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xiety.✨

【雷安】【R18】【ABO】师生关系(一发完)

首先这里祝夜哥生日快乐www @昨夜星辰昨夜风 

本来打算写段子感谢夜哥给我寄明信片,结果小窗意外得知今天是夜锅生日╭(°A°`)╮

而且这天正好也是雷安日于是怎么能是段子,便叫夜哥点文激情码字

但是你们夜哥想了半天都没想好……最后终于憋出来了一句abo(……)

要求好低

于是在我强烈要求下叫夜哥接着想看啥于是就有了这辆车(什么鬼)

你说都点了abo了我不开车都对不起这设定对吧!(不是)

嗝好像相声有点说过头了……

!除了寿星本人其他人禁止转载!

!预警!有雷慎入!雷a安o*师生年下*已交往还未做过前提*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抑制剂用多了提前发/情期*办公室play

 

总字数大概8600+,如果ok的话我们继续!

 

前文回档

 

关爱底层写手从评论做起,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雷狮班里新的班主任是一个叫安迷修的Omega。

 

全班人都因为这个新老师的到来而倍感兴奋,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过是Omega的班主任了。

 

新老师个子比一般的Omega高一点,脖子上同寻常Omega一样带着防标记的项圈。平时外面天气好,上课窗外的阳光就会照进来,上面的银扣就会发出一点一点的反光,底下的同学们都会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老师专心听课。

 

但这种情况往往只会出现在夏天,等到了冬天,班主任就会穿起高领毛衣遮着脖子上的项圈。不仔细去看的话他们根本发现不了老师脖子上多出来的东西。

 

又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安迷修当班主任也已经一年了,如今正是高三最拼命的时候,面对高考的压力少男少女们无不唉声叹气,安迷修为此也很苦恼。在帮助同学们的同时自己也有些脱力。

 

每年这段时间班主任都比一般老师忙,办公室内批改作业的安迷修都有些偏头疼,不光要批自己教的语文作业,同时对面还摊着一大摊的考前志愿心得,他都放了一天了都还没翻阅过。

 

办公室内没有开空调,安迷修身后的电风扇已经开到了最大档,耳边除了窗外的蝉声还有电风扇高速转动的声音。安迷修此时都有些耳鸣,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办公室门打开有人进来了。

 

等到他意识到有人靠近时,刚一转头迎接自己的就是冰凉的水杯。

 

“呲——”

 

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但罪魁祸首却不以为然,自顾自的把水杯放在安迷修面前,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雷狮……你又搞什么鬼。我都忙的焦头烂额的了能不能别来烦我……”安迷修看着来人是雷狮感觉更加头疼了。

 

可雷狮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错,他把水杯往安迷修面前推,自己单手托腮看着面前的班主任:“没啊,就是看你一个中午都在搞这些看你辛苦给你送清凉来了。”

 

可安迷修没有回答他依旧低头看着作业。

 

雷狮见安迷修没有理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一边的志愿放到了安迷修面前,再将对方没有批完的语文作业拿走。

 

安迷修有些生气的盯着雷狮,雷狮坏笑着躲过:“安迷修你还是看志愿表吧,语文作业批改我这个班长来就好了,看我这可是帮你减轻负担啊。”

 

“班长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来我这胡闹!你以前语文又不好你还来给我添乱!”

 

“还有学校里你不要叫我全名!你要叫我老师知道吗!”安迷修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也说是以前了。”雷狮在安迷修喋喋不休的时候已经批掉了一本语文作业,白本子上鲜明的红笔痕迹,对错分明,可以说是很认真的在批改。

 

他抬头又撇了眼安迷修,自己的老师嘴巴撅起表达着自己的心情,觉得有些好笑于是继续说到:“话说回来,你也不想想我就靠语文那次考试赌约得到了你,难道凭这个还不能帮你批……”

 

雷狮话还没说完,安迷修突然就上前捂住了他的嘴。自己的嘴突然就被恋人,也就是自己的老师给堵上。

此刻安迷修满脸通红,他因为雷狮刚刚那一句“得到你”吓得一下子反应起身让对方闭嘴。做完一系列动作,主人这才回头左右张望有没有别人,当然此刻办公室只有自己还有雷狮。

 

