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我活得好悲伤,在雨中杀肖邦。
 

《【雷安】我曾经也想一了百了》

Summary:我并非无病呻吟,我只是做了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选择自己一了百了。

曲目:心经——王菲

其实就是大悲咒(我对阿梓有一万句mmp想说)

绝赞跑题选手,因为我这首实在是不知道写什么(……)属于只要我不说,你就肯定不知道我在写哪首歌;我一说是哪首,所有人黑人问号脸的类型(?)

于是假装深度也掩盖不了这是非常私设的短篇orz算原了前段时间写的轮回段子,也算交个之前写手热度挑战的200热度写个短篇……

真的是越写越觉得ooc,越来越觉得狗血,我真的放弃治疗了orz

!!感觉需要预警一下!!请务必看完看你是否接受再往下拉!!大概就是两个人年龄差很大,年上,安单箭头雷,有角色死亡!!重点标注!!而且不止一次!!是死亡轮回!!如果你能接受这个设定那非常感谢你点开看完全文!以及最后的ft!!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写明白我的意思!!我非常感谢!!


全文总字数1.28w+文后FT还外加有1.5k字没算进去……

如果ok请继续!


本故事送给所有拥有遗憾的孩子。

一直到现在,雷狮觉得做的最错的事情是对那孩子口是心非。

 

“我或许爱你,胜过爱我自己。所以我不愿去触碰你,每次都在欺骗自己,既然无论如何结局都是一样,那我选择不去在意,只要这样或许会好了。”

原本,应该如此。

 

00

开始,是烟熏味,和满目的火光。

口鼻中的刺鼻气息在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不明理由的消失了。等到雷狮重新开始大口呼吸时,吸入鼻腔的只有医院里浓郁的酒精味。

适应了边上的强光,雷狮勉强张开双眼。眼前的是那熟悉的楼层窗边,正前面的窗户还是漏着风,时不时有咯吱的声音;边上的绿色盆栽还没到开花的时候,最前台还是那个黑长发眼角有颗美人痣的姑娘。所有人都没有出事,都是一片忙碌的样子。

雷狮觉得可能是自己睡得有点久,后脑勺连带肩膀酸痛,他扶着后腰起身左右扫视了一圈后看了看头顶的时间牌。

2018年5月3日,下午两点四十二分。

雷狮眯眼看着和自己记忆中不相符合的时间,有些头疼的按着自己的睛明穴。感受到了周围的温度还有自己的穿着他倒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医院的电子钟也没有坏。虽然很像小说剧情,但他不得不承认。

他穿越了,好像还回到了过去。

不,并不是好像,这是真的。周围那么真切,手上的温感也已经回归了正常。

不然谁来和他解释下,他明明昏迷前还在这层楼的一片火海中,怀中还抱着那已经没有呼吸的棕发少年,原本自己以为要同他一起死了,可等到再次醒来之后却又回到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从前。

顺着记忆,他起身继续往前走,几个拐弯以后雷狮找到了自己熟悉的病房。原本可以马上推开房门可他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了一下,手指稍微抖抖后,他终于鼓起勇气面对之前自己没有敢面对的一切。

病房很亮堂,没有其他噪音。中间的病床上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吊着点滴看着窗外,窗外传来了晚春的鸟鸣以及楼下的人群些许嘈杂声。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少年回过头看着进了门的雷狮。脸上的诧然转瞬变成了五月春风一般柔和的微笑。

“……”

少年对着他说了什么,雷狮听得不是很清楚。

即便面对自己疑惑不解的表情,他还是对着自己微笑。

 

01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两个人一起生活。

掰掰手指头也已经走过五六年了吧,雷狮回忆着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

这孩子叫安迷修,他是十岁就被雷狮带在身边了。至于为什么要带这个孩子还是雷狮不负责任的爹妈突然甩了个屁大一点的小孩给他,说什么是捡到顺眼的孩子,好像爹妈都不在了于是就带回来照顾他到有能自己照顾自己的年龄。雷狮回想着,父母说是带回来照顾,结果到头来还是自己一个人忙进忙出,父母在丢完这个孩子就满世界飞了,要不是这两个人每个月记得固定给银行卡打生活费,雷狮还以为他爹妈早就把他和这小屁孩忘到西伯利亚去了。

安迷修十岁的时候雷狮已经高考完要读大学了,本着自己照顾不好小孩子,他倒是提前和安迷修打好招呼没有事就不要找他。不过这个十岁孩子确实比其他的同龄人不一样,没有意料中的惊慌失措,相反男孩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点点头说着我知道了。

因为开始了大学生活,为了照顾这个拖油瓶雷狮为此还专门租了个房子和安迷修住。不过好在安迷修真的还算争气,真的像约定好了一样没有事情就不会去打扰雷狮。开始几年雷狮更是觉得不是自己照顾这小鬼头而是这小鬼头照顾他。

比想象中小孩子的乖巧多了,有的时候和雷狮拌嘴整个人也好有生气。不过雷狮想着他还是喜欢早些年的安迷修,毕竟小男孩那时候最单纯,总是说着什么“我最喜欢你了”诸如此类的话,虽然听的人浑身鸡皮疙瘩但想着只是个小孩子而已,雷狮也就没太去在意。

