的目的。安莉洁听着也点点头,因为丹尼尔早就交代过,她也不是不清楚安迷修的底子。

“其实您不用这样和我说明,您在国外早就很有名气了,我能作为您的合奏对象是我的荣幸。”听完安迷修说完安莉洁对此解释道。

“不不不,安莉洁小姐你不用称呼我用您,太高看我了。直接喊我名字吧,不用那么拘束的。”

安迷修听着急忙摆摆手,安莉洁看着这位“小提琴王子”这幅囧样倒觉得好笑。比起传闻中说的像一个古板绅士,对女士彬彬有礼活像一个十六世纪的骑士,现在看起来倒是贴近生活得多。

安莉洁看了眼时间,等会儿她还有课程要上。于是和安迷修简单约好合奏时间也就阔别了对方。

安迷修本着咖啡还没喝完打算再滞留一会儿离开,咖啡厅里总会有音乐系的同学来演奏乐器助兴。他看着现在店中央放着一台钢琴,此时一位学生正在弹着肖邦的钢琴曲。

安迷修闭着眼睛听着这支熟悉的曲子,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以前他还没有学小提琴的时候也经常弹这首,雷狮也是。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人,似乎自己也没有料到他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眼钢琴的位置。

琴声依旧,暗色调的咖啡厅场景在眼中逐渐模糊,一切似乎都回到了那个月夜——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雷狮一个人安静的弹琴。

那天他听到了什么呢?

琴音扣开了回忆的大门,曾经没有想起来的事情突然就这么一股脑的全部出来了。它们像是冰山沉于海面下的冰一般慢慢浮出,原本模糊不清的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记忆中的那个晚上,整个楼道早就没什么人了,他走在过道里只听到了模模糊糊的琴声,是他最喜欢的肖邦。少年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等到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琴房门口驻足了许久。

琴房中那个不可一世的少年也一改常态,他没有打开琴房里的灯,只有窗外的月光照进充当照明。晚风吹进了几片早樱花瓣同整个人一起处在阴影中,安迷修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不清对方,不过耳边的琴声倒是清晰的多。

那天月光不是很亮,曲子也不记得弹了什么了,年少的少年只是在一瞬间记住了对方弹琴的样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切。

仿佛身在大海边缘,他听到了海鸥低鸣和淅索的浪声;仿佛在绿野仙境的最深处,他听到了白鸟的鸣啼和幽深的泉声;仿佛所爱之人就在身边,他听到了对方在耳边缠绵的情话。

那是安迷修第一次也是人生唯一一次突然发现,平日里称呼为“恶党”的那个竞争对手,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相反,他感受到了自己左胸口从有过的律动。

-TBC-

来大家!快点夸我!!我不光七号不咕咕咕我还六号提早发了!!我不是渣男了!耶!(群里不许再说我是渣男了!我这就去改掉咕咕咕的群名的群名片)

这个从我刚入雷安圈就打算写的连载一直拖到现在终于产出来了,灵感来源于两月的时候,四月开始摸索零碎剧情,大纲六月学考后摸鱼完善,到七月正式写完4.2k字完整大纲并且开始动笔,八月终于发了我也太不容易了(唏嘘)。总算是开始写了我最想表达的两个人的理想状态,理想中两个人是如何相处的,可以说这一篇连载我砸了很多心血在里面,并且和列表亲友约定了一些事情,希望能够完整写完这个故事,而且能够得到大家喜欢。

因为我七月底一直在写这篇存了很多稿,估计每三天定点晚上七点发送(当天更新不算进三天时间里)一直到八月底暑假结束,但是我不太相信lof定时发送所以还是我自己手动定点发送,我尽量那天准点发,欢迎大家定点捕捉我(?)

因为真的很喜欢这篇文真的很用心,每篇开头歌词用意,BGM都是听了好多选出来的(请大家务必开着BGM看文)我也埋了很多伏笔在里面,希望有人前后看能看得出来,能够有大家的评论!希望大家告诉我是怎么看这个故事的,欢迎评论砸我!我可以和你评论区畅聊(??)

其他应该没什么想说的了!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我爱你们(笔芯)

下一章:02 

 
评论(33)
热度(611)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