“你……以后这种话不要大庭广众说出来啊!”安迷修有些想挖个地洞自己钻进去,虽然确实自己和雷狮现在在交往,可每次说出来自己就出奇的害羞。

 

雷狮把自己嘴巴上的安迷修的手拿下来,离开时还不忘轻吻一下手关节。安迷修又被雷狮吓到了把手给缩了回来。

 

“怎么,我们的安老师敢做还不敢认吗?”雷狮半眯眼睛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不敢直视雷狮,稍作了思想工作冷静一下又说了句“别闹了”便继续埋头做自己的工作。

 

边上的水杯杯壁因为温度的差异结满了水珠,几颗水珠划过玻璃杯壁映照着安迷修的侧颜。瓶内的冰块也有些化掉,相互浮动碰撞发出的细微响声也被周围嘈杂的声音淹没。

 

全都是夏天的味道。

 

安迷修回忆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和雷狮交往。

 

记得那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或者有交集开始那时自己好像就已经被对方盯上了。

 

安迷修刚来任教的时候,雷狮就是个班里有名的“不良学生”。不写作业,成绩低下,有时还校外结伴打架,可以说什么不该做的他什么都做了。

 

由于雷狮的父母目前都在国外没时间管教他,他也是自己一个人住,起初安迷修很头疼该怎么教育他,可却没想到自己找了对方几次对方意外的好说话。

 

其实雷狮很聪明,安迷修一早就看出来了。可就是不明理由的不好好学习,按照雷狮的性格可能是不屑去做这些事情吧。

 

于是安迷修苦口婆心的想让雷狮好好学习,甚至想让他融入班里做点事情还让他当班长。让人喜出望外的,自打当了班长雷狮比起从前收敛了很多,还很好的为班级里做了很多事情,给人一种这个人改邪归正的错觉。

 

不过长久来看对方安分了很多,成绩也突飞猛进拿到了学校里的奖学金。安迷修也托了雷狮的福拿到了“最佳班主任"的职工奖金这也有点莫名其妙了。搞得同个年级的其它老师纷纷来找他请教如何教育好雷狮这样的学生的。

 

可是安迷修却是有点黑人问号脸,自己什么都没做啊……就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好好学习之类的客套话,谁知道对方就听了真的好好学习了……他能说雷狮比想象中的听话吗?

 

可安迷修当时并不知道之前雷狮班里的班主任这么和雷狮说话早就被对方整的体无完肤了,哪像安迷修还能这么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虽然成绩是上去了,可安迷修对于雷狮还有一项事情特别在意——就是雷狮的语文成绩怎么样也不见好。安迷修因为自己是教班里语文的,所以看到自己教的科目对方学不好自己还是很挫败的。

 

他怎么样都要把雷狮的语文成绩弄上去。

 

虽然语文这门科目重在积累,短时间内还是上不去的。但是安迷修对自己教书这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总是时不时指导雷狮关于语文方面的知识,虽然对方有时候并没有在听就是了。

 

这天,安迷修本来已经准备放学走人了。结果刚一开门就撞上了准备敲门的雷狮。

 

“雷狮?”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学生身上散发着自己Alpha的气息,两个人因为这么突然一下差点撞个满怀。

 

似乎被对方浓郁的气息煽动,安迷修感觉两脸余温在上升,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看着雷狮。雷狮也没料到一开门就遇上了安迷修,虽然自己确实是来找安迷修的就是了。

 

“那什么,安老师你这周末有空吗?”雷狮见办公室里没其他人了,于是很直接的对安迷修说了自己的诉求。 

 

“有是有,雷狮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其实也没啥,只是想着你这周有没有空帮我补一下语文而已了……”雷狮解释着,目光一直没有移开安迷修。

 

安迷修似乎没有感受到雷狮过于炙热的目光,全部的注意力全在雷狮找自己帮忙补习语文这件事情上了。

 

“哎你终于开始重视语文啦!老师好开心!”安迷修高兴的直点头,走进雷狮拉住对方的手很认真的说,“补习当然可以啦!你周末就在办公室等我啊!”