相比之下雷狮因为早些年忙于学业,但实际上还是逃课的次数比较多而被安迷修逮到。到头来还被小鬼头教育叫他去好好上课可以说很搞笑了。

虽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小打小闹居多,但这几年的相处雷狮对安迷修还算是温柔的了。所以就算再心大他也很快发现安迷修身体并不是特别好,有好几次吃饭的时候安迷修揪着衣领脸色有些苍白他也觉得不对。即使这孩子总说不能太麻烦他,他还是觉得不行就抽了个时间带着安迷修去医院看看。医生给安迷修拍片了以后神情有些严重,为此专门找雷狮单独谈了话。

即使是过了那么多年雷狮关于和医生的对话还是那么记忆犹新,当时老医生神情严肃的推了推眼镜,摸索了下手指对着雷狮低声说道:“这孩子,是不是经常胸闷气短?我原来就在想他是不是心脏不太好,这一看果然啊……”

雷狮盯着那看不懂的片子,继续听着医生说着,虽然大多数专业术语雷狮听不懂但他还是能听出来情况并不是很好。

“……这些情况也只是现在的,我接下来要和你讲之后的一些事情,哎小伙子我刚一直忘了问你,你是那孩子什么人啊?”

雷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于是这才想起,和安迷修过了这几年他一直没有问过头上的自己父母——安迷修的亲生父母还有其他的亲人怎么样了?

……

“医生怎么说啊?”

出了诊室房间安迷修抬头问着拉着自己手的雷狮,而雷狮像是没有听见安迷修的话一样还在想着刚和父母通话的事情。

或许是自己没有太上心以至于过了那么久才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少年不耐烦的抓着头,他是第一次主动给爹妈打电话。长途电话在“嘟嘟”很久了以后才被接起,母亲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边传来。雷狮吞了口唾液,终于开口问起安迷修的事情。雷妈妈那边似乎是晚上很安静,她也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他是被遗弃了。”

“遗弃?”

“对。”雷妈妈没有料到儿子在带了人家小孩那么久才想起问这些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准确来说是自己主动选择被遗弃。我和你爸遇见这孩子是在我们上次去日本那次,捡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凳上,脖子上挂着一个木牌子写着‘養わせてください’,哦翻译过来就是请收养我的意思。我们和他说话他是听得懂中文也说得来的,可能家里人里有中国人吧。你也知道我和你爸这方面心很大,看着这孩子就像一见如故一样就给你带回来了。”

“……这就是你们不管事叫我当爹又当妈带孩子的理由吗?”

雷妈妈听着突然噗嗤一笑,但被雷狮提醒想起了安迷修是被遗弃的突然语气又变得严肃了起来:“也没有啦,雷狮你别往这方面想。说起来这孩子被检查出来有先天性心脏病或许他独自在外我能明白是为什么了,也许是家里人养不起吧,不过说来奇怪我和你爸问着这孩子怎么回事,他说是自己出来希望被好心人收养,他父母养不起他之类的。他那时才十岁呢,我根本没想到一个小孩子居然能自己说出这些话。”

雷狮听母亲评价着这件事,想来安迷修应该是有亲人在日本但是因为一些原因遗弃了他(或者说是这孩子自己主动出来的?),想再回去找来商量病情估计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到头来还是要自己和安迷修商量。

安迷修拉了好几下雷狮的衣角他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叫他,男孩有问着自己怎么样了雷狮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脑袋瓜转头想了很久,他半蹲下来摸了摸孩子的头表示安慰,原本说不出违心话的人此时此刻也有些为难。

“啊,没事没事,就是身体不好你需要多休息,别想多了啊。”

最后模零两可地说了这句,安迷修点点头当作相信了一般,笑着拉雷狮说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啊又是这个表情,无忧无虑什么都不多想的表情。

雷狮果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02

安迷修也在长大,雷狮也快大学毕业了,原本是可以读研的好时候,结果这孩子忙着和他的狐朋狗友开黑玩乐哪有什么心思读研。爹妈还在全世界的跑,学期末了也就给雷狮打个电话假装问候一下就又没了踪影。

因为这几天没课雷狮常在家,安迷修的接送他无聊也常去走走看看。男孩每次见他倒是真得开心,每次放学见着他就拉起小手说着去吃烧饼。于是每次放学回家最快乐的时间是一起拿着热腾腾的烧饼边啃边回家。

“噢说起来雷狮,我又要开家长会了,这次还是你来吗?”

这次放学还没来得及买烧饼,安迷修突然拉着书包问雷狮。

雷狮惯例性的点了点头表示他去,他看着安迷修听着眼神又暗淡了些许。

“我父母……他们还是不肯来找我吗?”安迷修突然低语,雷狮一直以为他并不是很在意父母的,没想到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雷狮也不清楚应该怎么说。

虽然本人并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但还是照例安慰了几句:“哎……你就不要想多了,既然都选择了自己出来这么多年了都没来找你肯定是已经忘了你了,你就不要去想他们了。”雷狮每次和安迷修讲道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反正有我在你怕什么!”

明明是成年人说话突然好小孩子气,这宛如我是山大王我罩着你的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迷修虽然年纪不大但还是听得懂雷狮的意思,不过孩子还是孩子一时之间放不下自己父母的事情,但此时此刻拉着自己长大那么多年的大人都那么说了,他还是选择开心点。拉着对方的手不自觉得变紧,安迷修就强拉着雷狮跑起冲到烧饼摊位那。

果然无论发生什么,安迷修一直觉得在雷狮身边最安心。自己非常感谢在日本的时候雷家夫妇愿意带他回中国,远离日本那充满不堪回忆的地方。

记得好久以前,安迷修上课的时候老师就问过所有同学自己最亲最喜欢的人是谁。大家虽然快初中了但总得来说都还是小学生,教室里很快就形成了一片吵杂。有的说明星,有的说自己的亲人例如父母之类的,有的说着自己所谓的男女朋友什么的惹人啼笑。

正当有人询问安迷修你喜欢谁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雷狮的名字。

“雷狮?他是你什么人啊?”有个好奇心强的同学发出了疑问。

“雷狮啊。”少年念叨着对方的名字,用着稚气的笔画写着这个人的名字,展示给他的同班同学看。

“雷狮就是从小照顾我的雷狮啊。”

安迷修是这么说着他和雷狮的关系的。

这种感情是由内向外的,没有任何杂念的,只是很单纯的依赖感。那几年安迷修是那么定义的。

但每次拉着对方的手,透过手心和手背传来的体温都在告诉安迷修这个人是自己这几年对自己最好的人。

虽然严格来说安迷修的滤镜太重了,因为雷狮经常夜不归宿带安迷修的次数屈指可数。可维唯独有空的几次却对安迷修太好了,小孩子本就单纯没有多想,原本还记仇对方不陪自己,结果就因为对方回家带好吃的给他给打消的得烟消云散。

有的人总会记得对方的坏,但安迷修明显属于反例。

童年记忆最深的时候全是和雷狮度过的,记得最深的也是雷狮这个人。

小男孩第一次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故意靠近了对方,即便知道了雷狮瞒着他心脏不好的这件事安迷修也没有怪他。相反那天意外找到自己的病例,拍片上心脏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比起正常人少了一小半块心脏。安迷修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失措,相反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同常人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会有这份安全感呢?

从前父母对着自己说自己少了一部分就是不吉利原来指的是这里少了一小块,安迷修上手抓住了胸口心脏地方的衣服突然有些喘不上气,胸口也有些胸闷抽搐。可突然想着一直照顾自己的那个人,整个人突然就好了。雷狮就像救心丸一样屡试不爽,每次都有用。

安迷修笑得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同别人有什么不同。

他缺少的一小部分早就被雷狮给全部填满了呀。

 

03

有人说,心意就像液体一样,在你毫不留神的情况下就擅自流出,等到你发现的时候它就自顾自地将杯子全部灌满了。

可满杯的爱意没有人接受到最后只能全部倒掉。

液体没了,杯子也空了。

虽然安迷修一直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有的时候人就是喜欢妄想不是吗?所以少年也不会因为一时激动表露了自己的爱意。

“你说什么?……安迷修你没睡醒吗?”雷狮坐在餐桌的另一边,嘴巴里的饭还没有吞下去突然听见安迷修说着奇奇怪怪的话,他还觉得自己是幻听听错了。

而安迷修却觉得没什么,他又重复了自己刚刚的话:“我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不不不你等一下……”雷狮现在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也没有睡醒,他上前摸摸安迷修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还在判断两个人是不是都发烧了。

安迷修倒是比雷狮认真得多,他推下摸在自己额头的对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让雷狮感受。

“我没骗人,请你相信我是很认真的。”

从头到尾散发着“我很认真”的气息,雷狮终于有点明白安迷修的意思了。

“你……喜欢我?男人对女人的哪种?还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

雷狮觉得傻逼是会被传染的吧,不然怎么问出了这么傻屌的问题。

但安迷修比起雷狮还认真地回答说:“是男人对男人的喜欢。”

我不是那个意思……雷狮内心无力地吐槽道。

不等一下这不对吧,这孩子怎么回事还没成年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差错,安迷修突然就对雷狮表露真心,少年看起来是做足了准备但雷狮可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啊。被告白的这人甚至在对方等他的回复的时候思考,安迷修是因为自己忘了性教育而导致出现了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了吗?