 

“那个,老师去你家可以吗……都周末了就不要来学校了。”雷狮提出了质疑,但安迷修没有察觉异样于是点头答应就把自己的地址给了雷狮。

 

事后安迷修回忆起来恨不得打残给地址的自己,如果不给就没有约定赌约的事情,以至于没有之后那么多破事了。

 

周末约定雷狮准时到达,安迷修因为雷狮要来还特意泡了花茶,整个客厅飘散着浓郁的茶香。同时雷狮还闻出了其中夹着的其他味道。一种雨水和小草混杂的味道——那是安迷修的信息素晨露的味道。

 

虽然之前就有闻过安迷修信息素的味道,但那都是似有若无的,又或者安迷修打了抑制剂抑制味道的闻到,就是从来没有那么直观的味道。这整个屋子是安迷修的住所,里面充满着安迷修的味道。

 

安迷修就坐在雷狮的边上讲着题目,距离贴的很近。雷狮时听时不听着他讲话,心情烦躁的转着手中的笔。

 

呼吸之间全是对方的味道。

 

两人手肘相抵,安迷修今天穿了件居家衬衫,外面是件米色毛衣。是和学校穿衣别无一二的搭配,只不过相比之下,家里的安迷修明显比较放松,上衣衬衫的纽扣最上面的两颗没有扣上,上边看过去就能一下子看到脖颈下方的锁骨。

 

少年怀揣着自己的心事,没有精力去听老师讲课。终于他选择妥协,随便把笔扔在了一边,自暴自弃的趴在辅导书上。在那里讲课的安迷修还没发现他没在听自己讲了,一直到了自己讲完文章他才发现雷狮已经睡过去了。

 

“喂,雷狮!”安迷修有些生气对方不尊重自己的劳动成果,将手中的讲义卷一下敲在了雷狮头上。

 

伴随着“噼”的击打声,雷狮迟疑了几秒,这才懒懒散散的伸出没有护着头的右手抓抓头发。嘟囔了一句“干什么”就瞌睡朦胧的睁开眼睛抬头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看着此刻火气更大了,是对方找自己补习语文的结果到头来还是不好好听自己讲课。

 

“你叫我来给你补习,可你到头来还是不好好听我讲课,你说这一点意思都没有不是吗。”

 

雷狮慢悠悠的直起腰,看着有些生气的老师说道:“你讲的这些我都知道啊,所以我就不听了。”

 

他见安迷修又要发作,于是接着补充说明:“再一点,我来找你补习也不是为了学习,我就是单纯的想独占你一个人。”

 

雷狮说完,整个客厅瞬间沉寂,原本安迷修翻书的声音也停止了。起初他还以为自己耳朵不好听错了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雷狮是在语言调戏他,他有些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环顾左右,果然还是手中的卷子好用。当机立断的,安迷修对雷狮又是一记敲打,并且力量还比之前重了点。

 

“你……你都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师此刻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可是微微颤抖的尾音还是暴露了他被雷狮一句话煽动的事实。

 

就连安迷修都没有注意自己因为情绪激动露出了些许Omega的信息素。

 

雷狮接连被打了两下终究有些气不过,他抬头看着安迷修,像是为了示威,自己也透露出了些许Alpha的味道。在花香和露水青涩的味道交融下,他起身走近了安迷修,对方也像是被雷狮给镇压住了杵在原地没有动。

 

“我以为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但看样子是我高估你了,安迷修。”雷狮突然头贴近面前的老师,这时安迷修有些脸红的看着自己,这个样子看起来是真的有点……可爱。

 

没有前兆的,雷狮就伸手就摸上了安迷修的头发,边上的长发有些细碎,他将它们撩到安迷修的耳后,侧眼看着对方后脖处的腺体。因为在家里,安迷修没有戴项圈,所以呈现在雷狮面前的是完好没有任何咬痕的腺体。

 

安迷修被自己的学生这样撩拨有些不自然,而且一个未经人事的Omega被一个Alpha这样盯着腺体也有些不妙。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也不敢再多动生怕雷狮接着做些什么。

 

“我希望老师你能稍微有点警觉性,一个Omega就这么答应一个Alpha让他到自己家那得有多危险,你就不怕发生一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吗?”雷狮提醒着安迷修,同时松开了手。