迟疑了许久,他终于拉着刚对自己告白的少年的手将他放下。吸气叹气都不对,雷狮明明答案都已经在嘴巴口了,却迟迟没有说出来。

安迷修的手还被自己拉着,他能感受到对方在浑身颤抖,谁都知道他有多紧张了。

“安迷修,你还小……有些东西你不懂你可能误会什么了……”

雷狮只记得他当时对安迷修这么说了。

安迷修听着雷狮的回答眼神一下子从刚刚的炙热回归平静,原本以为会更加伤心或者难受的哭出来,可全部都没有。对方太冷静了,安迷修盯着雷狮看了很久突然嘴角一笑,对他深深地鞠躬说了句“对不起”。

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

可是雷狮没有问出口。

在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异常微妙了。

安迷修好像下意识地躲着雷狮,原本雷狮说要来接他也被对方一口回绝了,说以前到现在都麻烦对方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虽然雷狮知道真实理由并不是这个但他还是没有揭穿他,这大概是给那个孩子最好的答复。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但两个人即使同居关系也大不如前了,因为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很难收回。甚至雷狮没有想拉开距离,但是安迷修却始终在和他保持着距离。

所以一直到后来安迷修因为身体原因去医院定期治疗雷狮也是后期才知道的。

本来安迷修身体的问题都是雷狮在打理,不过几年下来安迷修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可以自己来,于是病历卡就在雷狮的不注意下转交到了安迷修自己的手上。

如果不是雷狮每年例行一定要带安迷修去医院做检查他还要瞒自己多久。

病历单上厚厚的已经诊断过的好几次的文字又不能作假,雷狮拿着病历问着安迷修,你什么时候自己来看病的。可对方没有回答。

这或许是安迷修第一次拒绝雷狮,对方听着也很恼火。他自己翻看着病历仔细辨别着医生龙飞凤舞几乎无法认出的文字,他还是看出了“心脏”这两个字。

果然,去医院这么多次还是因为这个原因。

雷狮双手捏紧了病历朝着坐立不安的少年吼道:“你现在胆子也大了!?自己到医院做检查都不和我打报告了是吗?”

安迷修还是沉默。

雷狮可不记得自己养了个闷葫芦,他起身拉着安迷修的衣领想打一拳但又觉得不对,现在安迷修也快要成年了有些事情自己做主了也没什么错,是他自己没意识到眼前的孩子已经长大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到最后两个人也没达成共识,正好检查医院下了通知书安迷修选择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少年看着终于松了一口气对着还不在状态的雷狮说着“终于不用再麻烦您了”。

那时候雷狮似乎没有意识到,安迷修并不是因为被自己拒绝而选择保持距离。而是因为他的回复而选择恢复到原本应该有的关系,仅此而已。

早在一开始雷狮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自己的爱全都是安迷修所给的。

 

04

全部都像是安迷修计划好的,自打他自己在医院疗养雷狮就更难见着他了。就算病房知道是哪间,但安迷修就像是有雷达一样,每次在他来的时候就出去做别的治疗或者下楼散心去了。雷狮找他堪比找总理一样难见。

好不容易见着人了,安迷修一副“我很好,你已经见这人了你好走了”的态度面对他,雷狮总觉得火大。

自己还不是因为关心才去看他,不然他才没有吃饱了没事干天天找不到人还天天坚持来医院打卡,前台的护士小姐姐都已经记住他了。

但就算安迷修每天“不见客”雷狮还是照例在他病房呆很久照顾妥帖好一切才离开。有时安迷修无聊说着些有的没的雷狮也下意识地搭腔。

年轻人的脑子里也不知道装这些什么,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甚至雷狮听见安迷修有问着自己到底爱不爱他诸如此类的话。雷狮也很是头疼忙忙答应说着爱的爱的,然后安迷修就问雷狮,那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得了,话题又回归到一年前安迷修告白的时候了。

“我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爱指的是什么,难道不是吗?”

“我知道啊。”

“那你干什么……”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继续问你啊……”安迷修回答的理所当然,“让我自己欺骗自己都不行吗?”

雷狮每次都是因为安迷修说了这些类似的话最终因为接不下去才离开,久而久之他待在医院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虽然每天还是定时打卡去就是了。

其实自打安迷修住院后雷狮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没教育好这傻孩子才导致今后这多事情解决不好,现在都已经在说胡话了。(至少雷狮自己这么认为的)

但他还是归结于因为青春期男孩子总是会胡思乱想的没有特别注意,他所在意的只有安迷修心脏的问题,因为与常人不同的心脏,自然整个人也与其他人不一样。但或许因为先入为主,以至于雷狮到后来发现安迷修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也是到很后来才发现的。

好像关于安迷修的很多事情,雷狮都是后知后觉的。其实很多时候雷狮自以为他了解安迷修实际上并没有,安迷修或许并不是雷狮所想的那个样子。

不然在雷狮接到医院电话说安迷修偷了打火机放火他都不敢相信。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见着长大的孩子会有一天脱离原本的纯真善良,一夜成为恶魔。

等到雷狮赶到医院的时候消防员也刚刚赶到,来的警察和消防员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让外人靠近准备营救。可是雷狮听着他们的话放火的人还没有出来就不顾阻挠,直接冲进了事故地点。大火烧的只有安迷修所在的那层楼还没有蔓延到楼上楼下,不过近在的几楼早就被黑烟吞噬。雷狮捂住口鼻艰难的前进,等到了那楼层早就是一片火海了。

而罪魁祸首就靠坐在前台发愣看着天花板。

雷狮已经不去管周围的黑烟,一个箭步上前就拉住安迷修打算带他走。但是少年很无力的抓住雷狮示意对方自己不走。

这又是搞什么?现在是你耍赖的时候吗?

火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朝雷狮这边蔓延过来,雷狮顺势拉过安迷修拥入怀中就往一边到下。整个人因为惯性撞在了墙边躲过大火。

雷狮即便如此也大气不敢出,生怕吸入过多黑烟昏过去。而怀里的少年不是很安分,他抬头看着来人是雷狮好像有点意外,他又低头不语,尝试着拉拉雷狮的衣领问着,你为什么要来?

“哈?我接到电话不来才奇怪吧。”雷狮不耐烦地回答,“你别说了我这就带你出去。”

“出不去的。”

“哈!?”

“我说出不去的!我不甘心啊!就算出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吗!?”安迷修也不管周围的黑烟对着雷狮怒吼。

“我早就出不去了你不应该一直都知道的吗?事到如今我终于鼓起勇气寻找解脱你为什么还要来你为什么还要来!!”

“你不要来……不就好告诉我我没有做错不是吗……我不就好放心离开了吗……”

雷狮好像听不清安迷修继续说些什么了,安迷修的声音越变越小并且逐渐消失雷狮也管不上那么多了。火已经越来越大了,原本的出口早就被封上,耳边除了火声他根本就听不见其他救援的声音。

心里在一瞬间归于沉静,一直到死还是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心意。雷狮抱紧了怀中的少年将头埋在了对方的肩膀上,本来的洗发水味也已经全是硝烟味了,可他也不去在乎了。

我到底要拿什么去回复你所永远得不到的爱意啊。

 

05

于是,如果时间能重来,那么你想去改变一些什么呢?

轮回说这种说法最多只是老人所相信的东西,甚至是回到过去,虽是很多人都有想要改变的一些过去,但现在又有几个人会相信这真实存在啊。很多人都希望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这种东西,可一旦真的实现了才会发现。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现状。

故事的结局你已知晓,可是岔路太多,你迈开了不同的脚步就已经触发了蝴蝶效应,你根本无法知晓你所想要的正确道路在哪里。

雷狮再次见到安迷修有些感慨,都已经鼓起勇气再推开病房门面对他却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爱啊情啊这些东西被世人说得神神叨叨,真正遇上了反而百思不得其解。这也许就是为什么雷狮在第一时间无法理解安迷修的原因吧。就算是经历了生死他也还是无法理解对方,所说的解脱如果就是放弃自己的话那他开什么玩笑!

虽然不知道下一步具体怎么样,雷狮还是决定守在对方身边避免二次放火。但很明显本人忘记了什么叫做蝴蝶效应,你所以为的路并不是真正正确的路。

就算天天熬在医院里几乎快要寸步不离,安迷修整个人的状态还是不对劲。少年还是躲着雷狮,依旧说着奇怪的话。

“你有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我特别矫情啊。”

雷狮一次在医院的林间长廊上找到了对方,安迷修手上拿着一片枫叶树叶,现在还是夏天叶子是绿的,很明显是对方自己摘下来的。

雷狮一屁股坐在安迷修的身边,也没马上回答对方。安迷修见状将叶子递给雷狮,他接了过去。

“这片树叶不是我摘下来的,是它自己被风吹下,我看着好看就捡起来了。”安迷修看雷狮没有扔掉叶子继续说道,“它们没到时间就自动掉落,这也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如果没有好心人捡起它们只会自己化作养料就此尘归尘土归土。”

“但是就算被人捡起不好好爱护它终究也会自己枯萎。”

“雷狮你根本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至少现在你不是。”

少年伸个懒腰起身离开,挥挥手说去例行检查了叫他不用跟上来。雷狮还是选择尊重他,可没想到这一离开就又是最后一面。

有些东西就是求不得,念不得。就像安迷修对雷狮说着“对不起我喜欢你,真的很抱歉”;就像雷狮想阻止安迷修就此消失还是百密一疏。

就好像现在叫他签病危通知书的时候他也是无法释怀的。

“我早就走不出去”不是单纯的被感情困住的那个意思,而是身体比起感情先枯萎根本逃避不了。安迷修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东西释怀解脱你说的倒是轻松,即使身体已是残灯末庙结果到死他也没有放弃雷狮。

至死不渝的爱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但,是这样的吗?