 

被雷狮这么说了,安迷修觉得越发想挖个地洞自己埋起来。原本答应雷狮补习这件事情自己也就没多想,现在被对方提醒感觉自己是真的太心大了,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可……你又不一样啊……我也没想那么多。”安迷修看着地板说着,前方雷狮的影子原本已经转身准备离去此刻却又靠近了自己。

 

抬头又对上了雷狮,安迷修眨巴着自己眼睛,透过鼻梁上的镜片,他从雷狮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眼睛颜色如同紫罗兰的花色一般鲜艳明亮。

 

雷狮手抵在安迷修耳边,同时也贴近对方的脸低声说着:“我说老师,我这能当你是在和我告白吗?”

 

他一说完就迅速后退,躲过了安迷修的锤击。

 

看着自己老师被自己语言压制雷狮心情可以说非常好,像是胜利归来的王者一样,他轻吹口哨拿起自己写完的语文作业扔给了安迷修。

 

“那么老师对我有心我也不能无意了,这样吧,下次月考语文以及总分我会拿第一给你的,到时候……”

 

“到时候你就答应和我交往吧。”

 

安迷修直到现在都明白当时为什么答应雷狮这种无理取闹的请求,人有的时候头脑一热还真的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可能他当时并不相信雷狮会从不及格考到第一吧……

 

可他错了,错的离谱。那次月考雷狮不仅考到了第一还拿到了全校总分第一,据说批他作文的老师看他写的文章都要哭了。

 

安迷修在得知成绩后完全没有真实感,直至后来雷狮满脸微笑的来找自己他才接受了现实。自己要和一个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的人交往了,而且还是秘密交往。

 

不过人相处久了之后,安迷修觉得对方还挺不错的,至少事事都关心自己,如果打分的话十分安迷修可能要给八分。

 

还有两分去哪里了?一分雷狮总是语言欺负自己结果对方却自得其乐,还有一分……是因为雷狮除了吻自己其它什么都没干过。

 

虽然这么说出来怪让人不害臊的,但是两个人既然交往了总会有点那啥的不是吗。而且自己曾经有次要发情期了,他孤注一掷没有提前吃药想让雷狮做些什么,结果就在前一天雷狮就送了一大包抑制剂给他让他度过发情期。

 

送上嘴边的鸭子就这么让他飞真的没问题吗?安迷修因为这件事情对自己的魅力指数有些失望了,他甚至还在考虑雷狮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虽然雷狮事后有解释过是尊重自己所以没在考虑这些,这么个狂妄的人说出正经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但安迷修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为期三天的高考终于落下帷幕,所有高三学子都脱离了苦海一片欢呼雀跃。然而老师就没学生那么好了,不光考前同学生们一起拼命,结果考完了学校后期还有一大批任务等着他们。

 

就像现在,安迷修还在学校加班加点整理资料,由于自己动作慢的缘故其它老师基本都完成走了。自己还没做完手头上的活。

 

办公室内挂在墙上的钟表时针已经离开了六点那个时刻,安迷修盯着电脑屏幕前的word还有面前一大摞的资料头都要炸了。

 

巨大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了预期的打算,本来和雷狮说他晚点回家让他今天不要去他家了,结果刚打一个电话说自己还在学校里对方就直接来了句“等我我马上来”就挂掉了电话,搞得安迷修更加头疼了。

 

可能是因为被太过关心自己完全没有那种真实感,原本一直一个人生活的安迷修突然就被雷狮插足进了生活中,事事对自己关照有方。他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

 

身上的燥热感在安迷修走神的时候更加清晰了,面前的电脑屏幕开始变的模糊不清,安迷修觉得自己眼皮好重,胸口也好热……

 

该死,明明还没到自己的发/情期啊……这是怎么了……

 

可安迷修还没想明白就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哎我半个月都没正儿八经踩油门了这车可能有点漏气(?)

 

4.10公告
链接挂掉了,新的链接看评论最新(土下座)
明天早起补

4.11公告

链接补好了,不行再评论告诉我

评论(89)
热度(2923)

我也想要被全世界拥抱。

© Anxiety.✨ | Powered by LOFTER