医生推着安迷修前往手术室的途中雷狮一直在,他罩着氧气瓶眼睛紧闭,眉头微蹙,即便如此安迷修的手还是紧紧拽着雷狮的衣袖不放。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不停地叫着对方的名字渴望得到回应。

可对方什么都没说,他好像听不见雷狮在叫他。好不一会睁开眼睛看着对方,安迷修也没有回应,相反就将手松开了不再拉着雷狮。

被松手的瞬间安迷修进了手术室,门上的手术中大灯亮起。

雷狮看见了,安迷修是自己松开手再自己握紧的。并不是失去意识的松手。

是他被安迷修放弃了。

 

06

等到雷狮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并没有靠在手术室的外面,而是趴在了安迷修的病床上。上一秒还昏迷的少年现在好好的睡在床上不安地动着。

雷狮大气一舒,他拿起手机看眼时间。果然没错他又重新回到了安迷修没事的时间了。

他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安迷修,起身离开了对方走到了窗边。现在还是凌晨五点,天灰亮着,太阳好像准备要升起来了。

一切又回到了起点,雷狮就好像在打游戏一样,就算GAME OVER了还能读档重来。所有的问题节点似乎都在安迷修身上,这也和雷狮最初的目的一样,希望安迷修活下来。

但是当雷狮从医生那了解到安迷修的身体状况他才发现他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安迷修心脏衰竭根本医治不好,一年多前他因为学校体检就查出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和雷狮说,而是自己例行来医院做检查,用着雷家夫妇给他自己的钱想自己解决问题。

是在和自己表白之后。

有的人,有些话不会说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说。但是有的时候总会因为什么事情开口,可一旦说了却反而自乱阵脚,全都是兵荒马乱,遮遮掩掩的还是解决不好事情。

时间点全部都对上了,似乎合情合理,但还是哪里不对。如果全都治不好救不了安迷修岂不是一直死循环,雷狮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难道要自己答应对方才算那孩子没有遗憾吗?

自己对那孩子真的一点爱都没有吗?

雷狮并没有否定,如果真的不爱他何必那么拼死拼活的。但是要他回应对方他实在是做不到,他并没有像安迷修爱自己一样爱对方。即使他回应不了对方的爱他也不希望这人就这么被身体压垮,这么不甘的离开。

明明你自己都不甘心那么为什么,你要选择放手呢?

答案安迷修是不会告诉雷狮的,只能他自己去寻找。他就这么守在安迷修身边想要多看看对方,好在对方比起前两次躲雷狮的次数倒是少了一点。他天天看着安迷修倒也不觉得腻歪。

他等着安迷修又去例行检查的时候又去了安迷修之前去过的林间长廊,想着少年之前对自己说的话还是没有办法释怀。现在还是夏天的时候枫叶没有变红,郁郁葱葱的惹人怜爱。晚夏的风比起先前总是犀利的多,就像安迷修以前说过的,总有些叶子不是自己控制的就脱离树枝被风刮落下来。雷狮见着就上前接住了迎风吹下的树叶,他看着它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毫无头绪的就准备将树叶放进衣服口袋里。

可这才刚伸进口袋,雷狮就发现了不对。原本应该什么都没有放的口袋他摸到了别的东西。

——是之前安迷修给自己的叶子!?

对,就算那叶子已经变红了但是雷狮没有记错,这就是上一会安迷修给自己的叶子,被虫咬的地方也一模一样。

你是在告诉我什么吗?雷狮看着那叶子端详了很久,原本绿色的枫叶不知为何没有枯萎反而自己变成了红色,他同雷狮一样一起跨过了时间的束缚发生着变化。

“但是就算被人捡起不好好爱护它终究也会自己枯萎。”

“雷狮你根本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至少现在你不是。”

安迷修的话突然就出现在了雷狮的耳畔久久没有离去,他后退几步看着边上安迷修曾经坐着的长椅,少年仿佛还坐在上面看着自己。海绿色的眼眸闪着异光,他还是对自己笑着,说着我喜欢你。

少年眼中全是对方一个人。

如果这份爱能够诉说的话,此时此刻你又在想些什么呢?

“雷狮?”

他听到了身后有谁在叫自己。

安迷修侧着头喊着雷狮的名字,似乎没发现雷狮想着一些小心思。他走上前看着对方,雷狮急忙将枫叶塞回口袋回应了安迷修。

“我说你今天五六点有空吗?”

“你能不能陪我看一次日出?”

这或许是在告白被拒以后安迷修第一次向雷狮提出请求,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是雷狮还是答应了对方。但是安迷修和他约定的地点并不是病房而是顶楼的天台,那里视野确实很好很适合看日出。

早在雷狮还没到的时候安迷修已经自己去了那里。等到雷狮上去推开大门就看见了邀请自己的人已经坐在了最外边的台阶上看日出。现在天已经蒙蒙亮,安迷修的背影被光照着看得不是很清楚,他喊了一声安迷修的名字,对方有了反应也就站起了身回头看了眼自己。

第一次,雷狮觉得安迷修这样的高大,他站在天台的台阶上突然张开双手面对着楼外的一切,他就仿佛一只随时准备起飞的飞鸟一样对着外面大声吼。

他是最纯真的年龄,做着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

“雷狮!”安迷修转身看着雷狮,逆着风喊着对方名字,高楼的风有点大吹动着他的头发,稍微遮住了他的脸颊。

“我一年前说的我喜欢你我还算数,我想了一年我还是喜欢你!真的非常谢谢你!”

安迷修喊着,听着语气真的很开心。

雷狮觉得安迷修站在边缘乱动有点危险,他上前朝安迷修伸出手说道:“外边危险!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先下来!”

安迷修没有说话了,他还是面带微笑的向后走着,再后退下去那就快要直接掉下去了。

“说起来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生病的事情是我的错,还有很久以前趁你不注意头吃你的烧饼也是我,还有好久以前考了不及格偷偷自己签名的还是我!这些我都瞒着没有告诉你我真的很对不起……!”

他在说些什么?雷狮想不通。他继续上前对安迷修伸出双手叫对方下来外边危险,可安迷修依旧无动于衷。

他说完了一堆自己瞒着雷狮的事情后故作思考,之后又笑着说应该没有了。少年还是保持着微笑,他深吸一口气,又接着对雷狮喊道:“我谢谢你在我仅有的年纪选择去爱,我第一次认识到了自我,即使永远都没有回复但是对我来说已经够了!所以真的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

“最后对你说声抱歉,抱歉打扰了你那么长时间一直陪着我看病,我知道自己治不好的还拖累你真的对不起!我不愿意就这么窝囊得孤孤单单的死在手术台上!所以啊!至少死得轰轰烈烈吧!”

安迷修最后的“吧”刚说完,就好像鸟儿终于张开翅膀选择飞翔,在雷狮眨眼的瞬间纵身一跃,衣角在空中飞舞,少年仿佛做了此生最勇敢的事情。

雷狮见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跑起上前追上对方,身体比其大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他抓住少年一起到了半空中,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抓。就这么的,两个人同时掉了下去。

完全没有思考的,雷狮还是抓紧安迷修不愿意松手。他对着安迷修喊了一句可是还没喊完世界就突然一片漆黑了。

扑通……扑通……

他好像听见了自己心脏在不断跳动的声音。

 

07

在那掉落的零点零几秒的瞬间,雷狮突然就想起了安迷修很久很久以前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我并非无病呻吟,我只是做了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选择自己一了百了。

安迷修选择了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而自己呢?却好像还是在选择逃避。

孩子左胸口的心脏明明缺少了一块可他还是选择了去爱,而自己却一直选择了逃避,这又是为什么呢?

雷狮靠在病房门外的墙边,从口袋中又掏出了之前的枫叶。枫叶还是红的,就是有些红的发黑,是属于那种几乎快要枯萎的类型。但是还好,还没有枯萎。雷狮对自己说着。

他在回到过去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后马上去找了安迷修,在对方一脸茫然的状态下他抱住了对方没有松手。安迷修似乎也被对方吓到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雷狮生平第一次真心给别人道歉,而且那人还是安迷修。怀中的人被突然抱住就算对方拒绝了自己还是那么喜欢的人,整个人一下子就控制不住脸红,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

可接下来对方又松手和安迷修拉开距离,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或许听着很可笑但是我也许……”

也许比你想象中的珍惜你,甚至热爱你。

安迷修像是有读心术一样听懂了雷狮的话,像是原本的拒绝突然变成了回应实在是不知所措。他还想要对雷狮说些什么,可就在下一秒雷狮对他说着:

“所以,能不能请你不要再继续喜欢我。”

……

“所以说,我为什么不能去喜欢你,你也为什么不能去爱我?”坐在病床上的人问着。

“我爱你啊,安迷修。”坐在床边削着苹果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爱?也从不牵我手,拥抱我,甚至不愿意亲吻我?”对方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雷狮手中的刀停了下来,红苹果的皮因为停顿就挂在那里,雷狮透过白银的刀子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眼睛仿佛已经干枯的沙漠,望不见那一叶绿洲。

所以说为什么呢?

你已经在我眼前消失了三次,接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消失,所以我选择告诉你我爱你但请你不要再去爱我。这对你而说就像枷锁一样太沉重了。

雷狮逐渐明白了安迷修和自己究竟被什么束缚了。他也明白了究竟该如何去爱。

——因为我不希望我会去留恋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爱抚,亲吻,关于你的一切对我而言终究只会烟消云散。

——并且每次回来继续看你在医院的病床上,停止了最后的心跳。

我或许在一开始,就没有意识到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雷狮,你后悔吗?”

雷狮闻声抬头。

安迷修撑着头看对方:“我是指你开始去喜欢我,明明没有任何必要的。”

或许确实没有必要吧。雷狮自己这么想着,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怎么我喜欢你你还又开始嫌弃我了吗?”雷狮说着将苹果递给对方,“吃你的吧,别多想了。”

安迷修听着脸颊有点红,他看看雷狮想着对对方说谢谢但又觉得不对。转念发问道:“我说,你还是雷狮吗?我怎么觉得有些不真切,你度化了吗我的天怎么感觉都不像你自己了。”

“我是雷狮,不然的话我还是谁?那么你又是是谁?”

“哈哈我是安迷修。雷狮先生。”对方拿着刨好的苹果没有吃一口,“那么雷先生,现在我有一个心愿你能满足我吗?”

“算我最后求你一次,吻我一下吧。在我离开之前,第一次也是最后……”

话还没说完雷狮已经咬了一口安迷修手中的苹果并且上前接吻,一小块苹果就靠着唇齿传递,口中突然出现异物安迷修也没有感觉不适。

“这样可以了吗?”

安迷修压根就不敢咬嘴巴里的苹果,吐也不是吞下去也不是。

少年的春天突然间还是来了,但是现实的夏天也快要结束了。

 

08

安迷修到最后还是没有赢过最后,他还是在雷狮的面前没有了声息。但是果然,这一次雷狮没有回到过去,而是时间继续向前走,全部都回到了正轨上。或许早就应该回到正常轨道上,雷狮就仿佛做了一场梦,一场以为自己永远没办法醒过来的梦。

梦中全是那个棕发少年的音容笑貌,他会笑,会哭,会对着自己耍无赖,会对着自己大吼,甚至会对自己说我喜欢你。

人心并不是空的,你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所以你没有必要说对不起,没有必要对着我说大不了一了百了。

做回你自己就好了,我也做回了我自己,认清了很多事情。

虽然我在曾经,也想一了百了。

FIN

 

 

【现在又是FT时间(其实是看完文的文后阅读理解)】

好了,我看眼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我总算是苟完了还好我没放弃(……)

首先,我拿到原来的曲子是一首日本镇魂歌类似的,我本来想走西幻路线。可是结果呢!!!阿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刀呢?)

好了不瞎bb了我们正经点,总的来说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非常感谢,毕竟这么无聊的还很意识流的故事也能看完,并且继续看我bb我真的太感谢你们了ooorz

我因为是心经所以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去查了一些佛教知识(虽然到头来我觉得没什么用)因为佛教相信轮回,并且追求自我超度,所以我就往这方面想写了这篇轮回的文。虽然前面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真的很努力了(?)

但是文笔不行,叙事不行,到头来只能ft来说明解释你说丢不丢人。

看起来像是雷狮寻找救赎的故事,其实是两个人一起救赎的故事,看似整个轮回像是拯救安迷修不让他死,但其实身体原因这是避免不了的,那轮回的结点究竟是什么?是雷狮接受安迷修并对他说我爱你吗?其实也不是,安迷修所想要的也不是这些。

可能就像文章里雷狮说的一样“所以我选择告诉你我爱你但请你不要再去爱我,这对你而说就像枷锁一样太沉重了。”安迷修太过于执着于去爱雷狮即便对方拒绝了自己他还是没有放弃这份心意,但是他选择了遏制这份心意。这在文中轮回好多点我都有体现。

就比如第一次的雷狮拉着安迷修准备离开可安迷修不愿意走,并且说着:“我说出不去的!我不甘心啊!就算出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吗!?”其中包含了好几个意思:①他知道自己寿命将近,选择放火自尽是自我寻求解脱,就算出去了还是要死没有什么区别。(说白了那个时候很死脑筋)②他不想要再见雷狮,这就仿佛是在告诉他像是暗示一样他无法释怀对雷狮的感情,“我不甘心”指安迷修不想死在手术台上这么窝囊,就算自己寿命将至,他也要怀着对那人的爱化作尘土,他的寻死解脱并不是对自己生命的放弃,让雷狮继续看见自己那么弱小的一面。这在后面跳楼的那段安迷修对雷狮喊着也有体现:“最后对你说声抱歉,抱歉打扰了你那么长时间一直陪着我看病,我知道自己治不好的还拖累你真的对不起!我不愿意就这么窝囊得孤孤单单的死在手术台上!所以啊!至少死得轰轰烈烈吧!”

而且手术室松手也是这个意思,安迷修并没有对雷狮放弃而是不想自己最后一刻对方记住了自己最低落的一面。(所以后面那个问号不是手滑打错了,是真的有意思的!)

还有有关枫叶的寓意,其实我原本没查资料突然就想写进去了(ntm)因为需要有个媒介物和线索,这个正好我就这么写了。首先是安迷修的话:“这片树叶不是我摘下来的,是它自己被风吹下,我看着好看就捡起来了。”安迷修看雷狮没有扔掉叶子继续说道,“它们没到时间就自动掉落,这也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如果没有好心人捡起它们只会自己化作养料就此尘归尘土归土。”

这里暗喻安迷修喜欢雷狮就像枫叶一样并不受控制,叶子被风吹掉了,爱情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来了,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但是爱意没有人接纳,最后它也只会像叶子落地一样枯萎。

“但是就算被人捡起不好好爱护它终究也会自己枯萎。”

“雷狮你根本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至少现在你不是。”

然后枫叶变红暗示着时间的推移,雷狮所剩时间不多了。这个样子的。

最后呢,关于题目“我曾经也想一了百了”因为文中写着写出了安迷修当时选择放弃一切的一了百了这是一点,还有一点就是雷狮在轮回几次都曾想过放弃一了百了,不愿意去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可到最后还是选择了认清自我,也让安迷修选择了释怀。两个人一开始都是胆小鬼,一直到最后面对一切做回自我才大彻大悟(bushi)

总而言之言而总是就先说那么多了,写到现在已经三点一刻了,还有一些细节作者自己也想不起来了(……)希望有读者看得出来能在评论区评论非常感谢大家!!


上一棒: @阿梓药罐子              下一棒: @意将万里倾衡霍 

 
评论(21)
热度(679)
© Anxiet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